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本报特约
7:30am 22/09/2022
甘德政.从开拓者退化成猪仔
甘德政

我们华社在这个年代不断上演“悲歌”,其实是从开拓者退化成的悲催史,不争气就怨不得人。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最近很多大马华人到邻国当“”的惨事越演越烈,惊动到许多本地政治领袖纷纷通过各种管道去跨国拯救“”。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看到这种“”现象,想起几年前某位华裔部长指大马华人都是“”后代,当时引来各方口诛笔伐,也出现“开拓者后代vs后代”争论。

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华人下南洋的历史,其实应分不同时段。

早期南下到蛮荒之地,建立典章制度的华人先民,就是开拓者。如19世纪中叶的,他带领弟兄到巴生河上游的烂泥河口,将此地开辟成一国首都。

史料记载,1850年代安邦矿场开采初期,瘴气未散,瘟疫蔓延,87个华人先民在一个月内死剩18人。到了1870年代,霹雳州拿律矿区的华工,由于卫生条件恶劣,每年死亡率高达50%。

开拓事业异常艰辛,因此当时华人先民都以传统的会党组织形式“抱团取暖”。如果说这个时期的华人都是,是讲不过去的。谁会相信海山公司的带头大哥,回家乡招兵买马,跟兄弟歃血为盟,是为了卖他们?这些人是带头大哥剥削的奴隶吗?奴隶们因破产而被卖到南洋当,不能捍卫本身的财产权,难道会义无反顾替奴隶主打江山吗?当然是为了维护本身财产,才会跟着老大打天下。

早期华人先民的彪悍凶狠,英国人极为忌惮。后来出任海峡殖民地总督的瑞天咸,在回忆录里写下初遇“吉隆坡甲必丹”的情形。当时打完雪兰莪内战的对他说:“那张桌子是我算人头的地方,哪个弟兄带一个敌人人头放在桌子,我就赏一百元。这是比较快计算奖赏数目的方法。”

当然,这种血性汉子,在当局建立行政体系后,已不复见。20世纪初,数量更多的新客华人到来,当中有契约劳工(Contract labour),也有债奴(Indentured labour),多从事粗重的苦力(coolie)工作,没有所谓的劳工权益和安全保障。

我们绝大部分华人的祖先,都来自以上不同群体,这要追溯个别的家族史才能细分。若拿部分时段来讲整个大局的历史,则是“见树不见林”。

华人先民的刻苦耐劳,广受各界认可。1903年大清驻新加坡领事孙士鼎在奏折提起他赎回落难“”的事迹,并指南洋的开发不能没有华人,因为“白人体弱不能胜,棕人智短不能胜,莫不用华人。”

瑞天咸也说:“华人很勤劳和富有生产力,但没有英国官员的管理所带来的秩序和法律,华人不可能大量涌入这个地方。”华人为遥远的欧洲工业革命提供廉价的劳动力,这就是大英帝国对华人最为赞赏的“经济价值”。

到了1930年代,陈祯禄呈给海峡殖民地总督的备忘录中指出:“中国提供无穷无尽的勤劳、可靠和有效率的劳动力,华人不像爪哇人和印度人,他们愿意以任何数量成群结队到马来亚,以满足马来亚经济发展的需求。”

陈祯禄认为,华人垦殖民(Settler)是克服热带恶毒阳光、大面积茅草(lalang)和茂密森林的主力。这些极度耗费体力的开荒工作,“未必适合淡米尔人、马来人甚至是爪哇人去干” 。

无论如何,这些祖辈的刻苦形象已经远去。事实上,物质充裕的环境,造成后代子孙“饱食终日,无所用心”。当代华人子弟的竞争力,在很多方面其实已经不行,不但体力退化,吃不了苦,甚至在智力上也退化,丧失基本判断力,被邻国“高薪工作”诱惑,宁去诈骗也不愿老老实实、脚踏实地打工创业。

我们华社在这个年代不断上演“悲歌”,其实是从开拓者退化成的悲催史,不争气就怨不得人。

叶亚来
猪仔
甘德政
英国殖民
本报特约热门
6小时
24小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0小时前
13小时前
14小时前
15小时前
21小时前
1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