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2席已定胜负 大选结果尘埃落定查看2022年大选完整成绩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新闻线上
8:10am 13/09/2022
黄振威.关于纳吉的假新闻
黄振威

选民们想知道,投票给国阵能给人民和国家带来什么好处,而不是把大选当作释放或赦免的公投。

关于纳吉的假新闻已经进入了失控的情况,尽管他已经被关押在加影

ADVERTISEMENT

上周,两则关于这位前首相的社交媒体帖文在网上流传。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有许多人——包括那些所谓的消息灵通人士——对这些误导和欺骗信息深信不疑。

从一些网媒的评论来看,也有一些大马人相信。

第一则帖文声称:“纳吉没有被关在牢房里。一名好友的亲戚是加影高级监狱官员,他说纳吉在监狱里有一套房。”这些房子据说是为高级监狱官员准备的,据称纳吉正在享受软禁。

我们应该不至于上当,因为“警讯”已经出现了。它说这些信息来自“一名朋友”,如果这还不够,“他的亲戚是一名高级监狱官员”。

嗯,我的一个朋友,他的亲戚是一名高级监狱官员的说法本身就不是真的。媒体虽然经常引述匿名消息来源,但永远不会接受来自第三方的信息。

首先,加影监狱为有家庭的狱警提供房子,为单身的狱警提供组屋单位。他们都住在远离监狱牢房和行政部门所在的监狱总部。如果纳吉被安置在官员家中而不是牢房,在这个社交媒体的数字时代,这消息肯定会被迅速泄露出去。不要指望每位狱警或他们的家庭成员都是纳吉的粉丝。他们不会视而不见。

这不是1989年,当时被判犯下失信罪的前银行家洪瑞江(Abdullah Ang)在服刑期间获得特权,据说他可以任意进出监狱。即使是这样,也被一家报纸《马来邮报》揭发,而那是在前互联网时代。

然后,有一个视频贴显示纳吉穿着粉红色的马来传统服装,在一间房子内,看着挂在墙上的一张2010年的照片并和4名男人谈笑风生。

令人不安的是,许多愤怒的大马人认为这是他的牢房或医院病房。但这段视频是纳吉在很久以前访问柔州哥打丁宜县吉里当肯殖民区(Felda Kledang)的居民依丁尼阿都拉(Ithnin Abdullah)时自己发布的。

你可以查看他的Instagram。有人恶意利用这段视频,使其看起来像他在新牢房或医院病房里。可以理解的是,许多大马人对犯下滔天大罪并被判处12年监禁的纳吉如此迅速地寻求感到不满。

在入狱不到两周,他就被送往医院治疗一种与胃相关的复发性疾病,他的女儿说她父亲在压力或胃炎发作时“非常容易”患上胃溃疡。但是,即便这是真的,嘲讽和怀疑也是遏制不住的,就像律师及其客户以医疗为由寻求推迟案件那样。这是法庭上的律师和监狱里的囚犯使用的最古老的拖延策略,因为去医院或监狱诊所肯定比在牢房里要好。

上周,Malaysia Now网站刊登了一篇报道,称2017年11月之后,安华在蕉赖康复医院住了很长时间,直到2018年5月获释。这名公正党主席因鸡奸罪被判处6年监禁,但在希盟于2018年5月大选中获胜一周后,他在敦马哈迪的新政府的支持下获得特赦。该网媒还上载了安华在床上与访客会晤的照片,其中包括纳吉、罗斯玛和阿末扎希及妻子哈密达。通过谷歌搜索,可以看到许多关于这些高调访问的新闻报道和照片。

虽然监狱局说所有的囚犯都将得到平等的待遇,但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前政治人物、前律师、前商界人士和前警官等VVIP囚犯会得到比较好的待遇。

其一,至少安华及其他政治人物有单独牢房,并附有卫生间,或位于医院诊所附近,而不是拥挤的牢房。但是没有热水,所以纳吉必须用冷水洗澡。想必还会为他提供一台风扇和一张桌子,但家具不会很多。将他单独监禁是有充分的安全理由的。我认为当局不想让这类囚犯冒着被狱友伤害的风险。

但目前,纳吉仍然是一名国会议员。他将继续领取他作为议员的津贴和薪资。这又会让很多人不高兴,但他仍有两次最后的机会来保住他的北根国会议席。他的律师已经申请对联邦法院的裁决进行检讨,但这可能只是为了抓住救命稻草。

然后是申请特赦,虽然法律没有规定囚犯在被赦免前的刑期,但惯例是该囚犯必须服满“相当长的时间”,而这通常意味着至少3年。

此外,纳吉还有4宗针对他的案件,这肯定会影响国家元首的决定。元首能赦免他多少次?

但是,所有这些关于纳吉能否继续担任国会议员的辩论,在国会解散时将成为一个没有意义的课题。他将自动失去他的北根国会议席,并且不能寻求连任。

如果说纳吉案有什么正面意义,那就是大马人正在学习了解关于我们的法庭的规定和程序。

许多人问为什么纳吉在寻求最终上诉期间,在联邦法院下判前获准自由行动。这就是我们的法律,即以英国模式为基础的法律的运作方式。

好吧,他没有被拒绝保释,他有一个最终的上诉平台——联邦法院。一旦下判,他就直接入狱。

同样的,罗斯玛因3项贪污指控分别被判处10年监禁和总额9亿7000万令吉的罚款,她如今可以回到家里,因为她获准保释,而且还有上诉庭和联邦法院可以审理她的案件。她可能需要2到3年时间才能最终用尽她的上诉机会。

大马司法系统是以英国司法机构为模式,可能看起来很慢,但它为被告和辩护律师提供了足够的渠道来准备他们的案件。

纳吉可能不会再出现在公众视野中,除了在法庭上为他正在进行的案件出庭,但他仍然是一个新闻人物,因为名声和恶名只有一线只差。他备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现在由他的团队管理,但仍有大量的粉丝。

这说明了很多问题,但如果在大选中主打“纳吉入狱”一事,那就太愚蠢了,这肯定也会影响到其他国阵政党。

选民们想知道,投票给国阵能给人民和国家带来什么好处,而不是把大选当作释放或赦免纳吉的公投。

国阵,尤其是巫统,必须启动其机制,而不是谈论如何影响党员签署支持纳吉的请愿书。最近的巫统大会对于纳吉的铁杆支持者来说,可能是发泄情绪的好机会,但它使该党看起来已经失去了客观意识。

这不是一个政党投入大选该有的方式。这是很糟糕的选择。

让我们现实一点吧。与其对司法机构表示怀疑和诽谤,巫统应该为维护和尊重这个国家的法律而邀功。毕竟,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打开全文
巫统
监狱
纳吉
黄振威
新闻线上
特赦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7分钟前
1小时前
9小时前
9小时前
1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