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新教育教育导航
8:00am 06/09/2022
从生物学家到摄影师 李乾乾用镜头发掘雨林美
报道:本报 郭慧筠 摄影:本报 陈世伟

有着充沛的雨量及湿润的气候,滋养着各式各样的动植物品种,地球上几乎有一半以上的动物和植物都生长于雨林中。

ADVERTISEMENT

因从小对动植物的热爱,李乾乾(Chien C. Lee)走进各地雨林,通过相机记录下眼睛所见的动植物,再用照片把它们带到大众眼前,借此提高大众对大自然的认识,从而保护面积逐渐消逝的自然栖息地。

报道:本报 郭慧筠
摄影:本报 陈世伟
部分图片:受访者提供

李乾乾来自美国加州,自小对大自然充满热爱,被种种生物深深吸引,并怀抱着到雨林游历的梦想,“还记得小时候每逢家庭旅行,我都会带上捕虫网,去寻找昆虫的踪迹。小孩天生对动植物带有好奇心,或许我对大自然的兴趣是与生俱来的,庆幸的是父母没有阻止我对自然的喜爱,反而鼓励我追求本身感兴趣的事物。”

大学时他修读的是生物系,毕业后从事了环境教育工作。后来,他获得来古晋工作的机会,主要在当地设立猪笼草繁殖设施,之所以接受相关工作是因为他早已在美国加州培养种植猪笼草兴趣,因此他认为这份工作将会给他带来有趣体验,不只可以协助发展相关项目,还可以真实看见在自然环境生长的猪笼草。

由于他的兴趣广泛,不只是喜欢猪笼草,对其他生物,如昆虫、鸟类、青蛙等都感兴趣,他不想余生都只专注于研究一种生物,同时发觉自己一向以来喜欢的摄影,能够集结所有他感兴趣的事物在一起,包括环境教育,并发展成事业,于是他辞去7年的工作,成为野生动物摄影师兼大自然导游,带领人们探索各地雨林。

李乾乾来自美国加州,自小对大自然充满热爱,被种种生物深深吸引,并怀抱着到雨林游历的梦想。

如今,砂拉越已是他的家,不只因为婆罗洲有着丰盛动植物品种的热带雨林,也因为10年前,他在砂拉越邂逅了他的妻子。

“婆罗洲热带雨林是特别的地方,尚有很多待挖掘之处,里头还有许多未被科学记载的动植物品种,加上砂拉越除了拥有良好的基础设施和美食,同时只要驾驶30分钟就能抵达雨林去探索。我到过许多地方的雨林,都没有一个地方如同砂拉越般结合着舒适生活及生物多样性,对热爱大自然的人而言,砂拉越相当宜居。”

生物种类不能以国家领土划分

二十多年来,李乾乾以野生动物摄影师身分,走访了全球近20个大大小小的雨林,目前他主要通过相片记录东南亚一带神奇及濒危的生物品种。他的作品多次被国际出版社,包括国家地理(National Geographic)、史密森尼(Smithsonian)及英国广播公司(BBC),还有本地出版社录用。

他分享,生物界限不等同于国家领土界限,也就是说生物的种类并不能以国家领土作为划分标准,比如古晋和加里曼丹属于不同国家,却拥有一样的雨林,生物品种大致相同;而加里曼丹及巴布亚省虽同属印尼,但生物品种截然不同。

二十多年来,李乾乾以野生动物摄影师身分,走访了全球近20个大大小小的雨林。(受访者提供)

“我们大致上可以以婆罗洲、新几内亚、南美洲等作为生物界限的划分,这些地方的雨林有着相似的构造和生态环境,但每个地方的雨林却拥有本身的独特之处,像婆罗洲有;新几内亚有天堂鸟和树袋鼠,从不同雨林去发现它们的相似和区别之处是相当有趣的。”

他每次待在雨林的时间不定,可以短至一天,也可以长达数月,主要视乎工作内容,“通常相片出版成书的项目,我需要待在雨林超过两个月,不过不一定一直待在雨林里,可能先待3个星期,隔一段时间后,再待3个星期,视乎项目的预算决定。而通常要在雨林扎营待上一段时间的工作项目,都会有团队跟随,帮忙提拍摄工具、食物等。”

雨林里临危几率比遇车祸低

想起森林,或许大部分人的印象是阴森、潮湿,还会有凶猛的野兽随时出现袭击人类,对此他笑言,他最常被问及的问题也是“你曾遇见最危险的动物是什么?”,又或者“你不担心有猛兽突然出现袭击你吗?”

