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2023财政预算案奖掖援助
12:09pm 19/09/2022
补贴,是救赎还是噩梦?(三)|补贴创新高  钱从哪里来?
文/林妤芯
上一期探讨了补贴改革的挑战、短期乃至长期 改革的可行性建议,及一览部份亚洲国家的补贴及 现金援助计划,相信都能作为政府制定长期改革补 贴机制的参考。

为避免改革引起人民反弹,影响即将到来的大选,政府今年内很大可能会维持现有补贴不 变,而到了年底补贴金额料逼近800亿令吉,面对创纪录的规模,大家难免担忧我们还有财力继续补贴吗?又或是早已入不敷出?

补贴创下有记录以来的最高金额,对国家财政又有何影响?失序的补贴,会否为财政危机埋下隐患?

ADVERTISEMENT

当前税收尚能应付补贴

我们在检视自身的财务状况 时,最常听理财师说的一句 话,若无法开源只能节流,套用在国家 财政也是一样的道理,无法开源增加收 入,那幺节省开支才是最根本的做法, 否则当支出大过收入,就会陷入入不敷 出的窘境。

入不敷出是指收入不够应付开支, 形容非常贫穷,补贴是两难的拉扯,应 用得当的确是救民利经济的救赎,反之 则成为致使国家财政恶化的推手,一旦 国家无力负担就会变成噩梦。

翻阅经济报告书2018年至2022年 这5年的联邦政府收入来源,税收(直 接税与间接税)平均贡献整体国家收入 的71.6%,余下则为非税收收入(包括 执照与准证、投资收入及石油相关收入 等)。

补贴占行政开销约10%

至于我们是否还有能力应付这轮创 纪录的补贴,经济学家及税务专家不约 而同点出,以我国目前的税收来看尚能 应付,并不至于陷入危机,加上在行政 开销的占比不大,故因补贴引发国家财 务危机的可能性不大。

拉曼大学商业与金融学院教授黄 锦荣博士指出,补贴在行政开销占比 都在10%上下波动,更多时候并不超过 10%,比起占比介于30至40%的公仆津 贴而言,根本是小巫见大巫,不至于因 为补贴增加掀起巨大波澜。

“除了在行政开销比重不大,另一 个关键是税收还能应付补贴。我们是否 有能力继续补贴,最大的关键在于我国 能否逐年增加税收,只有在收入无法追 上补贴时才会变成危机。”

需扩大税基应对石油收入减

他续指出,石油收入对国库的贡 献近年来都在减少,而国家石油公司 (Petronas)的天然气及石油蕴藏量, 即将在2029年耗尽,也是不容小觑的 事。 “这代表政府现在迫切需要扩大税 基,才能补上这一部份收入未来可能面 对的缺失。” 另一方面,政府在2022年财政预算 案中,定下今年1273亿令吉的直接税收 目标,而截至今年4月,税收局已收取 456亿令吉或35.8%,进度明显超前。

钱须花在刀口上

而随着经济与国门,商务及休闲 活动陆续恢复,今年的税收很可能超越 政府预期目标,就不用怕没钱补贴。不 过,利安达LLKG国际会计事务所首席 合伙人拿督孔令龙提醒,现在的税收虽 还能应付补贴增加的情况,但钱要花在 刀口上,不能白费了税收。

“必须要限制补贴的规模,以备未 来发展用途。”

政府收入增幅追不上开销

纵然目前税收仍稳定,补贴剧 增尚未构成财政危机,但若 参照过去6年的收入和总开销走势,我 国税收实则追不上开销的增速,倘若补 贴持续增加,入不敷出也只是时间早晚 的问题。

税收占我国整体收入的逾70%,没 有税收就没有收入,孔令龙指出,直 接税佔了整体税收的56至57%,间接税 收大概11至12%,而石油相关的收入在 过去的逾10年间显着减少,从2005年的 41.3%,到了今年大概仅18%。

“所以补贴不能多,补贴多收入 也要跟着增加,而我们整体收入有70% 是税收,那表示税收得多,这就是很大 的问题。”

他比较2017至2022年(财政预算 案)这6年的总收入和总开销,发现收 入增长的幅度,显着落后总开销。

“很明显,政府收入的增幅追不 上开销,假若补贴一直攀高,我们怎幺 能够维持补贴?如果以今年的补贴(接 近800亿令吉)来看,约占总开销的四 分之一。”

