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城人小说
3:00pm 20/09/2022
黎月好·喜宴上的 “饮胜”

21/9 城人小说——喜宴上的 “饮胜”

“阿兰,劳德十月初三结婚啦!”冠凤打了个电话给妹妹。

ADVERTISEMENT

“劳德结婚?阿姐,你终于等到他娶老婆。哎!我的大锁恐怕一辈子当王老五了。” 阿兰为外甥的喜事而高兴,可自己的儿子已五十岁,尚还没有结婚的对象。

“缘分吧,不用担心。”冠凤安慰着,她知大锁木纳,因为修车,常常一身脏,帮他做过媒,就是没成。

家有喜事,全家欢喜,劳德和准新娘忙着送礼饼,派红帖,新房布置等,劳德定下十桌酒席,买了五箱啤酒。

X X X X X X

迎娶新娘的吉日,亲戚朋友一同庆贺,办妥入门的婚礼仪式,就等晚上的

晚上近9时,一脸疲倦的大锁把摩托停在酒家前。

“饮……胜!”一对新人正与来宾们举杯高喊。

“大哥,你怎么才到啊,都开席了呀!”大锁找着位置坐下,二弟阿进问道。

“今天生意比较好。”

“来来,多吃点啦。”阿兰夹了些烧鸡放入大锁的盘子。

“大表哥,今天是我的好日子,你却迟了,罚你多喝!”劳德和哥哥英究走到桌边,看见大锁,兴冲冲的拿起酒杯。

“不好意思,今天工很多。恭喜你呀!”大锁把红包拿出来,塞进劳德的黑色大衣口袋。

劳德眉开眼笑,心里得意洋洋,原来娶个老婆感觉有点威风。眼看大表哥还是孤家寡人,劳德和英究有点同情,叫他多喝两杯,反正啤酒有的是。

“来,再喝!”英究把酒倒进大锁的杯子,大锁才吃了两口,又被灌了几杯。这时候隔壁桌的几个相熟友,过来谈了几句,冲着新郎,又再喊:“。”

“英究,我不能再喝了,我还要骑摩托回家呀!”大锁说。

“不必啦,叫二表哥载你回家,明天才来拿摩托。”兴高采烈的两兄弟当下根本没在意什么话,就往大锁的杯里倒酒。

就这样一杯接一杯,大锁已开始觉得头昏脑胀。

“妈,二弟,我有点不舒服,要先回去。”

“好吧。” 阿进明白哥哥酒量很浅。

“路上小心呀!”阿兰心疼眼看着大锁离去,心里满肚子气,俩个外甥也真离谱。

一路吹着凉风,大锁的摩托车摇摇晃晃的。他很羡慕劳德,也感叹自己,还没有遇对的人,牵手结婚是遥远的梦。

脑袋开始有些晕眩和胃胀气,一身不舒服,视线突然变得朦胧,大锁见眼前一片模糊;就往左边摆去,嘣!嘣!嘣!几声响,人与摩托车竟然撞破栏杆直冲入路边的大沟渠。因为连日下雨,水深大约5尺,大锁喝着几口水挣扎要爬起来,肠胃在绞痛,他张开口想吐,吞下脏水,脑袋昏昏糊糊;脚似乎被卡着,大锁感觉头盔很重,晕厥跌下……

X X X X X X

“什么?那是我哥……现在在哪?”阿进和母亲刚准备要离开酒家,就接到大锁发生意外的电话,这消息令劳德和英究大为震惊,冠凤更是心中不安。

一行人匆匆赶到出事地点,只见湿漉漉的大锁躺在大沟渠边。有救护人员在旁。

“不知为何他撞进沟渠里。水不是很深,以为他能够爬起来,结果他没有动……后来感觉不对,我们马上打电话给999……”几个陌生人说。

“大锁!大锁!”阿进和阿兰扑上去,摇晃着他的身体。

“死了,脸泡在水中,停了呼吸。”救护员用白布盖上大锁的身体。

阿兰大声哭,白头人哭黑头人啊,撕心裂肺的痛哭。

冠凤真慌了,想扶起阿兰,却被推开。

“阿姐!都是你的儿子,酒席上一直叫大锁喝酒,是他俩害的。你们走!走的远远,从今往后你我不必做姐妹了!”阿兰哭着喊。

“为什么你们刚才一直给他倒酒!你看!他被你们灌醉,撞入沟渠,就这样淹死了!”突然,阿兰往英究身上扑了过去,用手狠狠缒他的肩膀,声泪俱下。

“阿姨!我对不起你!对不起表哥,是我错!”,兄弟俩跪在阿兰跟前,后悔不已。

劳德手里握着大锁给他的红包,他刮了自己几个巴掌。

不能挽回的大错……

打开全文
喜宴
城人小说
饮胜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9小时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