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读者观点
10:00pm 18/08/2022
Terence Netto.阿兹敏祖莱达进入死胡同
Terence Netto

现在发现,他们退出公正党后丝毫没有获胜的希望。如果他们继续留在公正党,他们的地位是否会更好?可以说不会比这更糟,因为现在两人都在他们目前所处的位置上陷入困境,并背上了叛徒的名声。

最近几天的两起政治事件发展强调了主要政党的分裂,伴随着分裂主义者的退党,会导致自己进入一个死胡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窒息性的专制统治下,在公正党内为获得空间和自主权进行了长期抗争后,于2020年退出公正党并转投土团党。她选择跟随的敌人退党并加入土团党。她很快发现,后者在以种族为基础的土团党中,对她的大批非马来支持者的不安并不关心。这导致她在2021年底组建马来西亚(PBM),以容纳这群支持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这一举动的几个月后,申请加入国阵。

周一,国阵保留了及其他6个申请加入联盟的政党的申请,据说他们将完善加入国阵的标准。简而言之,国阵是在说,“是的”,这7名申请者可以加入他们,但他们必须经过一段不确定的等待期。

同时,在2018年与挑战者于公正党署理主席职的激烈竞选中胜出,但他成为依斯迈沙比利政府的副揆的希望实际上已经停顿。

曾在2020年2月带领10名国会议员退出公正党,在组建新政府时与土团党达成共识,结束了希盟仅22个月的联邦政权。

至少,如果他最终成为依斯迈的副首相,人们可以说他退出公正党并导致他在国家政治领导的版图上获得了一个很高的位置。

据悉,巫统正在阻止他升任该职,而依斯迈别无选择,只能默许,尽管依斯迈显然已经同意委任一名土团党人出任副揆。

现在发现,他们退出公正党后丝毫没有获胜的希望。如果他们继续留在公正党,他们的地位是否会更好?可以说不会比这更糟,因为现在两人都在他们目前所处的位置上陷入困境,并背上了叛徒的名声。

将他们的立场与两位在与的斗争中同情他们,但选择不在2020年2月加入他们转投土团党的公正党中坚分子的地位相比。蔡添强和西华拉沙讨厌,但他们知道最好不要加入转投土团党的阵营。

蔡添强在其峇都区部,被他在2018年大选中支持担任该国会选区候选人的峇拉巴卡兰击败。但他仍留在党内,输了但没有退党,正如他在5月的公正党内部投票中输给峇拉巴卡兰后那样。

双溪毛糯国会议员西华拉沙,击败了他选区内的公正党区部领导,并受委进入一个委员会,协助该党备战即将到来的第15届全国大选。

两人都是公正党的边缘人,与他们在之前留在党内的重要中心位置不同。虽然被边缘化,但他们的声誉,更重要的是,是完整的。那是黄金。

这远比对同样留在该党很久的前公正党党员的评价要高。他们的声誉受到打击,他们向上流动的前景也停滞不前。在公正党中处于困境的地位会比他们现在面临的死胡同要好。

(作者Terence Netto是资深新闻工作者。)

祖莱达
阿兹敏
蔡添强:
拉菲兹
全民党
言路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1天前
1天前
2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