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雪隆头条
5:45pm 16/09/2022
都会全视角 | 永续性妥善处理垃圾 建焚化炉 支持?反对?
报道:庄舜婷、谢仲洋、苏俐婵、钟可婷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一般的家用垃圾都是送往垃圾土埋场,若维持现有的垃圾量,雪州每年要用60英亩的土地来埋垃圾。(取自Worldwide网站)

垃圾,和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我们每天都在制造垃圾,但可曾想过垃圾最终的命运?政府要如何妥善处理这些垃圾?

一般的家用垃圾,都是送往,但这并非长远之计。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雪州的土地寸土寸金,州政府为了永续性处理垃圾,将于2025年启用“”(ISWMC),将废料转至能源(WTE)。换言之,其实这是一座“垃圾焚烧发电厂”,也是俗称的垃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雪州政府将在2025年启用“综合固体废料管理中心”,将废料转至能源,永续性处理垃圾。(取自Worldwide网站)

开始操作时要用电源焚烧,之后就是内部自供发电,24小时操作,一年需暂停一两个星期维修。所产生的气体热能,除了能回流自供,还能卖给国能公司作发电用途,这就是垃圾变能源。

先进科技可解决污染

将由州政府的子公司Worldwide控股公司和达鲁益山垃圾管理公司(KDEB)来主导,并由私人投资商来配合投资,这是州政府的垃圾管理大蓝图的方向。

这项绿色科技在世界各国已采用多年,而我国的垃圾计划却一直迟迟无法落实,是因为很多人对垃圾焚化仍存有迷思和刻板印象,认为会污染环境、不环保的垃圾处理方式。

如果垃圾获得善用就是“黄金”,因为焚烧垃圾过程中,可以被转换为能源,污染问题在先进的科技下可被解决。

垃圾课题早前在雪州议会上获得多名州议员热烈参与辩论,有者乐见其成,有者却抱持反对立场。

社区报透过《都市全视角》专题报道,带领读者深入了解何为需要垃圾,到底如何焚化垃圾而达到不污染环境,以及来听听雪州人民代议士和长期反对兴建的组织代表怎么说?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黄思汉:垃圾土埋场已近乎爆满,雪州需要采用永续经营的固体废料管理模式。(陈世伟摄)
黄思汉:高密度 缺乏土地    雪土埋场近爆满 

掌管雪州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黄思汉接受《大都会》社区报专访时表示,雪州面对高密度的人口及缺乏土地,而现有的已近乎爆满,所以雪州需要一个永续经营的固体废料管理模式。

“雪州有2座大型,即而榄及丹绒12哩,这些土埋场的寿命已近乎终点,在未来4至5年将爆满,除非扩充土埋场,继续征用更多土地,但这是我们能够承担的吗?不是,雪州不能!”

他表示,雪州目前人口约650万人,每天家用垃圾量是7000吨,商业和工业垃圾是3000吨,总共是1万吨,因此平均每人每天所生产的垃圾量是1公斤至1.5公斤,但未来5年至15年,日产的总垃圾量是不会减少的,因为人口增长率太快。

他表示,如果维持现在的垃圾量,每年要用60英亩的土地来埋垃圾;可是,垃圾量逐年增加,曲线不断上升,要去哪里找土地?这不是永续的处理垃圾方式。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雪州的垃圾土埋场在2025年将会出现爆满的情况。(取自Worldwide网站)

他补充,由于雪州人口持续增长,个人垃圾量属于相当高,因此必须探讨不同方法来处理垃圾,垃圾就是其中一项解决方案。

“州政府设定2025年启用垃圾,因为这根据土埋场的寿命来计算,如果我们不能在这此之前建好至少第一座垃圾,会是很大挑战。”

再生能源厂过滤空气

黄思汉坦言,他以前也是不赞成建设垃圾,但当他了解雪州的情况后,身为一个有责任的政府和政策制定者,必须探讨合适的方式来处理垃圾。

“今日的垃圾、废料再生能源厂,焚烧后所产出来的空气,比我们周边的空气更干净!”