补贴加码是以债养债

虽然今年收取的直接税有望超越 政府目标,且补贴在行政开销占比不高 不至构成财政危机,但等到有一天开销 大于收入才来设法挽救难免显得被动。 亚企理财中心税务与财务咨询总监拿督 蔡兆源点出,我国其实无力负担冲高的 补贴。

“2022年财政预算高达3321亿令 吉,当中的2335亿令吉或 70.3%是营运开销,而这还 未计入最新的补贴金额,现 在面对政府不断加码补贴, 其实也就是以债养债,所以 才说要改革(补贴)。”

增补贴 须开源节流

税收的作用不全是补贴及,而是用在 国家整年的发展及营运开销,一旦补贴及 援助金的支出增加,政府势必得做出牺牲,从发展 开销下手,才能应付巨额补贴。

须砍发展开销减政府部门支出

撇开直接税及间接税,政府估计繁荣税会带来 20亿令吉税收入,另还有其他石油相关的收入,但 资深经济学家兼中总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 兴裕认为,要应付近800亿令吉的补贴,还是得做些 牺牲。

“若加上石油相关收入都无法应付(补贴), 则必须向一些政府部门开刀,尤其是现阶段不需要 或没有那幺迫切的项目,以优先导入资金专注应付 补贴,尽可能缓和物价压力。”

另外,也在首相署利商特工队(PEMUDAH) 担任资深委员,及税务改革委员会成员的蔡兆源直 言,税收的作用不全是为了补贴及援助金,所以当 这部份的开销增加,势必得削减其他支出。

“国家收入方面主要都 仰赖税收,所以要想提高收 入,就要开拓新的经济领 域,才有新的税收来源,就 比如之前曾经推行过的消费 税(GST),扩大收税层面, 不再只是向小群体收税。”

政府原先在2022年财政预算案 预估,补贴料为174亿令吉,而最新宣佈 今年度需负担的补贴会冲高至773亿令吉,换言之补 贴将增加599亿令吉或3.44倍,甚至还超过发展开销 756亿令吉。

174亿补贴援助占营运开销26.4%

根据2022年财政预算案估算,174亿令吉的补 贴及社会援助占营运开销的5.2%,但现在却猛增至 26.4%。回顾2012年至2022年过往11年的补贴在营运 开销占比情况,除了今年的创纪录补贴,将补贴占 比推高至26.4%,另外占营运开销超过20%的分别是 在2012及2013年,分别为21.4%及20.5%。

看回过去23年的补贴及发展开销,我国也曾有2 次补贴超越发展开销的情况,分别是2013年 的433亿令吉及2014年的397亿令吉;发展开 销则为422亿及395亿令吉。

随着政府在2014年12月,依据每周燃油 自由浮动管制机制(APM)计算最终燃油零售 价,控制给予燃油的补贴,整体补贴在2015年 降至273亿令吉。

管控财赤成明年关键

政府开始试跑新的燃油补贴机制 有意推动补贴改革,同时也会 尽量将财政赤字维持在6%以下,纵然因补 贴骤增赤字目标恐有风险,但疫情期间的 大规模金援及补贴料不会再有,明年的关 键在于政府如何管控赤字。

今年财赤6%目标有风险

联昌研究主管黄丽芳早前曾警告,显 着高涨的补贴支出或对我国今年财政赤字 预估,即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目 标构成一些风险,需有更高国家收入或减 少其他支出才能融资补贴。

“较高原产品价格及稳健的国内经济 表现,或能取得比预期更多的税收,但为 平衡更高补贴支出,政府或会减低比如政 府供应与服务、奖掖或薪酬等其他财政支 出。”

财政部长东姑赛夫鲁7月底披露,截 至今年6月底的我国国债已高达1万零450 亿令吉,或占GDP的63.8%,而今年政府 的偿债费用高达431亿令吉,占政府估计 总收入的18.4%。

补贴支出骤增,加上目前的国债情 况,难免引起市场担忧,恐政府无力负担 补贴,李兴裕坦言,政府目前尽量将国债 比例维持在65%以下,当然若能减低则最 好,但首先必须减赤字。

“很难不担忧,毕竟我国已超过23年 都处于财政赤字,且近5年的国债又处上 升趋势,若将国债及或有债务(contigent liability)相加,估计大约超过1.3兆令吉, 约占GDP的近78%。”

