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08/09/2022
有效时光 / 曾真(新山)
作者:曾真(新山)
图由作者提供

学校里只要举办比赛,小妹妹都跃跃欲试。我说好,想参加就参加!但好几次她都仅止于想而没行动,加上做事拖拉,比赛时间常就这么过了。

一次,看她完成功课,又拿起手机 “放松一下”(是,我让有自己的手机时间),忍不住开口:“ 不是要参加比赛?没安排时间,怎么画?”那次语气重,小妹妹意识到 “说了要做到”。她把参赛说明、要求和日期看清楚,拿来长尺认真检查画纸尺寸,发现不行,便自己掏钱跟画画班老师买了3张指定规格的纸(多添备用),然后开始构想、找图、动笔、找大人给建议、定稿、上色。涂色涂得手酸、心挂着出门玩……有几次她开始耍赖:“算了,不参加了,我画的也不漂亮。”我有时瞪她,有时,给她解释什么叫“半途而废”、“功亏一篑”,喋喋不休。

ADVERTISEMENT

谢谢孩子愿意让我参与她的感受

这么一天天,一点点,明天已是日,剩下背景色和边线还没动。涂涂抹抹的,睡觉时间都过了才终于大功告成。第二天上学前,小妹妹开心找来卷筒把画放妥带到学校。那天,傍晚回到家,她却拿出卷筒:“妈妈,老师没有收。”没收?“为什么?你忘了拿出来?”我急问,小妹妹忽然哇一声崩出眼泪……。搞了半天,原来截止日期提前,老师忘了提醒,她也不知道!

妹妹的泪里有委屈,有失落,有种哽塞心头沉甸甸的挫折感,比参赛落选更郁卒。我抱着她安慰:画送给妈妈可以吗?妈妈很喜欢。我们明年再参加,好吗?她点头,大概怕丢脸,快快擦掉眼泪放下画就跑了。看着小妹妹的身影,我转身回厨房,平静地把菜豆切成粒,切得极细——今天晚餐炒肉碎菜豆,是小妹妹最馋的。咔嚓咔嚓一刀刀切,眼前却忽然糊成一片,刀刃停下,眼泪已嘀嗒嘀嗒掉到手背。努力好久,到头却一场空,像这样难以掌控的挫折,生命中肯定会经历无数。妈妈不是每次都能牵着孩子的手一起吹冷风,一起发掘过程比成果重要的意义和价值,却谢谢孩子愿意让我参与她的感受和情绪,在她愿意,我愿意接纳的有效里接近彼此。也许再过几年孩子更大些,会因忙碌而失去耐性,会开始嫌弃一个过时老妇的叨念与陈年道理。我懂的,我懂,当年自以为成熟的自己不也把母亲的关心和询问通通扫到界外,居高临下掷出一句句 “没事”“不知道”“拜托不要问了”“你都不懂”……渐渐将彼此的沟通冻成冰原,看不见母亲浑浊眸子里低低的寒凉。

龙应台在写给母亲美君的《天长地久》一书中写道,当自己给失智老母亲说话,“从红彩木说到王阳明说到笛卡尔说到神经学——如果在你(母亲)有念头、有思维的‘有效时光’里我就跟你这样喋喋不休,也不管你是不是听得懂,而你用你明亮的眼睛看着我,那该有多好!可是,怎么就回不去了。”

我也愿意再听一次母亲在厨房里的唠唠叨叨:“菜豆很容易炒,豆要切细,大小一样,肉带点肥也剁得细细,炒散开来……”是,回不去了。此刻,在刀子的一起一落,在给孩子做菜的瞬间,才感受到代与代之间极易错开的凝视和爱心。别太轻易因为 “血浓于水”、“家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这样的底气,而把疏远忽略。

在一条长长的时间之河,当阳光正好,记得,为彼此掬一手有效的时光。

孩子
家人
鼓励
曾真
画画
时光
敞开
截止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3小时前
4天前
5天前
6天前
6天前
7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