他解释,所有灰烬、气体都会被过滤掉,不会有异味和毒气释放出来,这些都有科学报告验证。

他说,外国许多大城市的垃圾是建在市中心或工业中心,而不是在偏远的地方,这可省下垃圾运输费用。

 

他表示,焚烧垃圾确实会存有一些毒素,但在新加坡,这些灰烬是用来填海的。

“这些是可以经过科技处理,可能有些人说垃圾所产生的气体对我们的空气带来污染,会对身体带来伤害,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得到正确的资讯,或是他们停留在最早期的科技知识。”

不能回收才送往

黄思汉强调,垃圾并不是将100%的垃圾都拿去烧,目前所建议的方式是将垃圾进行分类后,不能回收的垃圾才送往

他指出,这是一座,有价值、能够再循环的物品分将会分类出来,才把剩余的垃圾送去焚烧;以目前的科技,烧出来的灰烬为5%左右,这些灰烬最终还是会送往土埋场。

他说,废料处理空间是一个封闭真空的空间,因此臭味不会散发出来;我国的潮湿度高,垃圾可能要放5天或7天待乾,因此,垃圾倒入该空间后要不断地搅拌。

“炉排(Grate)是很重要的科技,其中转动模式较好,温度较为平均,也更昂贵,可是,垃圾要烧得平均,产生的灰烬就会少。”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黄思汉在去年发生雪州大水灾时,视察垃圾车载送垃圾往土埋场的情况。(取自黄思汉脸书)

他也解释,热炉的热度超过1000摄氏度,以如此高温焚烧,不管什么垃圾都会融化。

“一般焚化垃圾无需如此高温,但这是为了解决毒气的问题,只要超过800摄氏度就会化解毒气,排出来的就是无害气体。”

至于底部的灰烬,他说,其实可以作为建筑材料,如砖块、道路,也是再循环的方式;如果我国没有市场,就把底灰也送去土埋场。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在日本大阪的五彩斑斓的童话城堡般的建筑,造型独特的建筑让人产生错觉,仿佛是童话世界中的城堡。(取自网络)
建造垃圾要价数亿

黄思汉坦言,建造垃圾的价格的确不菲,一间要价数亿令吉,但大家往往忽略的是,征用土地的费用,以及未来修复土埋场的费用,是远远超过垃圾的费用,而且相当耗时。

“世界各地先进国都在努力控制土埋场的需求,如果垃圾是危险和危害人民的健康,这些以环保著称的国家,如瑞士、瑞典、丹麦的环保组织怎么没有反对?”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被誉为全球最美的垃圾焚烧厂——丹麦“能源之塔”,是当地著名的地标。(取自网络)

他表示,欧洲国家为了减少对土埋场的依赖,而征收昂贵的“垃圾土埋税”(landfill tax),税收远远高于垃圾的垃圾处理价格。

“换言之,如果选择将垃圾送往土埋场,就要缴付比送往垃圾更高昂的费用。”

他提问,哪一个才会带给我们未来的负担?显然就是土埋场,而不是垃圾的初始资本成本(initial capital cost)。

地点鉴定万挠大道旁

黄思汉指出,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计划在雪州兴建垃圾,地点鉴定在万挠一条大道旁,主要是方便垃圾车载送。

他说,垃圾车从吉隆坡到雪州,会造成环境污染,雪隆区每天超过1000辆垃圾车在运送垃圾,碳排放量很高。

“这也是为何外国的垃圾是建在市中心,是为了减少垃圾车在路上行驶,这也是永续发展的一部分,减少车辆对环境的污染,惟在大马还无法做到。”

他也说,现在的人民存有怀疑的态度,可能他们受到不确实资讯的误导,被一些团体和政治人物所误导,得不到正确的资讯,而觉得这是危险的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维也纳施皮特劳(Spittelau)垃圾焚烧发电厂,坐落在维也纳市区多瑙运河边,是当地著名的地标景点。(取自网络)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李长特:我们从2013年开始抗议政府在吉隆坡甲洞柏灵京花园兴建垃圾焚化炉,虽然政府最终改在雪州万挠兴建,但我们还是会扮演监督的角色。(黄玲玲摄)

