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0am 16/09/2022
廖舒辉/去年国庆, 我收藏了一首畸形诗
作者:廖舒辉

去年国庆,时值黄昏
昏鸦从交错的林木间
一冲而出,啄食
晚霞的余晖
阴翳似嚣张的捕网
搜刮白昼的光亮
我打林荫路走过
一度恍惚,仅剩的
疏落的白光
是晨曦的渐亮
或月夜的遽暗?

我们早已习惯,灰暧暧的光
,我们留守家中
只亮一盏
静候角落的灯
冠病为我们带来洁癖的礼物
无需明澈的光
照亮匿迹的尘埃
无需明亮的光
告诫污秽的窃贼
只亮一盏
静候的灯
照亮我的书桌、笔和一首畸形诗

ADVERTISEMENT

去年国庆,我收藏了一首诗
慎重地封存在屉柜
迟迟不敢发表
那是一首畸形诗
黑色的羽翼与獠牙,一旦放开
飞扑啃啮松懈的人群
嘶吼的叫喊
催促夜往黑更黑的晦暝
夜越深,心越慌
我捉着一首畸形诗
不敢轻易走出国庆的大门

今年国庆,多雨的季节
总伴随着云雾
街头巷尾挂上了的旗帜
人们陆续走上街市
恣意寻求生活的烟火
人们点亮城市的氖灯
沉寂许久的光害
有了对抗黑暗的可爱
此刻,我也要挥动辉煌条纹
释放一首畸形诗
我要放开深锁的屉柜
驱赶漫天飞舞的羽翼和獠牙
我要在的早晨醒过来
不是为了游行,不是为了游行
我要享用一份马来西亚式的早餐
——炸鸡
高喊一声
——国庆快乐

国庆日
行管令
椰浆饭
爱国
廖舒辉
新冠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3星期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