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题周刊专题
7:00am 12/09/2022
【当我们立场不同/01】不是每个议题都争输赢,请用真理说服我!
报道/摄影:本刊 白慧琪

【当我们立场不同/01】不是每个议题都争输赢,请用真理说服我!

不知从何开始,链带易断。

ADVERTISEMENT

那指的是沟通的链带,当我的话你听不进,你说的我又懒得理。那也是理智的链带,绷断出秽语,“中华胶”“慕洋犬”没有一句人话。还有亲密关系的链带,父母眼中造反的儿女,儿女眼中古板的父母,老友亦不再鬼鬼。

人手一机畅游网络大千世界,看似繁华多姿,实则有个叫“演算法”的家伙悄然将人列队。网络过客叫嚣也就罢,当那些对立、恶言延伸到真实关系中,立场相左的议题筑起高墙,成为关系里的禁忌。就像催泪弹,即点即爆,呛出眼泪,模糊了焦点,人也四散……

回过头来,你可曾探究,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错,让曾经亲密的你们渐行渐远?信念与情感,孰轻又孰重?

政见分歧,30年友情说断就断

的朋友退群了,那原是三五死党的小园地,就在前几个月,把他加回又秒退,加回又秒退……问萧德骧觉得最惋惜的是什么?“30年的友谊……”

阴雨天,咖啡厅里,萧德骧双手抱着翘起的二郎腿,稍稍昂头用下巴示意,“其实他的店就在后面罢了。”即便还在同个社区生活,却没见面,他解释没什么共同话题,朋友的店营业也不定时。虽然如此,他仍用“朋友”称呼对方,也相信再见还是可以交谈,“但是那些议题就不去理,我们有不同的意见。”

两人从小学认识,中学同班。真正交好是19岁,与另一友人3人一起从新山北上吉隆坡求学,合租房间,有种背井离乡的兄弟情。萧德骧后来进入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朋友”则回乡发展。“毕业过后一段时间会一起出来;他的婚礼也是我帮忙拍,照片我还收着。”

边城新山,同学多往对岸发展,留在家乡的不多,叫得出来喝茶的就那三五个。他们开设通讯群组,死党吹水,聊男人聊的话题。一直到2019年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简称“反修例”,又称“反送中”)越演越烈的时候,群组的交流才变调激烈起来。

反修例、南中国海主权和欧美政治课题,后来成为群组的禁忌话题,一点就爆,延伸出来的每个讨论又有新爆点,一发不可收拾。从事新闻工作的萧德骧逐一谈,他不排除美国在国际议题上的幕后角色;就香港反修例运动,他认为“朋友”直指学生是暴民、香港闹独立,缺乏从一开始认真追溯运动的诉求和后续演变,他因此尝试梳理。

“最严重的就是南海,他会觉得是中国的。”萧德骧最无法让步的是马来西亚主权课题,“而且是你用‘南中国海’(海域的正式国际名称),他会讲名字有中国,自古以来……”萧德骧疑惑,这个“古”从何谈起?即便是新中国,对方讲的是中华民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他认为,讨论这议题,还得从国家主义的形成、现代历史的变化,以及一二战后造就的世界格局谈起。

话题你来我往地延续,萧德骧问如果马来西亚和中国有军事会站哪一边,“朋友”会反问为何需要发生冲突;“朋友”要南中国海属权证明,萧德骧找出国际法庭仲裁判决(2016年菲律宾胜诉),“朋友”回复判决这么长没有人要看,还指国际法庭都是欧美操作。

组里有另一成员有时会加入战帷,最后两人都有同感,每次讨论其实都从一点跳去另一点,双方根本不在同一点上交流,继续说也没有意思。当论点一直跳转到无话可说,对方就会觉得辩赢了,让人哭笑不得。

萧德骧说,还有一个包含所有人的同学会群组,反修例运动开始后“朋友”也在大群里转贴文章,只是没人理会。“(小群组内)为什么我会去跟你谈,因为关系比较好,有什么不能谈?结果不是喔,会退出的……”

萧德骧有点失望。祖辈南来,受生长的年代和背景影响多少会向往中国,可是“朋友”是同辈人,受过教育有一定的逻辑思维,为何不能分辨对错,尤其是国家主权课题。

【当我们立场不同/01】不是每个议题都争输赢,请用真理说服我!
萧德骧最无法让步的是马来西亚主权课题,而舅舅、朋友竟认为南中国海属于中国。
“我是谁?”身分认同成导火线

