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2席已定胜负 大选结果尘埃落定查看2022年大选完整成绩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状语
7:10am 20/09/2022
戴子豪.参政就会贪污?
戴子豪

如果马来西亚人民的思维还是一样,那么腐败的问题,就永远不能解决。

ADVERTISEMENT

普遍上,马来西亚的选民无论任何民族都有一个概念,即任何,或多或少都会涉及贪污。差别在于,认为只要是有利于人民的,涉及贪污还可以接受。华人则认为,如果涉及赃款不多,而且没被抓到,还是可以睁一只眼和闭一只眼。

依我身为法律从业员的经验,华裔人士清楚了解到公务员体系存在着腐败问题。所以如果被警方调查或控上法庭,一些华裔当事人都会有意无意问起是否能“花钱消灾”。由于律师和客户之间有保密协议,我在解释了反贪相关法令后,就不当一回事,继续谈及司法程序事务。

这一方面,很多(不是全部)华裔,都会往贿赂这一方面想。反倒是马来当事人,直接就是谈及律师费和案情本身。每当我问起他们反贪的意愿的时候,他们都会说,类似政治人物不可以贪污,但是身为平民百姓的我们花少许钱财,贿赂官员消灾应该没问题。

无论是马来人或者华裔,对很多社会事务都不是非黑即白的心态。而贪污腐败,就在马来西亚这个灰色文化下衍生。差别是大贪还是小贪,有没有曝光,或者涉贪人士对社会有没有贡献。

就拿两个政治人物来比较,即前首相敦马哈迪和前首相。敦马,在华裔心目中褒贬不一。没有几个人能挺起胸膛,以高昂的姿势说“我认为敦马完完全全没涉及腐败,是一个清廉的领袖”。

但是,在2018年大选前,华裔愿意相信这位领袖,是因为他没任何让人印象深刻的腐败课题。他家族的财富,虽然心存怀疑,但是还是愿意给于敦马“改过自新”的机会。

执政后,敦马一而再,再而三违背大选时期对华裔的诺言,现在,还在支持敦马的华裔选民远远少于2018年大选。

而纳吉,在2018年前,涉及的腐败问题接二连三被敦马及希盟爆出,涉及的款项也很高。就连本身行过贿的华裔都认为是可忍孰不可忍。就这两点,华裔的心串联了起来,要借助敦马在马来社群的崇高地位,扳倒国阵。

马来人可不是这样的想法。在2018年时期,他们对纳吉的厌恶来自消费税、反对党的承诺,以及敦马的威望。但是,在希盟执政后,出现了反敦马和反希盟的反转。对他们而言,纳吉贵为首相时期,有功有过。

再加上,他们认为用来扳倒国阵的原因如消费税、降低油价、维护司法公正等等都一一被希盟自己违背了。所以,才会有“人民老板BOSSKU”风潮。

到底,在马来西亚能不能达到完全反贪?

人民的素质和思维,不只是种族之别,还有城乡、收入、教育水平等。在城市高教育水平地区,要反腐败,比较容易落实。反之在乡下地区,比较难。

试想想以下情况,你打算在某城郊地区竞选国会议席,并且需要一些经费来打印海报传单,以及付工资。某个商人赞助了你几十万的竞选资金。你认为是政治献金,合法且不涉及贪污。

后来你当上议员,而且被委为副部长。这个时候,那位赞助你的商人,要求把你部门的一个小额政府采购项目交给他公司。你为了报恩,毫不犹豫的批了该采购项目。

不久,你的选民们接二连三的来找你,要求拨款予神庙、学校,而贫困的家庭也向你要求赞助经费送孩子上大学。你为了服务他们,要求助理向相关部门机构提出申请,但是很多都以“不符合资格”被驳回。

这些选民开始对你的“服务”抱有怨言。你算了算,扣除了议员拨款,今年还需要几十万的经费来满足各方。你就和那位赞助商商量。他请你吃一餐饭,也开了一瓶酒,同时,也将50万令吉的现金送给你。而你也很开心的收下了。

其实以上的“政治献金”行为,你已经触犯了反贪法16-21条文、刑事法典165条文、反洗黑钱法等等。那笔50万令吉,可被解读为收取贿赂,来批准之前部门的采购。而将钱给予选民,就是洗黑钱。身为副部长的你,接受50万令吉,无论有没有贿赂,也违反了165条文,赛沙迪就是在这一条文下被提控,而雪州前大臣基尔,就是在这一条文下定罪入狱,你,在某种定义上,就是一个贪官。

但反过来说,如果你不接受那位商人的献金,你能赢下这个郊区议席吗?如果你拒绝了那位商人的采购,那么,你认为还有谁会赞助你呢?

如果马来西亚人民的思维还是一样,那么贪污腐败的问题,就永远不能解决。

打开全文
纳吉
贪污
戴子豪
马来人
政治人物
状语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0小时前
12小时前
20小时前
2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