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内阁名单出炉!哪位部长的表现你最期待?参与民调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7:00pm 20/09/2022
【有痣青年】择良木而栖的(反)爱国论/陈奕君
作者:陈奕君

你知道,每一次我们问国人:有什么值得骄傲的特色?人们总少不了这一句回答:我们是多元种族的国家。

但是,这世界上有哪个大城市不是多元文化的呢?走在这些城市的街头,不同肤色、宗教的族群平和地交流相处,生活在同一个社区,也是很平常的风景。

ADVERTISEMENT

如今,只要是人们能以现代交通工具轻易到达的地方,一定会有多元文化交融的风貌。即使是当初以单一民族建国的国家,现在也很难没有任何异族文化浸润其中了。这样细想下去,多元文化似乎就没什么值得特别稀罕了——那又要如何成为马来西亚独有的特色?

或许这只是我们小学课本里照本宣科的概念,用教育系统让人们相信这一切的存在,但内涵到底是什么?没有人真正说得出来。尝试回忆一下,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跟着说的呢?身边的人理所当然地相信这一件事,每年的广告、旅游宣传,也都在对内对外宣扬这样的概念。

这一切都是论证过程含糊的结论,中间遗漏了一件事:为什么多元文化可贵且足以让国人感到骄傲?如果多元是一件那么好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会有不自觉歧视外来移工的双重标准?

别误会,我并不是在说多元文化没什么了不起的;恰恰相反,我们知道当两种文化相遇的时候,如果不是一方吞噬一方,那就会出现一种状况:双方各自坚持某些文化特点,来确保自己的主体性。若是双方缺乏容忍、极其相斥,就会爆发冲突;这一点可参考历史上各种和族群尊严有关的战争。即便是现在,世界各地也常有零星的族群冲突事件,或是大规模的对峙状态。

所以,不同的文化能够和平共处,广义上来说当然是好事。

继续谈下去就有点赤裸了。多元文化融洽相处的社会,实质意义说的是各族群相对平均且合理地分享了各自在政治和经济上的权力、资源。更理想的状况,是各族群不是只凭借自己的族群身分而得到这些东西。那凭借的是什么?那一些东西就是这个多元文化社会里彼此互信的基础,才确保了和平的绵延。

那么,我们马来西亚人所想像与指称的多元文化,到底是什么呢?

也可能只是一个苍白的概念,随口说出来了就仿如已经到达了彼岸的Satu Malaysia;我们都知道那是一个好地方,但那地方那么近又那么远,好像身在其中,又好像永远抵达不了。说出来不怕你骂,我认为国人至今为止对多元文化的赞颂和自傲,是一种虚浮的假象;空泛,经不起推敲。一定已经有人对此做出了一些实在的论述,但没有成为舆论的主流——大家还是在说小学课本的那一套。

有什么值得我们自豪的吗?

于是我在想,到底这个国家有什么值得我们自豪的吗?如果没有,我们还能理直气壮地吗?

前几天我收到了一套很有意思的桌游,本地人研发的,叫做《马来西亚人的梦》(The Malaysian Dream);游戏规则是要收集最多的“梦想”,每一环节会因应你收到的卡牌而增加一个梦想,或是减少一个梦想。其中一张功能牌叫做“赢得金牌”,拿到这张牌你可额外在这一句多行使两个动作。

看到这张牌的当下,我忍不住觉得有趣而笑出来。之后又想,“李宗伟赢得金牌”肯定是全马来西亚人共同的梦想。有些人对运动赛事冷感,却对李宗伟打羽球而狂热;大家在为李宗伟加油打气的时候,心里怀抱的其实是一种“马来西亚之梦”。

我们需要有人在外征战凯旋归来,给我们一种“想像的共同体”材料,再次塑造我们对“马来西亚人”的国族想像。

因此我隐约以为,爱国不爱国这类情绪,应该是往前看的。即使过往历史曾经多么辉煌,倘若今朝国力式微国格沉沦,那也没什么好称为光荣的。要人们大声说爱国,论证的等式不该那么短——总要有什么通往光明未来的路径可以让人具象地逐一填补吧?不是理所当然的。

谈到国族建构这件事,对政治统治当然是一个must——新加坡就做得蛮成功的。可若对个人生存处境而言,不爱特定的国,不被血缘和出生地所捆绑,择良木而栖,选择自己想拥抱的文化、价值观和社群,这或许才是作为人类更理智的选择?

打开全文
国庆
李宗伟
马来西亚
爱国
陈奕君
多元文化
有痣青年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小时前
3小时前
7小时前
10小时前
1天前
2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