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12:00am 20/08/2022
孤勇者異鄉人 / 梁文聪
梁文聪

02/孤勇者异乡人

思维可以慢慢培训的

半夜醒来,再也睡不下。心中有件事萦绕不去,想趁澄明时梳理一下自己的想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多年前,曾经在人际关系上栽了个筋斗,饱尝被大队孤立、排挤、冷暴力的苦。想来这也是成长的必经之路,人类是群体生物,然而上天却总会千方百计让我们学会独行。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回头看,你会发现其实很多伤害我们、出卖我们、踩着我们往上爬的人都不是坏人,我至今都觉得他们是很成功、很优秀的人。我们曾经同行,曾经交心,只是,人生走到某些岔口,有的人会展现真正的自己,以及做出一些选择,哪怕这些选择会伤害他人。

前些天,我跟老友笑说,我如今的择友条件就只有一个:不会害人。

他听了大笑说要求也未免太低。后来想想,其实不低,好像还很高。

突然有种城市人、成年人的悲凉。

老友不是KL人,反倒有一些局外人的视角。他提醒我,大部分在KL生活的都不是本地人,所以往往会有一种要在异乡站稳脚的拼劲。可能这些人是苦过来的,在人际、人脉上,他们有自己的生存逻辑。

我想起中学时,来了几个外地的插班生,他们的确跟我们不一样的,心眼比我们多很多,会盘算很多,也会很努力的想打入主流,成为受欢迎的人。

他们经常觉得我们KL人会看不起他们,哪怕我们根本没有往那边去想。这些外地人的成长过程,造就了不同的行为模式以及价值观。我开始明白,为何有的人会那么城府、那么好斗,也许是地域不同的成长环境造成的。

我没有变成那样的人,并非自己一直身在主流什么的,其实成长过程谁没有人际问题?谁不曾遇过孤立、排挤?但我一旦面对这些,方法都是静静地搬离原本的座位换个地方去坐,久而久之也就有了另一班朋友了,虽然不是最红最受欢迎的那班,但是我也不会介意。然后印象中有的后来和好了,有在毕业典礼那一天向我道歉的,也有的敬而远之各走各路,中学大学生涯也就这么过了。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幸运,因为很多人是无路可逃的,是要在教室丛林里卑微求生的。他们需要拉帮结派,讲是讲非,交换情报,当两头蛇,见风使舵,出卖他人…….于是长大成了那样的大人。

这么想来,对于一些人,我也有点释怀了。

老友的异乡论启发了我,我惊讶自己活了那么多年,竟然不曾想过这一层,于是便问我曾经在KL生活的异乡人朋友,是否有同样的感受?

安全感限制了我的想像

他:“是的。外地人如果拼不过就是回到家乡生活,但同乡竞争就更大。KL人大不了换工,回家睡个觉在家里当猪几个月都是可以的,外地人面对的可是生计问题,是无家可归。”

我:“的确,在这城市,你们需要付出比我们大很多的成本。我第一次发现这件事,第一次转换立场去看身边的人,我也有点明白了为何某些人跟我不一样,我们虽然同在一个城市,其实根本是不同的环境,有的人就是会耍手段、会害人,那是因为需要占有资源,那是他们的生存之道。”

他:“我喜欢跟雪隆人做朋友的最大原因是,你们不会为了一点事情就被逼急,外地人只要有一点差池,就会把对方逼死,例如想办法害同乡。”

我:“真的假的?有那么严重吗?我完全没有察觉。”

他:“如果同乡的,大家就会有竞争心态。再怎么说,雪隆人有自己的家人,受伤了可以回家有温暖,外地人受伤了回到的不是自己的家,就算买了屋子,那间屋子是用了不少手段换来的,更觉得自己是对的。”

我:“难怪有时候遇见一些心狠手辣的人,完全无法理解为何他们会有那种思维、心态,完全不明白有什么好斗、好争的。现在有点明白了,可能是“充裕、安全、不缺”限制了我的想像。”
他:“不要让自己受伤的最好办法就是不让人伤害,不让人伤害的手段就是先伤害人,我以前拿着两三百令吉到KL,忍受辱骂之类的为了一口饭吃,那些回忆是KL人没办法理解的。”

我:“嗯,辛苦你们了……”

他:“其实KL人也很可怜,要看我们这些外地人的恶心嘴脸,把好好地方搞脏了。”

我:“屁咧哪有那么夸张?”

他:“告诉你我以前怎样和我同乡斗以及干的坏事……(删500字)。而且,你观察一下,越偏僻的地方,越会玩手段。”
我:“不同地方的有不同的特质,像槟城这些大城市还好,不大会有低人一等的想法。”

他:“槟城没什么玩手段,但是大山脚可未必。”

我:“小地方来的也许不一样,要嘛很优秀,要嘛走向极端。”

他:“极端是因为不够优秀,只能耍手段。”

我:“说到槟岛和大山脚,槟岛本来就看不起他们呀,槟岛根本看不起全世界哈哈哈。”

他:“所以他们心态被扭曲了。我就看过霸凌现场,大山脚说我们槟城怎样怎样,槟城人直接说,你是外地人,不是槟城人。槟城很重的排外心态,根本没理会对方的心情。”

我:“真的会,而且很多槟岛人都是有钱人的孩子,我每个朋友都是。”

与朋友们的对话,让我想明白了一些事。异乡人或经历人际问题、排挤、霸凌、需要抢占位置力争上游的人,可能比较容易成为损人利己的人,甚至会成为优秀、成功的人。

然后,KL是个游子的城市,我们却忽略了他们的感受,不曾真正的去理解他们。大家同在一个城市,相识多年,甚至交心多年,你真的不知道彼此是不一样的人。直到发生某些事,看见他们做的抉择,你才惊讶的发现,相守多年的人竟然不是同路人。

想听听大家的想法,本地人,异乡人,以及曾经孤独地面对排外、在团体中力争上游的人,你们的经历是什么?

(声明:我不是说异乡人如何如何,主要是说经历过要融入群体、被排挤、抢占资源的人,无论是异乡或本地人。)

星云
梁文聪
副刊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