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即时国内
5:03pm 21/09/2022
猪仔“接头人”曝光!女子:他口操马来文
B女士出示一张猪仔接头人通讯软体的头像,并希望警方能尽快采取对付行动。(黄玲玲摄)

(吉隆坡21日讯)“是他跟我们接头的!”

一名获救“”单亲妈妈,今日在新闻发布会上出示一张相信是猪仔的通讯软体的头像,并表示她在被朋友介绍到海外打工后,是这名接头人负责与她联系及对接。

ADVERTISEMENT

她形容,该名接头人是一位口操马来文的男子“Awei”(39岁),她与他见面的过程中,接头人表现得极其友善。

她希望在向警方报案后,警方能尽快采取对付行动。

猪仔“接头人”曝光!女子:他口操马来文
B女士指当时驻守KK园的“士兵”没有检查其行李,因此成功将手机在没有被删除记录的情况下带出。(黄玲玲摄)

公正党德伦敦区州议员沈春祥今日连同魏振峰的父母及两名成功被救回国的猪仔召开新闻发布会。这名获救的单亲妈妈(化名B女士),也已到警局报案,要求警方追查及逮捕身处我国的中介。

哭诉受骗获准回国

B女士声称,本身比较幸运,因为无需缴付赎金就成功回国,主要是她向诈骗集团哭诉本身是受骗而来,也是3名孩子的单亲妈妈,或许让对方起了怜悯之后而让她无条件回国。

基于她是以偷渡方式到KK园,所以进入泰国后就向当地警方自首,并被泰国警方误以为是非法集团的中介,以致被扣押在泰国1个月,直到查明真相后才获释放。

手机没被删除记录

她提到,由于当时驻守KK园的“士兵”没有检查其行李,因此成功将手机在没有被删除记录的情况下带出。

B女士提到,她是在3月杪进入KK园区,在“公司”待约3个月后,决定辞职,并于7月中离开园区。

她说,她辞职后被带往公司“总社”,在等待筹集赎金的过程,留在总社工作,一天只能睡4个小时,并与其他7名男士同住一间宿舍。

她提到,原本对方直接挑明要离开需支付5万令吉费用,她曾联系家人帮忙筹款,奈何过程被欺骗5000令吉,最终她向园区的总办哭诉没钱,本身是名3名孩子的单亲妈妈,对方看她可怜就免掉赔偿金。

打开全文
猪仔
接头人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4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