原来,退群的不只同辈朋友,长辈也有愤而退群的时候。同样在反修例运动期间,萧德骧其中一位舅舅退出家族群。阿姨好不容易把他哄回来,还特别立下规定,任何议题可以讨论,但谁都不许再退出群组了。他说,那位舅舅常常转发“已多次转发”(Forwarded many times)的讯息,论调非常一致,要嘛挺中,要嘛就是反映马来西亚华人被迫害。

还有另一位舅舅,曾经在家族群组里转发“海外华人身分证”讯息。内容大意是海外华人如果发生什么事,中国政府会照顾你,最严重的情况还会让你回中国。舅舅出生马来西亚,移居澳洲数十年。那次,他不单把自己的身分资料呈报了,还呼吁其他家族成员赶紧填妥。萧德骧尝试向舅舅说明当中不合理处,舅舅虽没有继续,但有没听进去又是另一回事了。

萧德骧之所以在群里回应长辈转贴的文章,是想从逻辑去反驳那些不合理的论调,还有提醒马来西亚华人的身分认同。“身为马来西亚华人,祖国是马来西亚,不能站在外国的角度来看祖国的问题。”

“的确是无奈的。”但萧德骧又可以理解,两位舅舅虽然出生大马,至今和中国的堂兄弟仍保持联系,曾两度赴中国探亲。他能够理解长辈亲中的情感关系,“但我觉得还是要有一个程度,我不能忍受的是国家主权、祖国认同,第二是民主和自由的追求。”

民主、自由,多么难以具体讲解的概念。有句话形容,“自由就像空气,你只会在窒息时,才会察觉到它的存在。”或许真要到那危机时刻,才能感受得到吧?

【当我们立场不同/01】不是每个议题都争输赢,请用真理说服我!
因为对中国议题持不同立场,萧德骧的舅舅、朋友都曾退出聊天群组。
筛选资讯,不盲目接受

相熟多年,对某些议题观点南辕北辙,萧德骧相信与资讯接收有莫大关系。“朋友”转发的内容多半来自微信,舅舅也有一班相同信念的老同学。从事新闻工作,萧德骧对资讯来源有一套过滤标准,在群组内交流观点时,那些资讯是否经得起合理怀疑,又能合理辩解。

萧德骧的资讯来源主要来自国际新闻和国际分析,例如路透社、美联社、华尔街日报、英国广播公司(BBC)和南华早报等;常看的YouTube频道有《江峰时刻》、《小翠时政财经》。他也看过“不对劲”的YouTube频道,例如《世界的十字路口》、《大宇新闻拍案惊奇》常用“天灭中共”、“天有异象”这种怪力乱神的字眼。

一定有人会反驳、标榜《江峰时刻》、《小翠时政财经》是反中频道。萧德骧认为,他们是亲身经历后选择离开中国的知识分子,也用比较温和、说道理的方式来解读议题。

“我为什么比较相信?因为合理、逻辑连贯,他们有从不同角度的历史诠释去解构议题,经得起质疑。”

他当然看过一些亲中言论,只是到后面常有煽动民族情绪,或者夸张的论调,例如“要把佩洛西(近日访台的美国众议院议长)的飞机打下来!”他疑惑,明明有很多理性讨论空间,为什么不能好好讲呢?

相信真理越辩越明

立场对立,心目中不能好好沟通的对方,是否带着同样的看法看待自己?萧德骧不去想别人怎么看,且自认是能被说服、承认对方正确的。例如近日前马新社新闻主播事件,他和从事传播研究的太太讨论,太太从结构问题切入,他多少被说服。“我不是不能认同别人的,如果有道理的话,我还是可以认同你的那一套。”

他自认从小不喜欢争辩,检视成长过程,兴许是大学加入辩论队后,学会从不同角度思考问题。“我们会相信真理越辩越明,这是搞辩论的人的期许。”

未来是否还会花力气争辩讨论?他笑说年纪越大越发懒,也可能是那些讨论到“爆炸”的经历起了一些作用。“那让我看见了一些人,他这么想就是这么想,不管你用什么道理,他都定型了,那你又何必(去辩)?”萧德骧说,“会思考的人自然会寻找管道、资源去了解他们要了解的东西,你跟本不用说那么多……”

【当我们立场不同/01】不是每个议题都争输赢,请用真理说服我!

相关报道:
【当我们立场不同/02】安焕然:尊重不同的声音,我们缺乏真心和独立的判断。
【当我们立场不同/03】当立场不同,如何沟通化解冲突?

打开全文
社交媒体
冲突
两极立场
萧德骧
争辩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小时前
1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