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1am 23/08/2022
陈颖萱/蚁人
作者:陈颖萱
图:Bruniewska

装备

每晚临睡前那两小时,L习惯播放电影。24吋液晶电视连线电脑,没有爆米花没有汽水没有投影机戳穿黑暗的光柱,客厅里只有我们。从漫威英雄到迪士尼影业再到时兴港剧,钢铁人、雷神托尔、蚁人、星际大战、降魔的……那些我从没看过也没想过会看的影片皆尽数看完,在租宿L家那年里。

ADVERTISEMENT

蚁人就在那时期穿上原子服收缩至原子颗粒大小闯入我眼界。

从Jaya One总部带回一件青色外套再加一套青色雨衣以及一个青色背囊,我便开启了特工生活。每个离开学院的黄昏5点钟,我准时启动那颗青色G软,连好网线,背上背囊,化身蚁人等待任务降临。在G软这座青色蚁堡,我是负责搬运的工蚁。无需伸探触须也无需依靠其他同伴沿途留下气息,G软会带领我。仿佛神谕。在卫星导航地图上你会看见手机放射的光,路线盘互交错成大谷轮廓。、吉隆坡、安邦、蕉赖、巴生、沙登或者布城共同组成蚁堡的地下迷宫。而我则穿行于其中寻觅出路,试图搬运一颗可能孵化成蚁后的梦。

首次背上蚁人背囊,我被分派搬运一部待修手机。G软指定我到学院附近那座南城商场交接。钻出蚁穴来到南城地表,我迎来几双撑满问号的眼睛。女的。负责人对着话筒再三确认G软安排无误,才把那部待修手机交给我并叮嘱,慢慢来别紧张。黄昏时分,南城内空气特别慵懒,但城外却有几条下班车龙喷出满天满地一氧化碳。我颤巍巍跟着神谕,turn left turn right turn left turn right 去到八打灵再也,G软指定的目的地。

蚁堡迷宫中最远的地方,是哪里呢?神说,巴生。那是个星期天黄昏,有雨。蚁族最怕下雨了。我用雨衣把自己包裹好好,才从住处钻入蚁穴。不久G软响起。搬运几盒烹饪材料到蒲种,神说。那时10公里行管禁令还未解除,冠病疫情仍旧凄凄惨惨,似雨,笼罩着大马多有愁云的天空。取过触感冰冷的保鲜盒,我发讯告诉收件人我已在路上。Hati-hati ye, hujan,对方透过G软回复。那条信息短似火柴,却划出暖光,照亮我昏暗湿冷的星期天傍晚。顺风抵达蒲种之后,神要我继续往海的方向走。去梳邦吧,神说,去帮一个女儿送仁当鸡给她10公里外的父亲,接着再去巴生,给一对夫妇送上晚餐餐点。跟着神谕,我追逐时针兜兜转转4大圈,行驶将近100公里才回到住处,换得50令吉。雨,渐渐停了。而天色,则更暗了。

一只究竟能够负重多少?蚁人电影并没讨论这个问题。从总部带回蚁人装备那天,我顺道在一家经常光顾的板面店用餐。店家与伙记见我卸下那方方正正青一色背囊走进店面,瞬间笑成一团,仿佛厨房里那些还未下锅烹煮的板面面团。她们笑得分贝很高音色很尖,但这并不意外。我在笑声中埋头把午餐吃完。店伙记在我结账时候问,为什么?我没回答。店家倒是应了她。为了钱嘛,店家说。我依然沉默,没有告诉她们我其实只是为了搬运一颗可能会孵化成蚁后的梦。

一颗可能孵化成蚁后的梦

白天,当一个人意识清醒着,就不可能有梦吗?梦,只能在潜意识区域里流动?一颗可能孵化成蚁后的梦,究竟隐含着什么寓意?而同时又有多重?《精神分析》回答不了我这些问题。

从X馆出来,我带回了4本书籍。每次4本,不能再多,只能少。像蚂蚁搬家那样,我学着分批把几十本研究所需的书籍4本4本搬运回我的蚁穴。每个校外会员只能开通一个户籍,而每个户籍只能同时借阅4本书,不能再多了。馆长把我请出馆外对我说。作为研究生,你面对资料不足应该向你校反映,我们这里应该优先照顾我们的学生。馆长继续说。我纳闷,为什么人总是那么先入为主且成见颇深?我只不过难得存够了户籍押金,想着不如试试询问是否有开通第二个户籍的可能。而且,能或不能,本质上不只是个答案吗?这与我校抑或你校又有什么关系呢?再说,极大部分取之社会之资源不是应该用于社会吗?难到我并不属于社会一员?每次搬运书籍回家,我都想起蚁穴里那颗正在孵化的梦。那颗可能孵化成蚁后的梦。那颗为了繁殖未来而必须努力保护的梦。

大三时期,小美老师向我们介绍了戴望舒和他的〈寻梦者〉。梦会开出花来的/梦会开出娇妍的花来的/去求无价的珍宝吧,诗说。当梦的种子还未播入土壤之前,当大学一年级那张期末考卷来到最终试题,我在宿舍楼下那片幽暗多风的草场边缘,站上新刚建好的石椅,伸手采撷满天星光对S说,我的未来会与文学相关。

当大学那场梦随着本科毕业而转醒,同学们纷纷回巢。仿佛预期逗留的候鸟,终究还是要离开。南下、北上、越洋、跨海。S回到北方那片平原上,收起翅膀告别离散。而我则选择变成一只工蚁,默默守候每颗太阳升起。每天,我徒步奔走于校园周边,图书馆、档案室、资料中心,搬运各种营养以喂食我那颗可能孵化成蚁后的梦。我不知道要孵化一颗梦究竟需要喂养多少年?那颗从硕士班喂养到了博士班的梦,我看见蚁后的轮廓正慢慢成形,即便巧遇了一波又一波冠病疫情。

第一波疫情趋缓后,某次聚餐,我告诉L我加入了蚁人特工团。每个离开学院的黄昏5点钟,我会准时钻入大巴生谷的地下蚁堡,在百转千回中寻找出路。L没有太大反应也没有问我为什么,只在离别前稍稍提醒,路上多小心。那次之后第二波疫情反扑,我们还未来得及再见,L已结了婚。而我终究未曾过问,蚁人续集究竟如何了?

打开全文
散文
Grab
巴生
小说
送货员
蚂蚁
八打灵再也
陈颖萱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7天前
7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