李长特:垃圾成本高    减少垃圾废料更实际

长期反对兴建垃圾的吉隆坡不要行动委员会(KTI)主席李长特指出,垃圾不是“神奇”的机器,政府与其花费庞大资金来推行垃圾,不如更加实际来减少垃圾废料。

他说,垃圾成本相当高,而榄的垃圾发电厂就总耗资10亿令吉,而且还需常年花费来保养与维修。

“政府想要一种以快速见效的方式来处理垃圾和解决垃圾问题,因而选择快速处理掉垃圾的垃圾。”

他指出,垃圾什么东西都焚烧,如果没有做好垃圾分类,灯泡、电池及电箱等危害物品送往,就会产生水银、二恶因(Dioxin)和污染环境的气体,甚至危害人体健康。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2014年3月,吉隆坡不要焚化炉行动委员会召集成员及民众在甲洞柏灵京花园垃圾转运站忍臭抗议,向政府表示反对焚化炉的决心。(档案照)

含水银物件如何处理

“有燃烧就会有排放,微粒灰烬会飘散,如果有害物品如灯泡,含有水银的物件又会如何处理?”

他说,他们曾经前往霹雳邦咯岛和彭亨金马伦的垃圾取经了解运作,但却出现排放数据不合理,还冒出一团浓烟,污染环境。

他认为,在而榄建造的废料转换至能源(WTE),这只是个美丽的词藻,毕竟国家并没有能源短缺,也不缺乏私营发电站,因此大可不必美化这座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2014年2月,吉隆坡不要焚化炉行动委员会发动排毒苦行活动,从甲洞斯里慕尼花园步行逾15公里前往国会大厦移交备忘录,抗议政府在甲洞柏灵京花园建设垃圾焚化炉。(档案照)

甲洞不适合建

吉隆坡不要行动委员会,多年以来通过新闻发布会、讲座会和活动来提高人民对负面影响的醒觉外,也多番举行和平抗议示威活动及长征45公里的排毒苦行活动,一直贯彻反对兴建的决心。

李长特指出,当时该委员会和民众极力反对甲洞柏灵京花园兴建垃圾,因为甲洞的人口过于稠密,而且住宅区非常多,根本完全不适合兴建垃圾

“直到去年,政府决定改换地点,从吉隆坡甲洞柏灵京花园转移至万挠一座洋灰厂附近的地段兴建垃圾,这项决定也算是我们和柏灵京花园居民的胜利。”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吉隆坡不要焚化炉行动委员会不仅关注吉隆坡范围,还监督雪州政府在而榄建设的焚化炉发电厂,当年召开新闻发布会,质疑是否公开招标与征求附近居民的意见。(档案照)

致力为别州提供协助

吉隆坡不要行动委员会不只是活跃于吉隆坡,还致力为其它州属提供协助。

李长特指出,虽然政府最终决定撤销在甲洞柏灵京花建造,并改换地点至万挠,但该委员会依然扮演其角色,致力严管和监督这座日后的运作。

他表示,雪州政府决定在而揽兴建垃圾之后,该委员会就尝试接触而揽居民,以反对有关设施。

“因为垃圾距离当地住宅区只有3.8公里,非常靠近,所以我们想要组织力量反对,可惜当地居民非常不积极。”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梁德志(班达马兰州议员)
梁德志(班达马兰州议员):有弊端也好过土埋场

“当前垃圾技术已加强,我不排除或有一些弊端,但肯定好过传统土埋场。住在加埔的友人,投诉在半夜会闻到从瓜雪而榄土埋场飘过来的垃圾臭味,因为土埋场是露天的,垃圾管理的长远计划还是

我对兴建该项目是站在支持立场,这可减少垃圾处理的负担,就连讲求环保的荷兰和日本,都仍依靠处理每日垃圾,进而减少土地污染。

我相信,只要项目有完成环境评估报告(EIA)的准绳,便可把对环境的伤害减至最低。

对于的有毒灰烬会否释放形成空气污染,项目承包商此前对州议员做出的两项汇报解释,就算是在维修期间,也会严密把关,不让灰烬释放出去,我们对这样的保证是感到满意。”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刘永山(万津州议员)
刘永山(万津州议员):以全面方式处理固体废料