疫情前,政府的财赤目标是3%,疫 情后又上回去6.5%,他指出,现在的关键 在政府明年欲如何管控赤字。

“从财长近来的动向来看,(政府) 应该还是会尽量将财赤维持在6%以下, 毕竟我们的疫情已迈向地方性流行病阶 段,应该不需要如同疫情期间加大补贴的 做法。疫情期间的特殊援助是不可能再重 推,相信这能帮助拉低赤字。”

信心赤字阻碍补贴改革

比起补贴高涨引发的财政危 机,政府现在更大的问 题反而是“信心赤字”(confidence deficit),该如何重获人民信任,才是 确保未来推出新的政策能获得接受及 配合的关键。

黄锦荣认为,若国家收入能支 撑,继续补贴自然不成问题,而现在 国家税收大部份还是仰赖直接税,或 可考虑将贡献占比较小间接税与补贴 挂钩。

“只要每年的直接税达标,间接 税则能用以应付补贴,这更符合取之 于民用之于民的概念。”

监管政策须公开透明

他指出,补贴是否能持续,关键 在有没有一个能自给自足的机制,及 省下来的补贴用在哪里,只要有公开 透明的监管政策,让人民确知这些钱 的流向,才是补贴改革的关键。 “比起补贴引发的危机,我觉得 现在更大的问题是信心赤字,该如何 重建人民对政府的信心是关键,那么 就算未来重推消费税也不会让人民产 生抗拒心理。”

黄锦荣分享他之前对于瑞典需要 缴付重税,而没引发民怨感到好奇, 为此特地询问了当地的朋友。

“我之前问过瑞典的朋友,你 们国家要缴付那么重的税,怎么没人 抱怨呢,他告诉我大家都知道钱用在 哪里,比如瑞典政府会给人民旅遊津 贴,人们自然会心甘情愿缴税。”

李兴裕也认为,政府的信任赤字 很严重,尤其每次稽查报告都会点出 很大漏洞,难免让人民对政府信心不 足。

“今年补贴冲到那么高,也是因 为全球供应链、战争和疫情的关系, 如果我们早已有稳定补贴政策,可能 今年(补贴)不会突然爆冲,下次再 来一次金融危机,我们又该如何撑过 去?”

The streets around the Petronas Twin Towers, center, are deserted in Kuala Lumpur, Malaysia, on Tuesday, June 1, 2021. Malaysia unveiled a 40 billion ringgit ($9.7 billion) package to help people and companies through the two-weekationwide lockdownhat began today. Photographer: Samsul Said/Bloomberg
不能一直向国油“开刀”

我国的收入来源除了税收和非税收的执 照与准证和投资收入,另外就是石油 相关收入。李兴裕其实不反对国家继续补贴, 但必须积极开源寻找其他收入,不能老是逮着 同一隻羊拼命薅羊毛。

“如果想要继续补贴,就必须有其他收 入支撑,不能只是除了税收以外,一直向国油 ‘开刀’,要知道国油作为一个全球性企业, 在国际间有很好的评级,假如(政府)一直瞄 准该公司,迟早评级也是会受影响,以后就会 是麻烦的事。政府需要郑重思考,什幺是应对 补贴的长远计划。”

国油8月底出炉的第二季业绩表现亮眼,同 时将额外派息250亿令吉。总裁兼首席执行员拿 督东姑莫哈末道菲披露,董事部今年2月批准的 2022财政年股息为250亿令吉,在考虑政府(股 东)的要求后,通过再额外派息250亿令吉决 定,全年总股息达500亿令吉。

2月宣佈的250亿令吉股息,当时已局部派 发120亿令吉,余下的130亿令吉分别在今年7月 及11月份期派发,至于另外加派的250亿令吉, 也会在今年内完成派发。

弱势群体需长期补贴

蔡兆源也表示,就算政府计划长期废除补 贴,但这不包括弱势群体,这个群体需要永远 被补贴。

国家在推行补贴改革初期,通货膨胀难免 向上波动,不过国家银行总裁丹斯里诺珊霞认 为,转向针对性补贴所省下的钱,可帮助弱势 群体,强化我国社会保障,故补贴改革对经济 的影响属可管理范围。

打开全文
援助金
补贴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1天前
3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