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安华共委任55名正副部长完整名单 看这里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本报特约
7:40am 06/09/2022
甘德政.马来西亚“共同敌人”的人设
甘德政

一般的正常国度里,贪腐滥权是全民的,追求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应该是毫无争议的“常识”和“普世价值”。但这种共同敌人的人设,过于抽象飘渺,远不如操弄种族身分那么有力道和煽动性。

ADVERTISEMENT

最近伊斯兰党主席发表“非穆斯林贪污根源论”,指多数“贪污根源”源自非土著和非穆斯林群体,破坏国家政治和经济。

为了政治动员,就要进行“共同敌人”的人设(人物设定)套路,英国学者霍布斯鲍姆在《民族与民族主义》书中就有说明,他称为“寻找替罪羔羊和罪魁祸首”的方法:

(1)“我们”痛苦委屈、充满不安、不知未来的方向何在,这些都是“他们”造成的,“他们”必须为“我们”今天的苦难负起全责;

(2)“他们”是谁?显然,“他们”就是“非我族类”(not us)的人,是那些外来的陌生客,因为他们是外人,于是也就成为我们的敌人;

(3)如果在眼前、以往或观念上都找不到那些该死的外人的影子,那么就得发明他们。不过,根本没有发明“他们”的必要,“他们”在“我们”的城市里随处可见,而且一眼就可认出;

(4)“他们”酿成公共危害,传播污染;“他们”不仅横行在国境之内,也超乎“我们”的控制之外;“他们”甚至仇视“我们”,也轻视“我们”;

(5)“他们”始终是“我们”的邻居,就是因为“我们”和“他们”并存,属于“我们”的人民和“我们”的国家的独特之处,才会在今天变得这么衰落。

上述文字很明显是在“解构”希特勒针对犹太人的刻板化、妖魔化论述,但其他只需依样画葫芦,修改一些细节,即可出炉符合时下政治需求的“新剧本”。

放在我国的情境,我们的“共同敌人”是谁?陈祯禄在1947年就说过:“马来人、印度人和华人,过去在这片土地生活、同甘共苦数百年,日治时期的苦难记忆,将是团结大家的巨大推动力。”他更指日军是“暴虐的法西斯和军国主义”,但日本人是否就是我们的“共同敌人”,其实各族对这段历史的解读还有很多分歧。

据学者估计,由于日军选择性地对华人大开杀戒,华人人口大量减少,扭转了战前华人略多于马来人的人口结构。另一方面,当时不少马来精英相信日本宣传的“大东亚共荣圈”。在这些日后掌权的马来精英心目中,日本人对促进马来人战后政治优势方面,起着“不必明言”的“作用”。

日本投降后,英军登陆前,当时就有马来人声称这段期间受到“华人武装力量的欺凌”,从此马共成为冷战时期最明显的“共同敌人”,国营电视也常播放操着华语的马共游击队袭击马来军警的剧目。

葡萄牙人曾是臭名昭彰的“共同敌人”。1511年中国商人借出平底船,葡萄牙军才成功攻陷马六甲。这段《马来纪年》故事写进官方历史教科书,至今仍在马六甲博物馆展示,甚至成为1990年大选“提醒”马来人要团结和提防“叛徒”的宣传材料,也延伸成为圣保罗山“正名”为马六甲山风波的背景脉络。

最近马来电影《末基劳》突出“残暴的英国军官”形象,让英国人也成为“共同敌人”。吊诡的是,电影中的英国军官最后可以全身而退,反而是他们带来的印度雇佣兵和华人头家,却继续成为罪无可赦的殖民主义“帮凶”。

一般的正常国度里,贪腐滥权是全民的共同敌人,追求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应该是毫无争议的“常识”和“普世价值”。

但这种共同敌人的人设,过于抽象飘渺,远不如操弄种族身分那么有力道和煽动性,这也是我国政客一直乐此不疲、精于此道的原因。

打开全文
本报特约
哈迪阿旺
政客
甘德政
共同敌人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4天前
5天前
5天前
5天前
5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