“垃圾是整个固体废料处理的其中一环,州政府兴建,就是要增加手上的选项,以一个全面方式来处理固体废料。

在早前的州议会上有议员提到,纽西兰政府推出零度废料政策;事实是,纽西兰就是把废料出口到国外,即我们认知的‘洋垃圾’。

目前世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区域或城市,能做到100%的零废料,如果日本和台湾只能做到一半,更何况是我国,所以零垃圾政策并非是短期内可实现。”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黄美诗(首邦市州议员)
黄美诗(首邦市州议员):数国家用处理垃圾

“早前的垃圾科技不先进,以燃烧方式处理及产生严重的二氧化碳及灰烬,惟近10年来,的科技已非常先进,多个国家也采用处理垃圾。

雪州政府欲实施取代土埋法是做得好,惟要看实施的方式。比土埋法产生更少二氧化碳的排放,这不仅对环境好,同时更也是一个比较健康的方法。

雪州大臣阿米鲁丁对此抱着开放的态度,并成立委员会加以监督,达到监督及制衡的目的,减少我们的担忧。”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王诗棋(无拉港州议员):土埋法消耗太多土地

“我支持任何除了土埋法的研究,土埋法已经消耗太多土地,并造成太多土地污染。

若说垃圾是其中一个方式,那我们就以事论事,拿外国例子来看是否可行,毕竟焚化发电厂在世界上根本就不是新鲜事。

尽管我也认同及希望雪州能实施零垃圾政策,惟现阶段无法完美实现该政策,毕竟目前连将垃圾丢入垃圾桶的动作都做不好,加上推行垃圾回收的进展缓慢。”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刘天球(双溪比力州议员)
刘天球(双溪比力州议员):不信没释放有毒物质

“垃圾是过时的东西,州政府却将其当作新技术来看。废料转至能源(WTE)说穿了就是垃圾,只不过附带生产电力。

我不相信不会释放出废气等有毒物质,这些都可轻易在网上找到‘N个拒绝的理由’。

根据我对项目的了解,牵扯到高昂资金和不成熟技术,这只是一个匆忙决定。我之前从Worldwide控股公司获得的数据,而榄建两座(处理量1200吨和1500吨)要耗资11亿令吉,现在物价上涨,造价肯定更贵;甚至瓜冷丹绒十二的另一座,还是要更大的2000吨处理量。

这3座太大,恐怕找不到一个保险公司愿意承保。这些技术都是买来的,雪州政府及本地企业没有这个经验,雪州的可能是中国、韩国或掺入欧洲一些技术,这方面需Worldwide公司提供更多资料

我在过去很长时间都反对,包括在马哈迪担任国阵首相时代,我对联邦政府要在蒲种、武来岸和甲洞建的项目都反对成功。

我不赞成继续用土埋法,更好方法是落实零垃圾管控。把垃圾焚化用于发电是落后做法,尽管曾在欧洲和日本盛行,但如今英国、德国都放弃了。”

17/9大都会/都市全视角—专题:垃圾焚化炉//18图+2美术图
蔡伟杰(万挠州议员)
蔡伟杰(万挠州议员):设立位置不合适

“拟议中万挠的垃圾地点,据悉位于吉隆坡-瓜雪大道(LATAR)旁,一处已在宪报被颁布为联邦土地委员会(Pesuruhajaya Tanah Persekutuan)拥有,供联邦政府使用的雪州土地。

我认为把属于吉隆坡市政局的设于该处的环境不合适,因那里距离最靠近的敦霹雳花园住宅区只有1.4公里。稍远一点受影响的住区,尚有敦迪嘉(Tun Teja)花园和彩虹花园、甚至离大型屋业新区Gamuda Gardens也不远。

邻近都被大小工厂环绕,若设于该处,燃烧不尽排出的灰烬,将对居民和在工厂上班的员工健康构成威胁。

我身为万挠代议士,肯定是反对这项计划。到时每天会有许多罗里从吉隆坡运载垃圾过来往返,对万挠居民的交通和民生等,会造成很大影响。”

焚化炉
垃圾土埋场
综合固体废料管理中心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2月前
7月前
8月前
8月前
10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