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沙巴采编杂谈
12:00am 19/08/2022
张晓林·晓晓声讲——烂桥、破屋、蝼民
作者:

就在8月17日这天,我经歷了职业生涯中最多次崩溃的一天。在木桥上每迈出战战兢兢的一步,我内心就崩溃一次。

这种步步为营,生怕一步踏错就的惊悚感觉,令我到了晚上仍心有余悸,而且久久不敢入睡,因为只要一睡着,心里那种害怕踏空的感觉又再油然而生。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坦白说,光是站在的烂桥上,就足以让我的内心崩溃无数次。里所谓的“桥”,就是村民用东凑西凑来的木条方条钉在一起,损坏程度不轻的“破木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与我同行的可爱同事还不忘打趣道:“是不是比中国那座网红桥还要刺激咧?”,我无奈摇摇头,继续迈着如哑铃般的沉重步伐,内心却极渴望可长出一对翅膀飞走。

看见我们一行女生如履薄冰地过木桥,坐在一旁看热闹的村民不忘调侃一句:“你们怕什么?YB XXX也不都经常来!”

看着我们笨手笨脚地过桥,更多村民则叮嘱我们保持小心谨慎别踏空。

我不是第一次走烂木桥,第一次经验是在巴哈拉岛。和周三去的情况大致一样,所有木桥是用长短厚薄不同的木桥木板搭建而成,桥面凹凸不平,要是一步踏错,人下一秒就会在桥底;更加不幸的话就会擦伤。

我看着破烂的木桥,又看了看每家屋子的猫。一些村民养了很多猫,看起来就是十足的猫奴。一些村民不忘苦中作乐,在一片长满青苔的湖面旁边搭建了一个可供观赏风景的阳台和长椅,坐在上面,就能对整个湖面饱览无遗。

采访的时候,他们不讳言地说自己的确是在偷电盗水,不过他们实际上还得付一小笔钱给一些人,否则他们也会像大马公民一样,遭遇割水割电。

是谁置这些人于如此困境?是他们的国家与个人因素,抑或是政府在一些方面的政策失能?但无论归咎于哪个单方面,都不过是一种过于一厢情愿的论述,纵观整体,每一方面其实都占了程度不小的影响。

的存在的确是关乎国家安全与卫生一大隐患,但广东话里也有一句谚语:“有头发边个想做癞痢啊?”。住,谁会乐意?不过困境逼人罢了。

坠桥
晓晓声讲
违章屋
地方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4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3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