“人们认为雨林是生命会受到威胁的地方,希望从我身上听到刺激的答案,我并不想破坏大家的想像,事实上,雨林相当安全,在雨林遇到危险的几率,也许比你在城市被车撞到的几率更低。”

李乾乾视摄影为给人们去认识和欣赏大自然的管道。(受访者提供)

尽管如此,李乾乾也曾在雨林遭遇闪电水灾,而最糟糕的经验其实跟人有关。有一次他在新几内亚带领人们观赏鸟,怎知道未曾见过游客的土著,以为他们要到当地淘金,随即拿起巴冷刀驱赶他们,“那的确是一次可怕的经历!”

对他而言,最幸运的体验是,在雨林中发现甚少被人们看见的罕见动植物品种,他花了不少时间在马来西亚和印尼的雨林攀山涉水去寻找新品种猪笼草,也有幸寻获一些新品种,为这些新品种猪笼草取名,记载在科学记录里,为科学领域带来贡献。

然而,对于发现(discover)一词,他相当严谨,“当我们说发现这一词,其实我们并不能确定之前有没有人看过相关动植物品种,也许土著早已发现它们,所以发现的定义更倾向于,未曾被科学记载。”

他发觉,过去15年有越来越多人喜欢到森林爬山,甚至摄影,他乐于看见这样的趋势,并认为这有助于提升人们保护大自然的意识。

对于喜欢到自然栖息地摄影的爱好者,他给予的建议是,放缓脚步去探索大自然里的种种,“在森林里,我喜欢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也许会伪装,也许不,慢慢地等待眼前的森林活起来,你会看见许多从未出现的动物,原因是动物的感官比人类更敏锐,远远就能意识到人类的踪影,一旦有声音,就不会出现。”

李乾乾展览于GMBB的摄影作品,主题为“隐藏大师”。

动植物一旦绝种,就是在地球上永恒消失

李乾乾视摄影为给人们去认识和欣赏大自然的管道,看着现时森林面积逐渐消逝,导致不少动植物濒危,他难免感到泄气。

“我们无法复制绝种动植物的基因,让它们复活,一旦动植物绝种,将会永恒消失在地球上,所以我们必须行动起来去保护自然生态。”

他认为,目前是拯救大自然的关键时刻,因为人类不只意识到自身对地球造成的伤害,而且尚有能力行动去挽救地球。

“50年后的今天,或许自然生态已经被人类摧毁到回天乏术的地步,地球上的动植物品种估计高达数百万,并且相信有超过80%的动植物仍未命名,许多动植物都值得拯救,我们就像跟时间赛跑一样,只有大家愿意保护大自然,才有可能扭转现在的境况。”

他提醒,人类和大自然是一体的,文明社会导致人类出现与大自然分离的错觉,也忘记了大自然的运作模式,因此他希望人们能够意识到自己其实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接受并懂得欣赏自然生态,进一步地保护地球。

李乾乾的作品多次被国际出版社,包括国家地理、史密森尼及英国广播公司,还有本地出版社录用。

即便他奔走于雨林已长达二十余年,但仍未感到厌倦,只要还有能力的一天,他都会继续走进雨林摄影,以及带领人们去探索雨林。

未来,他极大可能依然会定居于马来西亚,只是还不确定会住在哪个地方,“砂拉越现在是我的家,不过我和太太也喜欢沙巴,而且我的梦想居住地是在雨林抑或靠近雨林,太太也赞成我远离城市的想法。”

李乾乾“Master of Disguise”摄影展
日期:2022年7月2日2023年1月15日
时间:11AM~6PM
地点:吉隆坡GMBB Darkroom Gallery
入场:免费(导览需预约)
详情:https://www.facebook.com/gmbbkl

相关稿件:

植物创作诠释生命无常 锺昱甯为兴趣学习

组织病理学家 以研究和鑑定病症为主

打开全文
教育导航
人猿
雨林
犀鸟
生物学家
雨林摄影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4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