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花城观点
8:59pm 18/08/2022
黄翠娴 | 感谢您,来过人间一趟

创党元老医生,享寿98岁。

这个名字对很多芙蓉子民来说,一点都不陌生,至少对我而言,这是一个从小听到大的名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懂事的时候,就会在妈妈提起她和外婆经历的事时,听到这个名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妈妈说过,在她年幼时,家里艰苦,外婆生病要看医生或拿药都是非常艰难的事。

而曾家药房的医生,却在资源匮乏的年岁里为她们母女俩“点了一盏灯”。

我的妈妈在两岁的幼龄就失去了父亲,外婆担起一头家,丧夫之时肚里还怀着排名第五的幼子,而这名和我“素未谋面”的小舅,在6岁那年就不幸骤世。

外婆和妈妈及其他孩子们住在乡下,除了经济情况不佳,因为交通不便要出门也不易,更别说外婆身体不适的时候。

妈妈和外婆是怎么样遇上曾医生的具体情况,我忘了,只记得妈妈说,那时候这位医生告诉年纪还小的她,不要担心,即使没钱缴付,也能拿药,不要因为没钱而不去。

成长的这条路上,除了妈妈提到外婆的时候会提起,身边一些长辈也会不时向我说起这名医生的好。

长大以后,我才意识到,其实也不只是一名医生而已,还是火箭的创党人之一。

于是,我渐渐明白,为什么在成长的路上,妈妈会在和我提到政治时,偏向

或许应该这么理解吧,就是的种树人,他的每个善举都在为这个政党积攒着许多的支持和感激,对曾老心存感恩的人,会连火箭这个标志也一并留下好的印象。

虽然身为记者,但入行时我在雪隆,加上曾老年龄渐长,在我进入媒体界的时候,他早已淡出政坛。

我第一次碰上这位在我成长路上一直听说的人物时,是在2013年的全国大选提名日,我负责森甲选情,当时在芙蓉国会选区提名中心见到他,那时候他是芙蓉国会议员陆兆福的提议人。

后来再见已是2016年,那是在森州梅江五属会馆以命名的礼堂开幕仪式上,而他正是开幕人。

他当时穿着灰色T恤,套了一件灰色外套,穿着蓝色牛仔裤,步入礼堂,虽然花白的头发诉说着他那不轻的年纪,但看起来却不像已有九十余岁。

致词的时候,他的声音有点轻,而且用的是客语,所以后来还是得重新再问他一遍,而那是我第一次“访问”,也是最后一次。

“再见”,便是今日到丧府采访他的丧礼。

昨天,他离世的消息传出,脸书有不少受过他恩惠和帮助的“前辈级”网友,纷纷写上他们和曾老的故事,以一则短文向他致谢和道别。

有句话说“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尽管他与世长辞之时,马来西亚还没变成他所期待般的美好,但他留下的梅花精神,相信不会因为他的离去而“折枝”。

就如他行过的善,做过的好事一样,会一直流传于后世而不朽。

终有一天,当人们回看国家过去的事迹时,便会想起曾有过这么一个人,来过这世上,为这片土地做过贡献,而对他心存感激。

感谢曾在大马“贫瘠”的政治土地上,种下了一棵可以让后人乘凉的大树,在资源匮乏的年代,为穷困病人送暖点灯,带来曙光。

谢谢您,来过人间一趟,为这世界,留下善良和希望。

行动党
辞世
曾敏兴
地方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8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4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