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东海岸
8:31pm 16/09/2022
抵押油棕园开采铝土矿 垦殖民悔叹6年没收入
东:垦殖民后悔抵押油棕园开采铝土矿,6年没收入。
受铝土矿开采活动影响的垦殖民,都希望政府能给他们提供援助。(图片来自KOSMO)

(关丹16日讯)关丹武吉莪土展区一户申诉,自从他们把家族留下来的抵押给矿商进行铝土矿开采的业务后,他们至今已经近6年面对收入中断的困境。

阿兹兰:兄弟被逼外地谋生

身为第二代垦殖民的莫哈末阿兹兰(39岁)向马来报章KOSMO记者投诉指出,铝土矿开采活动已经导致其家族的油棕园一半的面积沦为采矿区,另一半面积的油棕树则在政府发出禁令前悉数被砍伐。

ADVERTISEMENT

莫哈末阿兹兰说,政府延长铝土矿开采禁令,导致他及兄弟都失去了透过经营油棕园所得的经济来源,也让这个油棕园被荒废并且长满杂草。

东:垦殖民后悔抵押油棕园开采铝土矿,6年没收入。
莫哈末阿兹兰带领记者巡视目前已经被荒废了的油棕园。(图片来自KOSMO)

“自从哥哥逝世后,目前只有我继续待在这里,弟弟们都被逼到外地谋生。我本身也到外寻找工作,而且收入也不稳定。因此,我和其他处境相同的年轻一代垦殖民,都希望可以重新栽种及发展油棕园的业务,别让它继续被荒废,并确保可以为我们带来持续及稳定的收入。

莫哈末阿兹兰回忆说,2015年随著越来越多垦殖民抵押土地供开采铝土矿, 他们兄弟也同意加入行列。为确保油棕树可以重新种植,他们还向联邦土地发展局(Felda)支付了4万1000令吉作为未来重新种植的付款。

“其实我们透过铝土矿得到的钱并不多,因为我们必须把它分成5份,实际上也不足以储蓄起来,因为付款是一点一点的,比如每周一次的6000令吉。”

东:垦殖民后悔抵押油棕园开采铝土矿,6年没收入。
莫哈末阿兹兰为自己及家族的命运,感到焦虑。(图片来自KOSMO)
油棕树老化产量大减

另外,48岁的查卡利亚依斯迈披露,即使他本身没有投入铝土矿活动,但是基于本身油棕树已经老化,产量大减,因此收入也相对逐年减少。他的油棕园树龄已经25年,范围也靠近铝土矿开采区。

“我希望政府帮助我们,这是因为如果这些土地继续被荒废,就变成了森林,对大家都不会带来好处。请做一些事吧,至少是可以为居民带来利益的。”

杰菲利沙林:402名垦殖民盼曙光

此外,关丹第二代垦殖民协会(G2G)主席杰菲利沙林向记者指出,在铝土矿开采活动展开后,多达402名垦殖民因为退出了油棕树重新栽种计划而收入受到影响。

他说,所有受影响的垦殖民都后悔并感叹这是“铝土矿之灾”,因此希望当局为他们带来曙光,确保他们的下一代能继续享受到油棕园带来的收入。

“如果他们想自己重新翻种,垦殖民负担不起,即使翻种了,也不一定长得好,因为土壤问题。因此,在其他有可能的方案,就是接受太阳能谷承诺每月可获得初始收入3000令吉的计划。”

打开全文
油棕园
垦殖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5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