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内阁名单出炉!哪位部长的表现你最期待?参与民调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风过西窗
7:10am 27/09/2022
骆宇欣.全民领袖只是空谈
骆宇欣

政治人物呼吁“”虽然不切实际而又难以执行的,但是,若要落实则必须各民族各退几步,为施政留点余地。

在巡回演说中又再喊出“全民首相”的召唤了,然后呢?

ADVERTISEMENT

之所以政党百花齐放,是因为人民各有诉求。而那些诉求,难免顺得哥情失嫂意,或多或少都会希望掌权者对某族群更多照顾或拨款,说得好听和宏大则是:多关注某弱势课题或多倾注资源给某待发展领域。既然诉求在特定领域有所侧重,这么一看,跟“全民”是有那么一点扯不上关系,又何从谈全民?

于是,各党,为民族的为民族,为宗教的为宗教,当然,还有为自己和后代谋福利。有些人对政治和权位的热爱至死方休,希望做到100岁都不谈退休,自认是全国唯一,矫情造作如古代接领禅让一般嘴里再三谦让,心里却恨不得快点结束仪式登上大位为所欲为。

虽说“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但是放眼一看,国内的一线政治人物实在是太老了。就连出道已久,形象最年轻的凯里努鲁等人也早就过了不惑,迈向知天命之年,更不用说那些盘踞多年,年龄比独立年份还要久远的领袖。

俗话说“当了皇帝想成仙”,对于一些政治家而言,人民的利益未必是需要迫切维护的议题,政治资产的传承和永续才是最重要的方向。就如敦马,与他同期的政治人物陆续离去。他们掌权时在他的合作之下无一不是权势滔天,之后退了位的门庭冷落,恐怕是敦马至今仍难以面对的政治现实。于是人们不难看见,这位斗争了一辈子的长者想尽办法挑起话题,频频剑指华社,渴望有人能接上话茬,恭请他带领再战500年。

然而,新的世代对他们那一代人所苦口婆心“劝导”的议题几乎都无法感同身受。纵观眼下的新生代,有钱的多在私立或国际学校就读,从小接触的已经不是简单的族群划分法,志愿的目标也许是我们这代人都说不上来的为人类谋福祉的新创科技。至于家世普通的,那些,他们或许用更摩登的眼光看待宗教和传统礼法之余,也用更开放和包容的心态接受多元文化,前提是,不直接违背教义,或者,打个擦边球,心理安慰不算犯戒就能继续。

面对这些世代,焦虑感更重的是以宗教为主的政党。在人心思变和娱乐至上的时代,清修克己的论调几乎没什么市场。就连同一种族也嘲笑着那些以宗教为主的政党,并为其冠上“天堂党”的缩写外号。

政治人物呼吁“全民领袖”虽然不切实际而又难以执行的,但是,若要落实则必须各民族各退几步,为施政留点余地。首先,各族各地人民必须摈弃受害者思维,撇除当权者迫害某族群或特定州属的既定印象,坦然接受拨款数额的比例,相信那是经过统计和规划所得出的最好安排。

若是预算案出炉,仍各种发文告控诉政府打压这个那个,实则是尽可能利用舆论为自身争取更多的利益和资源,那么,谈何全民?更不用说那些自诩全民,一掌权即拼命修改条例、大砍学院拨款、压缩华印裔招生比例的所谓全民领袖。

打开全文
安华
骆宇欣
风过西窗
全民领袖
抖音世代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小时前
5小时前
5小时前
6小时前
6小时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