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6/09/2022
【私月历】电影里的场景 / 蔡晓玲
作者:蔡晓玲

我和两位友人坐在一家热炒店里,点了几道菜,一些烤串,两瓶海尼根啤酒。3个人喝着各自杯子里的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这样的时刻竟让我觉得最接近里的场景。电影中的人喝酒聊天,对话都不会太满,他们会在聊到某些话题时安静下来思考,托腮子发呆看向远方,然后再继续。

我们仨是临时约起来的。前一天晚上我们的大学老师S突然病逝了,当天中午我接到其中一位友人的电话,她们正准备出发去参加S老师的式,想到我们刚好都住在同一条路上,可以兜来我家载我一起去。

ADVERTISEMENT

告别式结束后,因老师骤逝所带来的沉重感,3个人都不想马上回家,于是临时起意去我们住家附近一处热闹的商区晃晃。

周末太热闹了,其实很难找到停车位。刚好看到有人倒车,便随意地把车泊在那个位置上,下车找吃的。我们走过了好几家商店,翻看餐厅前的菜单,没有遇到钟意的,最后却被一家热炒店门口烤肉架上正在烤着的烤肉串所吸引,径直走进店内找个位子坐下。

我们3人都穿着款式不同的全黑裙子,不晓得周遭是否有人发现这一点。

我告诉她们,在我为告别式选了黑色长裙、黑色袜子、白色口罩时,我想起了以往S老师总会发现我穿上了新衣服,也会称赞我身上的某处细节,比如耳环的款式、口红的颜色、刚修剪好的头发。S老师,也爱看别人扮美,我在出门前甚至犹豫可不可以悄悄擦口红,反正戴上口罩别人也看不见,只有我和S老师知道,变成一种私人的小秘密。

我说完自顾自地笑了,实在是很难相信S老师已经不在了的事实,毕竟S老师在离世的几天前还跟我一起在会议室开会。一开始坐在我的身边,后来因为空调冷气直直吹下来,她又换到我的对面。不久前,走廊堆着一个一个箱子,长长地排到我的研究室门口。我们是邻居,她研究室的门开着,我走过去跟她打招呼。绑着马尾的她正忙着收拾,我环顾了研究室,聊起大学时期来见S老师的我曾坐在那张沙发,而现在她竟然就要退休了。

那张海蓝色皮质沙发啊,她们也都还记得。

她们已经好多年没见到S老师了。其中一人最后一次与S老师见面是在几年前的婚礼上,这年头要见故人不是在婚礼就是在丧礼。另一人更久,是在大学典礼。

我们聊起大学初遇的场景,彼此有过交集的老同学的近况,如今工作上的如意与失意。兜兜转转话题又回到了S老师,我说她正计划着写一部长篇小说,连题材都想好了,等着退休后完成,谁知她却在退休前病逝。

老师请我们全班去看电影

说完我们都陷入了沉默,想着自己心中的事。也许最感慨的是,活着的每一日都举步维艰,但回头看却还是觉得人生太短。

席间有人的手机响了,是工作上棘手要处理的,只好对着手机应付,我与另一人也毫不在意地穿越对方聊起天来。电话挂上以后,也没人追溯原本的话题,又从当下的谈话中聊下去。

吃着眼前的麻辣羊肉串,谁说自己计划疫情以后要去成都一个月,吃它一个月的。我说成都也是潮流之都,帅哥美女很多,说不定有香辣艳遇不要错过。忽然又提起某某我们认识的人,疫情没得出门也不打紧,靠交友软件摇一摇就摇到了一个如意郎君。

这都是缘分啊,就像3人聚会一样。我们没有干杯,似乎也不是适合干杯的日子,唯有相互倒酒。结账后走了好一段路回到车里,道别时只说不晓得下一回的聚会在什么时候,但我们谁都没有开口邀约。

想起S老师曾经请我们全班去电影院看《画皮》,S老师就坐在我旁边。当我看到赵薇满头白发被当成妖精的一幕,我不好意思从包包中抽取纸巾,只好让眼泪沿着脸颊默默流下。

这些都在不久以前发生,不过注定会变成很久的事。

打开全文
电影
蔡晓玲
告别
爱美
毕业
私月历
麻辣火锅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2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