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内阁名单出炉!哪位部长的表现你最期待?参与民调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际坐看云起
10:54pm 24/09/2022
坐看云起 | 俄乌战隐形推手 美军火工业 才是大赢家
作者:索洛莫·本-阿米
坐看云起)俄乌战隐形推手  美军火工业 才是大赢家
索洛莫·本-阿米

虽然乌克兰最近在哈尔科夫周边发动了令人印象深刻的反攻,但与俄罗斯的战争仍然陷入了长期的僵局。然而,有一个赢家显而易见:那就是。有人将这些企业视为“民主的军火库,”美国总统罗斯福对二战初期美国为盟友提供的工业支持就曾这样称呼。而且,他们在协助乌克兰抵御俄罗斯占领方面发挥着不可否认的作用。但其牟利动机和对美国外交政策的影响有可能导致军火库与民主本身背道而驰。

多年来,美国军火工业与俄罗斯、中国、法国、英国和以色列等其他主要武器出口国一道,从持久战争和长期军事联盟当中获益。

ADVERTISEMENT

美国承包商早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就开始重新武装欧洲,现在控制着 39%的全球武器贸易。尽管 2017─2021 年间全球武器出口下降约5%,但欧洲的重整军备承诺却增长了 19%。

在美国,国防承包商是华盛顿最大的说客之一。2019 年末,透明国际描述了“黑钱”团体如何说服国会议员批准向专制政权出售武器。即使在向以色列出售武器的情况下,美国5 家规模最大的武器生产商在游说国会上的花费也是以色列强势游说团体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的 3至5 倍。

数十年来,军火工业一直是决定美国外交政策的——包括引发不必要的战争。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在 1961 年的告别演说中恰恰警告过这一事实:美国“庞大的军事机构和大型军工业”“所获取的毫无根据的影响力”有可能导致“错位权力的灾难性崛起。”

短短几年后,美国就灾难性地卷入到了越南战争。而当那场战争失败的记忆逐渐被人淡忘后,其他代价昂贵的失败冲突又接踵而至,尤其是两次伊拉克战争和长达 20 年的阿富汗战争,后者于 2021 年以不光彩的方式结束。

当然,这一切都不能为俄罗斯总统普汀野蛮的修正主义或其在乌克兰发动的侵略战争辩护。但如果不考虑美国军火行业为游说所花的时间和金钱,就很难理解北约的历史或评估其拟议扩张所带来的好处。

自 1990 年代后期以来,美国的主要国防承包商一直主张北约东扩,尽管美国高级别安全官员几乎一致认为扩大北约具有不必要的挑衅性,并可能引发俄罗斯修正民族主义重新崛起。事实证明,北约东扩主要是出于国内政治考虑。一直直言不讳地为波兰游说的国会议员、直到1994年一直担任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的罗斯滕科夫斯基甚至威胁要阻挠预算和其他立法,除非北约东扩将波兰囊括在内。军火游说团体欢呼雀跃。

冷战结束后,国防承包商希望东扩可以抵消需求萎缩,为其产品创造新的市场机会。美国北约东扩委员会其实是国防工业的产物,是一家由时任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战略规划主管的杰克逊于1996年创立的游说组织。

事实证明,匈牙利、波兰和捷克共和国等前共产主义中欧国家的加入对美国先进武器系统的制造企业而言是一项非常有利可图的事业。上述意外之财并没有逃过美国民主党参议员哈金的法眼,哈金在 1997 年举行的一次参议院听证会上将克林顿政府推动北约东扩描述为“一项让国防承包商迫不及待地摆脱束缚销售武器并赚取利润的马歇尔计划。”

将芬兰和瑞典纳入北约同样可以为美国国防承包商开辟一个巨大的新市场,因为联盟的互通性规则将导致它们绑定美国制造的防御系统。

乌克兰战争暴露了欧洲在何种程度上未能实现“战略自主”:目前欧洲60%的军力均来源于欧盟以外。这促使欧盟决策者制定计划,以减少联盟对美国制造武器的依赖。为从欧盟5月批准的2000 亿欧元(合 1990 亿美元)增量国防开支中分得一杯羹,欧洲武器制造商和投资银行甚至将本行业归类为在欧盟的环境、社会和执政标准下“为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但从短期来看,从欧洲国防开支热潮中受益最多的将是美国军火工业。例如,美国国务院最近批准向德国出售价值84亿美元的 F-35战机。而对中东欧政府而言,购买美国货一直是确保美国保护的最佳方式。

欧洲追求战略自主注定是项漫长的事业。美国的研发技术投入占其国防预算的比例是欧洲国家的6倍。而且,由于国会慷慨解囊,今年早些时候提高美国国防预算 9%,达到创记录的8000 多亿美元,美国军火工业几乎可以确保维持在今后许多年里的技术优势。美国当然有令人信服的政治和道德理由决定响应乌克兰民众的求助呼吁。

但同样显而易见的是,如果美国不限制庞大军工复合体对其外交政策的影响,它将发现自身陷入更多武装冲突的泥潭,而且,并非所有冲突都像乌克兰战争那样容易辩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索洛莫·本-阿米是前以色列外长,托莱多国际和平中心副主席,著有没有荣誉的先 知: 2000 年戴维营峰会和两国解决方案的终结(2022 年,牛津大学出版社)。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2.www.project-syndicate.org

打开全文
美国军火工业
隐形推手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