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花旗物语
7:50am 18/08/2022
黄子豪.伊党幻想左拥右抱来维系本身利益
黄子豪

一个和丑闻切割的巫统,对来说绝对是一个噩梦。在加上国盟里的盟党根本不给力,一旦再次陷入三角战,那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土团党的的票基本可以略去,民政党无法争取任何非土著票源。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纵观我国的政治气候,各党已经进入大选动员的节奏。对于国阵、希盟和国盟而言,接下来最关键的就是议席谈判和分配。就这个节骨点,直言它依然希望可以联合巫统和土团党,把议席分配妥当,美其名,但它的葫芦里真的在卖这一味药吗?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回顾近二十年来的政治发展历史,基本上可以看到三个近乎一样的政治循环。第一个循环,从1998年安华被革职后,烈火莫熄运动把马来政治版图割裂,乘势联合马来社运分子崛起成为势力强大的反对党,一举攻下吉打、登嘉楼,并保住原先的吉兰丹政权。在利用完盟友的力量过后,就重新挂上宗教保守主义旗帜,在本身的势力范围州属内落实狭隘的宗教政策,并逐步和盟友撕破脸皮,到最后退出联盟。而后,就由于不善管理而失去州政权,到最后重新退守吉兰丹。这个崛起-极端化-泡沫的循环,第一个周期始于1999年大选,终于2004年大选。至于第二个周期则始于2008年大选,重新夺得吉打州政权,终结于2013年大选。在第二周期里,同样在崛起过后,就往保守极端主义倾斜,并以失去吉打州政权,和退出民联作为结束。

眼下的,其实处于第三个循环。2018年马来选票被三分天下,造成基层势力范围较小、但是却雷打不动的重新崛起,并重新夺下失去近二十年的登嘉楼政权。在喜来登事变过后,更获得主导吉打州政权。但同样的,20年过去了,并没有改善本身不善治理和危机管理能力薄弱的致命缺点。

进驻中央政权后,来自唯一的亮点,几乎就是在国际会议上在没有提供翻译下以马来文致辞。至于和环境、水务有关的课题或政策,部长则是一贯的隐身不然就是顾左右而言他。至于则是不择不扣的“倒米王”。年前他因为在社交媒体上被揭露在全国封城期间跨州到槟城试车,今年则因为华玲土崩事件闹得焦头烂额。

那来届大选,是否会再一次泡沫化,进而重新退守吉兰丹呢?可能性是相当大的。

首先,在2018年的大选,那些讨厌国阵的保守选民其实选择了作为他们的替代选择,造成国阵的选票被分散掉,进而让在吉打、登嘉楼这些原本就拥有很强大基层和支持力度的州属越过执政的门槛。至于在本身势力不强的城市选区,则拉低了国阵的得票,让希盟渔翁得利。在即将来临的选战里,巫统看似已经成功凝聚官司派和官职派的分歧,至少我们看到并没有阻止巫统展延党选,这就是一个信号,一个官司派和官职派已经达到基础共识的信号,一个大选已经可以随时进行的信号。

此外,随着纳吉的官司已经进入联邦法院最后的庭审,以及扎希濒海战斗舰(LCS)的丑闻,可以看得出巫统领军大选的权力,已经逐渐转移到署理主席莫哈莫哈山手中。这也可以从他更高调的发声和曝光可以猜得到。这么一来,也让巫统卸下在上一届大选中让它栽了一个跟斗的丑闻报复,算是满血复活了。

一个和丑闻切割的巫统,对来说绝对是一个噩梦。在加上国盟里的盟党根本不给力,一旦再次陷入三角战,那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了,土团党的的票基本可以略去,民政党无法争取任何非土著票源。无怪,近来频频要求巫统和土团党坐下来协商议席分配,只因它还在妄想左拥右抱,以维系现有的利益局面!

黄子豪
伊党
首相依斯迈
花旗物語
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
穆斯林阵线大团结
环境水务部长端依布拉欣
花旗物语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8小时前
18小时前
22小时前
2天前
3天前
3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