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内阁名单出炉!哪位部长的表现你最期待?参与民调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微观时事
7:40am 29/08/2022
张晋玮.从成长史看大马的迷思
张晋玮

“马来人懒惰”论仅是殖义者留下的主观观点,至于政治人物把它当口头禅一事,背后有企图合理化种族主义议程的嫌疑。

大马从一个英国殖民地,变成了一个民主国家。在它的成长史中,人们对它的认识加深了,但同时也引来了许多对它的

ADVERTISEMENT

1957年前,马来亚是英国的殖民地,拥有丰富的天然资源。该地域出产锡矿与橡胶,它的锡矿出口一度占了全球总额的一半。在食物方面,马来人除了以耕种为生,大海也是他们的食物来源之一。他们过着经济独立、自供自足的生活。

为了开发工业,英国人需要更多劳动力,但马来人却没有参与的意愿,因此英国人引进外劳,而前首相敦马发表的“马来人懒惰”论,引来了大马第一个迷信。

据《懒惰土著的迷思》一书,有关原住民懒惰的迷思,针对的不仅是马来亚人。作者看过一位德国人的文章,叙述菲律宾人常用竹子造木筏,躺下放松,暗示他们好逸恶劳。

马哈迪在《马来人的困境》一书里,强调马来人需要帮助。久而久之,这迷思演变成了“华人很有钱”和“马来人不自立”等言论。

但实际上,“马来人懒惰”论仅是殖民主义者留下的主观观点,至于政治人物把它当口头禅一事,背后有企图合理化种族主义议程的嫌疑。这一个迷思没有事实的根据,它值得被质疑。

1969年是大马发展史的一个转折点,大马发生了种族冲突事件。在五一三事件后,政府推出了“新”(New Economic Policy),里面包含了专门维护土著利益的议程,目的为了确保土著达到特定的财富目标。自此以后,种族纷争成为了一个敏感问题。

尤其对于少数民族,他们被长辈敦促要谨慎说话,避免发表反对政府的言论。在选举方面,不少人把“换政府”与“社会暴动”挂钩。就这样,“换政府冲击社会稳定”成为大马民间的第二个迷思。

直到2018年,大马成功改朝换代,2020年,发生了喜来登政变,政府再次被替换。一年多后,首相再换人。大马政坛风云不断,但很幸运的是,社会没有发生暴动,“换政府冲击社会稳定”的迷思不攻自破。

1970-2000年间,大马经济高速增长。尤其在80年代,大马被称为亚洲四小虎之一。有者把这归功于“新经济政策”的“维护土著利益”议程。

财长在《星洲日报》发表文章,指要让国家繁荣,必先让占主导地位的族群得到繁荣。但若观察一下发达国家,据彭博社指出,美国亚裔的收入近年来超越了白人,它的经济仍然强劲;澳洲在1900年代告别了“白澳政策”,引进外来移民,经济从此突飞猛进。

两者的经济政策从来不会因族群的人数多,而特别关注单一族群的利益。对于国家繁荣与单一种族挂钩,外国的情况不支持这一个说法,从这一个角度看,充其量,它仅是大马社会的另一个迷思。

2000年,大马的民主之路进入了一个新的篇章。副首相安华在90年代末被革职后,其支持者发动“烈火莫熄”社会运动,以此宣泄对执政党的不满。在往后的日子,民众见证了其他大型社会运动的崛起。其中,净选盟大集会获万人响应。这些运动加强了人民的民主意识,为国家开拓更民主之路。

到了2018年,执政了60年的国阵败选,结束了一党独大的政局。2020年喜来登政变后,民选政府被“后门”政府取代,国阵重回执政宝座,对于民选政府的支持者,这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近日,前首相因被判入狱,有人表现得漠不关心,说此事不会改善民生问题,有人认为他将获得特赦,一切打回原点。其实我认为,“大马回到原点”也是一个迷思。

纳吉入狱固然不能改善民生问题,获特赦与否也不是重点。重点是,大马人见证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一刻,这是杜绝腐败,迈向司法独立的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打开全文
张晋玮
微观时事
民主
经济政策
迷思
SRC案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7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