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花踪
11:31am 22/09/2022
花香如故/第16届花踪文学奖 得奖感言

大奖]

ADVERTISEMENT

《流俗地》

获奖金2万令吉及“”铜雕一座

我上一次得花踪文学奖应是超过10年以前的事了,那次得的也是马华文学大奖。上一个奖和这个奖之间虽说我交出的作品不多,但是自问一直都用心在写,而且也觉得自己越写越随心所欲,在创作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感。

《流俗地》可说是我写作生涯中重要的里程碑,自2020年出版以来,就让我获得了各方的肯定,也为我在中文世界收获了不少读者。有些远方的读者更因为它,阅读起马华文学,对马华文学产生兴趣。虽然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不能亲自到花踪文学奖颁奖礼上领奖,但我很高兴由有人出版社代我接过这个奖项。

作为马华写作者,这些年因为经常在国外,感觉自己就好像在外面开疆辟土,希望能为马华文学开拓更大的生存空间。然而与此同时,马华本土这些年也一直有人刻苦地在坚守着我们的堡垒,小心翼翼地守护着马华文学,这些人也是同等重要的。有人出版社正是这些劳苦功高的守护者,而多年来一直在举办花踪文学奖的星洲日报也是一个。

谢谢评审对《流俗地》的肯定,让我再有机会在花踪的舞台上发表。虽然人在千里之外,不能像过去那样感受到台上的灯光和台下的目光,但是此刻我仍然感到无比的自豪,无比的光荣。

[马华奖]

●首奖:陈秀莉〈验光〉

奖金1万令吉,及“花踪”铜雕一座

得到这个奖项非常的意外,谢谢评审青睐。其实我本来不太写散文,因为散文的幽微和隐秘,多少让我有些无所适从。但前阵子因为生活中发生的一些事,让我开始想用散文来表达。写的过程中,散文像是给我重新安了一双眼睛,让我看见生活里头,一些事件可能存在隐秘的连接。这些连接有时好像一些通道,可以让人瞬间释怀。也不是因为看见了才去写,而是因为写了,才慢慢被看见。我觉得这是散文一直以来在教我的事。最后,要谢谢花踪和【文艺春秋】这两个平台。没这两个平台,我最初大概也不会尝试去书写或做一些记录。

●评审奖:杨邦尼〈男佣手记〉

奖金5000令吉,及“花踪”锡雕一座

这是我第三次入围,第一次获奖。这篇文章写的是去年照顾生病母亲的故事,我就是那个“男佣”。过程中有挣扎、不满、妥协、和解到放下,因此我想以文字来悼念母亲。去年行动管制令期间,母亲生病,弟妹在新加坡无法回来,我辞职在家照顾母亲,让我得以用第三者的身分去写这一段回忆。我想把这个奖献给母亲,及我的家人。

[马华小说奖]

●首奖:牛油小生〈骚乱〉

奖金1万5000令吉,及“花踪”铜雕一座

我写作已有十多年,过去多在写散文,这次写小说也经历了挫折,可是这个奖给了我信心。花踪对我而言是特别的,以前就读宽柔中学时便唱过〈花踪之歌〉,可是直到进入大学才开始参与文学奖,这才把当年唱的歌和奖的关系联系上了。这几年出了几本书,反应还不错,也有读者来鼓励我。我希望如果写得不好,也请读者多批评。

●评审奖:丘凯文〈阿婆〉

奖金5000令吉,及“花踪”锡雕一座

〈阿婆〉是我之前一篇小说〈阿公〉的姐妹篇(或者更适合称之为“公婆篇”),两篇处理的都是马共议题,〈阿公〉侧重记忆与书写,〈阿婆〉则将视角投向女性与家庭。两篇小说都不再书写森林,它们叩问的都是战争“之后”的问题。

花踪重要,但花踪“之后”那似乎是更长远、更关键的问题。我想,交出更多更好的作品,便是对这问题最好的答复。

不过,拿到了这座锡雕,无疑能走得更踏实,更无所畏惧,我如此深信。

[马华新诗奖]

●首奖:辛金顺〈瑜伽术〉

奖金1万令吉,及“花踪”铜雕一座

参加文学诗奖宛如一个华丽的探险。因为诗是文学艺术之最,注重绝对的创思与创意,加上情感╱思想内涵的结合,语言圆融的完成,使得这样的探险,充满着一种创造的乐趣。所以参与这样的探险游戏,只要好玩,其实获奖不获奖,已经是比较次要了。

当然,获奖是某种肯定。

惟获奖是一时的,然而若能够一生执着于这报酬率极低,却仍坚持在黄昏里挂起这一盏写诗的灯,才是真正令人肃然起敬。如这次代我宣读感言的诗人李宗舜先生,就是其中的一个。而“诗道”,就是需要这一类诗人,以长久的创作,写出好的诗歌来完成。

●评审奖:宁晓糸〈我喜欢的二流诗人们〉

奖金5000令吉,及“花踪”锡雕一座

这首诗能获得马华新诗评审奖,我想谢谢诗里与诗外的二流诗人们。读他们的诗,让我学习看看闪亮的事物所带来的阴影,学习知道一切的失败都是如此的珍贵,学习体验那些破碎的事物所带来完整的感伤与遗憾。谢谢他们,也谢谢动物界与仙界的友人,以及谢谢一些从来不写诗的诗人,他们示范了诗不一定都是以文字出现,可以是一棵有秋千的老树、一小段的迷路、一片起雾的湖或一次只有单程机票的旅途。

奖]

沈国明与马愿越(右)

●首奖:沈国明〈身分之祸?1941年“台湾戏”剧员在马来亚被捕事件〉

奖金1万5000令吉,及“花踪”铜雕一座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我是新山心向太阳剧坊的创办人兼主席,在2018年发起“抢救百年马华话剧史料运动”收集史料的过程中发现了这起事件,会去想1941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文学不可遗忘戏剧。戏剧和文学一直处于边缘,希望戏剧文学也可纳入花踪,这将会让花踪更完美、圆满。这个奖对我和整个剧团是肯定,也是华社对戏剧工作的认可,对戏剧文学创作有着鼓舞的作用。

●评审奖:马愿越〈白袍战士——呼与吸边缘的战役〉

奖金5000令吉,及“花踪”锡雕一座

我是一名医生,过去两年的抗疫对我们影响很大,而这篇文章是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写的,我当时在槟城中央医院内科部负责医治冠病患者,感同身受,就把所看到的写成文章。

我很高兴这篇文章能够获奖,对我而言是意义深厚。我曾经得过花踪新秀散文评审奖,报告文学是我第一次尝试的文体,获奖除了是对我个人的肯定,也是大家抗疫路上的共同纪念。最后我想说,每个人都要防疫,防疫是每个人的责任。

打开全文
马华文学
散文
黎紫书
花踪
得奖感言
报告文学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4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