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即时国内
6:58pm 19/08/2022
SRC上诉案 | “数百万入账视而不见” 控方:纳吉说辞难以置信

(布城19日讯)主控官拿督在陈词时指出,上诉人()对汇入帐户的数百万令吉视而不见,这完全令人难以置信。

他说,上诉人认为账户中的资金是沙地已故国王阿都拉的捐款,这种解释令人难以置信,这是因为上诉人未能证明2011至2014年存入其银行账户的资金确实是来自沙地国王的捐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他指出,上诉人在供词中未能说明该笔资金送达的时间。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说,随着大量资金不断流入上诉人的银行账户,上诉人至少应该询问这些资金的来源和合法性。

“仅仅因为他()银行账户的管理权已委托给聂法依沙,因此5年来都不知道帐户中的余额,对汇入账户的数百万令吉视而不见,这完全令人难以置信。”

他说,上诉人仰赖拿督阿兹林(时任机要秘书),以确定可否签发支票,公然拒绝承认他知道他的账户余额。

他指出,上诉人从未供称他是否曾向阿兹林、聂法依沙,甚至是刘特佐,询问账户中的资金来源。

他表示,即使上诉人账户中的资金来源成为有关当局正式调查的事项,上诉人仍然保持被动的状态。

“上诉人甚至没有尝试向大马银行询问或就所存资金向警方作出投报。当他被告知资金来自SRC时,他再次没有做任何事情。”

刘特佐曾管理户头

此外,指出,证据显示,刘特佐早在2011年就参与管理上诉人()的银行账户。

他说,黑莓手机的即时通讯软件(BBM)的信息,说明了上诉人通过刘特佐核实他的银行余额,以确保有足够的余额或资金支付信用卡费用以及他已签发或将要签发的支票。

他指出,上诉人承认的这些信息,进而证明了上诉人知道其银行账户余额和信用卡余额。

知账户交易实际余额

说,证据明显证明上诉人对其账户的状态和涉及的无数笔交易,实际上是知情的。

他进一步指出,承审此案的法官已考量黑莓手机对话记录的联系和其证据价值,并作出正确裁决。

“有关证据无疑是同时期发生,表明刘特佐早在2011年参与管理上诉人的银行账户。”

他说,黑莓手机对话记录产生和提出一个强力推定,即上诉人对其账户的状态、无数笔汇入和汇出的交易,以及账户的实际余额,其实是知情的,以让上诉人可利用包括SRC资金在内的款项,汇入自己的银行账户。

此外,说,此案证据显示,上诉人不仅是不诚实地挪用来自SRC的4200万令吉资金,同时也把该笔资金转为己用,作为私利和政治开销的用途。

他指出,经汇入GMSB和IPSB的银行账户后,再汇入上诉人的个人银行账户。

他说,的大马银行个人账户结单显示,4200万令吉已汇入其尾数为“880”和“906”的个人银行账户。

主控官:身兼首相财长最有权势
利用刘特佐捞利益” 

此外,指出,上诉人()身为(时任)首相、财政部长、财政部长机构代表和SRC名誉顾问,让他能够执行他的游戏计划,从SRC国际公司的资金中受惠。

他说,上诉人将自己处于要SRC国际公司董事部按照其指示行事,而非身为一个独立董事的地位。

“虽然法律要求SRC董事部以SRC国际公司的最佳利益行事,但实际上以上诉人的最佳利益行事。”

他指出,上诉人无法回答刘特佐为何这样做(转移了4200万令吉)。

“唯一的原因是上诉人是我国最有权势的人,他利用刘特佐为自己谋取利益。”

指阿拉伯王室捐款说法荒谬

此外,针对上诉人声称4200万令吉来自阿拉伯王室捐款的说法,指出,上诉人的这番指控是“荒谬”的。

他说,这意味着王室将不得不监控上诉人的户头,并在户头出现资金不足的情况时,注入资金。

纳吉
SRC上诉案
希旦峇兰
国内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4天前
4天前
4天前
5天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