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花踪
7:30pm 27/09/2022
【花踪回响】〈花踪之歌〉的行吟者/小曼(诗人、文化工作者,首届(1990—1991年)花踪文学奖颁奖礼工委会主席)
作者:小曼

花踪颁奖礼结束了,我上去舞台向致谢。

ADVERTISEMENT

花踪舞台,又多一位〈〉的行吟者了。

〈花踪之歌〉的词本是首届花踪的宣传文案。1990年,在天后宫的颁奖典礼结束后,星洲日报安排痖弦、於梨华等下来新山演讲,我和陈徽崇商议了可做的“周边产品”:由宽中合唱团唱诗曲,有〈传灯〉,有〈两岸〉,(该有〈流放是一种伤〉或〈星夜行程〉吧?忘了),最后,就有这首初次亮声的〈花踪之歌〉。

我还记得,痖弦等听了诗曲后激动不已,在〈传灯〉的谱上写:“燃烧的烛才是灯”,又说:“就将〈两岸〉歌谱从金门炮送去厦门,让两岸都唱‘最美的距离是两岸’吧!”

第二届,〈花踪之歌〉才正式亮相颁奖礼,记忆中,应是由宽中合唱小组演唱。

第三届,花踪舞台上的歌舞由中国北京长城艺术团负责,他们用大陆的民歌调来演唱,令人“大惊失色”下南洋变成了“走西口”!

后来,黄金炳淋漓尽致的花踪歌词书法成了演唱的背幕,演唱家有卓如燕,陈容等。有一回,据说卓如燕唱完了,《亚洲周刊》的江迅特地走到后台去向她鞠躬

典礼结束,在舞台最“怆惶”时,节目制作人吴圣雄向胡德夫介绍,我和胡德夫就合影了这张照片。

宵夜喝酒时,有人问我对本届的〈花踪之歌〉有何观感?

我说,我还希望听胡德夫随心所欲自弹自唱一遍。

打开全文
致敬
胡德夫
花踪之歌
花踪回响
小曼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