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全国大选点评台
7:10am 15/09/2022
黄子豪.MUDA只能选择加入希盟
黄子豪

如果想要赢两次,既想获得成员党让路,又想夺过希盟现有成员党的议席,那么最终的破局只会让MUDA更快泡沫化。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标榜吸引年轻人,并走独立政治路线的,最后选择正式申请加入希盟。虽然有些人为此感到不解,又或者感到可惜,但从政治现实的角度来看,这是MUDA无可奈何之下的选择,也是继续生存下去的最好方法。

为什么这是无可奈何的选择呢?原因是经过的检测后,MUDA声势浩大的社交媒体曝光率,以及赛沙迪本身的形象,并无法为MUDA转化为有效的选票。所谓有效的选票,指的是两种情形:第一种就是单凭自身的选票就可以在某个选区当选,最鲜明的例子就是行动党在华人超过70%的选区,它都可以凭一己之力,而无需靠任何盟友的选票拿下该选区;第二种就是单凭自身的选票无法赢得选区,但是却可以分散选票,让第三方政党渔翁得利,进而改变整个选举格局。这种 “成事不足,却败事有余”的能力,最贴切的体现就是2018年的伊斯兰党对于巫统而言,或者现在的土团党对于希盟。

ADVERTISEMENT

柔佛州选举一役,MUDA在不同选民结构的州议席出击,结果只在希盟让路的城市区优景镇赢得一个议席。虽然赢得议席对一个新成立的政党而言是一个好消息,但实质上让它胜出的选票都是希盟的铁票,就政治上而言MUDA没有任何显著的有效选票,它只是借了希盟的天时地利人和,得到的选票更多是看在希盟的份上而投给MUDA。至于MUDA和希盟公正党正面对战的拉庆州议席里,MUDA得票排在公正党之后,位居第四;两者相加的选票也无法超越胜选的巫统候选人。这也从侧面证明了MUDA就算执意自己上阵单打独斗,它也没有能力做破坏王伤害希盟,所以无法达到“以战逼和”的政治效果。拉庆州议席一役也显示了,那时候的破坏王是国盟,因为一旦土团党的选票排在第二位,只要加上公正党和MUDA的票数,巫统就黄了。

以上两个州议席的统计分析,让我们对MUDA提出一个结论:MUDA可以吸引年轻选民这是一个事实,但这一个票仓同样会在希盟对战国阵、国盟的时候,把票投给希盟。换句话说,MUDA唯有和希盟正面对决的时候,才可以得到这些票仓绝对忠诚的支持,其他时候它们都算是游离于国阵、国盟之外的反对党票源。更麻烦的问题是,这个票仓的支持又不足以让MUDA在国阵的强区赢得议席;而在希盟的强区,则这点分散的选票对动不动就上万的多数票,充其量也是像胡椒粉的呛度而已,对希盟没有什么深刻的影响。也就因为如此,此时此刻的MUDA其实已经陷入两头不到岸,所以才最终选择加入希盟。

为什么不加入国阵或者国盟呢?国阵本身已经太过拥挤,完全无法分配议席给MUDA;至于国盟呢,由于MUDA的基层都是坚决抵制的群体,又怎么能接受加入这个政变始作俑者的阵营呢?

加入希盟对MUDA而言,至少可以加入希盟议席分配的机制,从内部获得一些安全区,让MUDA至少在来届大选过后不会泡沫化。土团党退出希盟后,议席分配方面依然有填补的空间,MUDA可以借此获得上阵的机会。但到最后可以获得几多议席,那就真的必须看运气和时机了。以现实情况而言,MUDA一旦加入希盟,其角色就很像国阵当年的民政党,算是一股清流,但是依然必须攀附其他政党并获得他们让路才能继续生存下去。对希盟而言,MUDA的加入,至少让他们可以巩固年轻人的支持,也阻断MUDA在外捣乱的趋势,算是一个利益交换的双赢。

只是如果赛沙迪想要赢两次,既想获得希盟成员党让路,又想夺过希盟现有成员党的议席,那么最终的破局只会让MUDA更快泡沫化。

打开全文
赛沙迪
希盟
黄子豪
花旗物语
喜来登政变
柔州选举
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7小时前
20小时前
22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2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