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民主至丧
7:20am 09/09/2022
吴健南.司法还不能完全独立
吴健南

推动大马的重要方向,就是提升警方、主控官和法官等的廉正和素质,避免像林甘短片司法丑闻般,受到诸多干预。

ADVERTISEMENT

和其夫人被判罪名成立,是否意味着大马司法完全独立了?我只能说,别高兴得太早!

政治是一门非常复杂的艺术。所以当我们的司法单位要直捣黄龙,大公无私制裁前任国家最高领导人,肯定犹如执了个烫手山芋,激起阵阵涟漪。

从纳吉的代表律师再益依布拉欣和BossKu支持者的角度谈起就好了。马上有人质疑,这难道不是针对性或选择性提控?

为何其他历任首相,包括之前委任现任联邦法院大法官的敦马,至今都安然无恙?

敦马在1980、90年代担任首相时,以违反法官基本操守为由,粗暴地革除当时的最高法院院长敦沙烈阿巴斯;还有向当时的副手安华所展开的渎职、鸡奸等草率提控。至今不管从哪个角度追溯,都是赤裸裸对大马司法单位的最彻底干预。连当时以林吉祥为首的反对党,也要为其冠上独裁者恶名。

因此若从纳吉如今被定罪的其中一项罪名,即渎职、滥权的角度而言。用同一把尺去衡量,为何敦马没有被控?他现在还能够隔岸观火,以本身创立的斗士党利益出发,通过纳吉入狱一事大肆攻击巫统!

同样的,再把同样一把尺放到如今在野的行动党。其党魁林冠英早前在敦马任相2.0时代,被时任汤米汤姆斯无故撤销的以低价买房一案的提控,为何至今没有重新翻案?

我只能说,除了步上纳吉后尘、处境凶多吉少的扎希以外,以上来自朝野政党的涉嫌涉贪、滥权的领袖,未来会否也会一视同仁受到公平的提控和审判,才是更全面决定大马司法单位,是否迈向独立和公正的关键标杆。

当然,政治只是我们生活的其中一环。而现实中,对大马司法廉正构成另一最大挑战的,或对普罗大众构成更广泛影响的,不是来自政圈的权,而是来自大企的钱。

虽然理想中我们都希望坚持和相信,公义是无价的。但现实中碍于司法的诸多程序,我们却也不得不承认,争取公义其实也是烧钱的。或至少,有钱的一方,必定比无钱的一方,占尽更多消耗时间的优势。

就以最近在泰国被扣留、被中国引渡受审的大马MBI集团创办人张誉发为例。对我而言,这是大马警方在对抗金钱游戏、商业犯罪方面,所交出的其中一个惨不忍睹成绩单。除了长期执法不力任由许多类似的诈骗集团在国内横行无阻,更令人难以接受的,就是把成千上万受害者所作的投报,统统扫进地毯下不展开任何提控。要么避重就轻,以跟其罪行严重性完全不成正比的刑罚条文展开提控;要么搜证不力、证据不足,导致恶名昭彰的首脑最终逍遥法外。

所以另一推动大马司法独立的重要方向,就是提升警方、主控官和法官等的廉正和素质,避免像林甘短片司法丑闻般,受到诸多干预。

至于要如何做到这一点?首先我们必需对东姑麦润公平。她固然几乎已名流青史,因为系列令人耳目一新、公正不阿的大胆案例判决,而成为有史以来其中一名最受人民推崇的大法官。但回归体制局限,法官的权限是被动的,只能听审由主控官提控的案件。所以我一直坚持,与其把司法改革的希望,放在任何一名英明领导,我们更需要的是一个长期稳定的健全体制。

因此,与其像阿莎丽娜般狭隘、消极地要求首相依斯迈沙比利,将错就错,效仿历任首相滥用本身特权委任“自己人”任总检察长。我认为更宏观、积极的做法,应该是建议首相继制定反跳槽法以后,也跟希盟议员一起配合提呈分拆总检察长和主控官职位和职务的修宪法案,以证明本身在推动司法独立方面,没有个人政治议程,并以人民和国家利益为依归。

是的,过去许多个案证明,首相对总检察长一职的委任特权,还有总检察长在行使作为政府法律顾问,和全国刑事案主控官职务方面所产生的严重利益冲突,是执法单位干预乃至破坏司法独立的最直接和关键渠道。只要有关渠道被完全堵住,大马司法单位才能看到真正摆脱执法单位,并独立自主的曙光!

(吳健南是“大選探路論壇系列:政治局勢變變變─你手中一票是貶或升?”主講人之一。了解更多。)

打开全文
总检察长
吴健南
民主至丧
司法独立
敦马哈迪
东姑麦润
纳吉入狱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5小时前
3天前
5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