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3多数票险胜 国阵拿下刁曼最新票数 看这里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城人小说
4:00pm 24/08/2022
静默的鸣雷 · 灯塔水母,死亡与永恒

25/8 城人小说——灯塔水母,死亡与永恒/静默的鸣雷/邱旭薇 Khoo Shi Wei/020715-07-0706/swkhoopg@gmail.com/205-302-028-5 UOB

们养了一缸。缸像一根柱子一样竖在房间里,四面都是玻璃,顶部是开放式,水装了八分满,上万只水母在里面浮动。水母极小极细,浑身透明,可以看见身体内部红色的胃。灯一关,水缸底部的灯管会亮起来,水母周围闪着白色的荧光,像落在水里的星尘。

ADVERTISEMENT

这是实验后留存的一批水母。经过基因改造的水母已经不是原来的水母了。

V脱掉鞋子,躺在沙发上,他整个人几乎陷进去,在沙发上昏昏欲睡。

墙上的挂钟显示凌晨四点钟。周围很安静,只能听到衣料摩擦的声音,还有时钟的声音,咔嗒咔嗒咔嗒。

V几乎算是蜗居在实验室里。他不常出门,对外面的世界没有太大兴趣。尽管现在已经没有人会用审视的目光看着他。

人类由灵魂,骨血以及新鲜的记忆组成,而V,除了这些,还由水母基因组成。V的身份对外界来说有些尴尬,因为人们很难界定他是什么。是人?非人?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一切都从水母开始。

在很多很多年前——他实在记不清是多久之前,V接受一个手术。而现在那些人大多已经不在了,留下来的也已经垂垂老矣,唯独他仍旧是旧时模样。自然死亡在他身上几乎成为不可能。

刚开始的几年,V仍然会去计算年份,但几年后他就懒得再去算了。

那是一群疯狂而又大胆的科学家。那时候V的性命岌岌可危,而科学家们决定改造他。

从此以后他获得新生。V获得绝大多数人都想要的力量,永生。当然没有人能保证是否永生。但理论上来说,是的。

时至今日,他仍记得实验室里的味道。房间里充斥着化学药品的气味,闻上去十分不舒服。灯是白色,当时只开了一半,照亮了实验室的前半部分。

他们让他看了那缸水母。水母轻盈而柔软,一无所知地缓慢游动着。

无处可去,V自然而然地留在研究所里。他开始学习各种科学相关的知识,那些他本来不会接触的知识。

近一个世纪过去。实验的成功无可厚非地造成了巨大的轰动,那时候有很多人想要见他一面,但也仅仅持续一段时间,人们的热情与激动便在时间的洪流中沉寂下去。人类追求盛大的狂欢,奇迹让他们疯狂,第一架飞机的出现,克隆羊的诞生让他们沸腾起来,又很快地冷却下去,到最后变成意味索然。

V已经对研究所了如指掌。在这段漫长的时光里,研究所几乎称得上是他的家。偶尔会有人来参观,而他会充当导游,在见到那缸水母时,他会将自己的身世讲给那些人,用一种旁观者的语气。有时候他会觉得,比起研究所里的员工,自己更像是那里的吉祥物。

他记得有一个老科学家,是那批科学家里的其中一员,当时他躺在手术床上,意识不清,隐约听到有人在低声交谈,其中夹杂着一句他听不懂的语言。后来V当了一段时间老科学家的助理,那人对他还不错。对于那个人,V并没有什么情绪,感激或憎恨都是矛盾的。他既救了自己,却也让他成为一个孤独的存在。

老人在俄罗斯住过很长一段时间,教了他一些俄语和科学知识。后来他才知道,那句俄语是什么意思。

我会叫他永恒。

永恒。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词汇闯入了他的耳中,并且以一种极其霸道的方式刻在他的脑海中,让他时时刻刻都会记起这个单词。

像是纹身一般,这个单词后来成为他的名字,永远地烙印在他身上。这个名字无疑地给他带来了更多的神秘性,让他本身变得更像是一个谜团。

他平静地过了许多年,感觉自己既没有和社会脱节,又像是游离在世界边缘。非常神奇。V时常想,好像只有他和那缸水母会一直存活下去了。有点奇怪的联系。没有第二个像他一样的人出现,只有无法说话,永远无法回应他的一缸水母。

打开全文
科学家
城人小说
灯塔水母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5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