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相安华共委任55名正副部长完整名单 看这里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7:00am 29/09/2022
与骗子通话4小时 夫妇5分钟不见9万令吉

(八打灵再也29日讯)再一宗,一名健身教练和丈夫误信来电,与骗子进行了“惊心动魄”的4小时多的通话后,在不到5分钟内被骗走超过9万令吉。

该名健身教练是尼娜兹娃,她星期一在个人脸书撰文,声称自己上星期四(22日)在处理所得税事宜时,突然接到了内陆税收局来电催收所得税,并在4次过账后才发现上当,目前银行存款只剩下100令吉54仙。

ADVERTISEMENT

星洲日报是在获得娜兹娃的允许下,转载她在脸书的帖文。

根据帖文,事发时,娜兹娃正在处理所得税文件,因为还有一笔未付款项需要立即缴交。

期间,她接到了自称是赛城内陆税收局职员穆莱妮的电话,对方告知她有一笔逾期付款,要她当天立即缴清。

“为了方便向对方询问一些详情,所以我没有关掉电话。当对方说告知我拖欠超过15个月共3万6882令吉税收时,我感到非常惊讶。

因为我一个月前才受到最新通知,拖欠的数额并没有这么多,而且也没有拖欠15个月,因此要确认一下。”

她指出,穆莱妮在电话中提到有关她的姓名和身份证都是正确的。

“我的姓名和身分证都对,只是拖欠的不是我的公司。

恐吓若不付款将列破产人士

“对方还告诉我说,如果不立即交还欠款,我的名字将被列入黑名单,也会被列为破产人士。”

该名相信是分子还建议她,如果怀疑名字被盗用,正确做法是向警察报案要求彻查,这让她没有对事件起疑。

几分钟后,她接获来自声称“哥打峇鲁警区总部”的电话,对方告诉她内陆税收局做出投报,呼吁她立即到附近的警察局办理报案手续。

“由于我丈夫还没下班,不能回来帮我处理,因此打算在网上报案,以便个案可以先提交。不过后来我觉得应到警局报案,所以立即打电话给我丈夫,要他赶回家帮忙我一起处理。”

在网上报案之前,她和丈夫先后在谷歌上搜索从哥打巴鲁警区总部打来的号码与手机到来的是否吻合,当确认一切无误后,他们对事件才没有任何怀疑。

不过,娜兹娃指出,当一名称为“阿末法伍兹”的巡警与“武吉阿曼警区总部”来电指她的名字涉及高达22万8000令吉的洗黑钱活动时,她开始感到惊慌失措。

“该假警说一名嫌犯陈文杰指控我收取了这笔钱,还说我涉及走私毒品,罪成的话将被判终身监禁或绞死的罪行,还跟我分享有一大堆的惩罚行为。”

由于坚信自己不会卷入刑事案件或任何事情,她很淡定的告诉警方,她只是一名健身教练,帮人做瘦身在线辅导项目,也没有进行不法勾当。

因此,该假警要她拿出证据证明本身在这起案件中是无辜的,否则会将她还押候审。

娜兹娃听了感到害怕,因为她无法拿出任何证据来证明自己是合法的生意人。

这时,假警告诉他们,在国家银行还未冻结他们的所有交易和采取行动之前,要他们立即将资金转移到其他户头,并指在88条文禁止他们向外界透露,否则将受到对付。

她说,由于担心孩子的安全和遭“陈文杰”余党对付,他们夫妻当下没有想太多,只是盲目地遵循指示。

她提到,他们的谈话从下午1时30分开始到傍晚6时。“我们夫妻俩好像被迷住了,只是按照指示去做。

“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已经被迷惑,一味听从诈骗分子的指示,告知他们,我们存放在银行的金额和银行名称。

“在谈话中,我们因被告知的处罚而感到害怕、担心和哭泣,尽管我们一再表示没有涉及这些案子。

“而且我们转移的钱不是缴交欠款,只是一个临时交易,是马存保机构的保险,它是一家政府机构。如果我们的案子解决了,这些钱会立即获得退还。

“我们过后向‘ACP努鲁胡达’寻求咨询,从她那里做了很多的程序来确保我们的钱是放在安全的地方,过后在代理AMLA下获得了2个银行帐号,确保我们的资金不被冻结。

最终,多达4笔总计9万零194令吉的款项,被转到了这个伪装成“警察高层”的骗子的户头。

娜兹娃说,她和丈夫在完成交易后才惊醒,怀疑这个电话并在谷歌上进行了搜寻,惟为时已晚,让两人欲哭无泪。

“我们总是听到人家被骗的案例,完全没有意识自己也遇到了骗子。

“这是我们难以接受的考验。惊心动魄的4小时多通话和不到5分钟的交易,就轻易骗走我们辛苦赚来的血汗钱。”

她提醒民众,永远不要轻易相信来自声称“警察总部”或任何其他地方指涉洗黑钱的电话号码,尤其现今的诈骗分子非常活跃和狡猾,诈骗手法层出不穷,令人防不胜防。

“他们好像已经受过训练,像一个正式的警察,熟悉法律犯案条文,引领受害者步入圈套。”

娜兹娃与称为阿末法伍兹的假巡警手机谈话截屏。(照片取自Nik Najwa脸书)
娜兹娃出事她的报案书,声称两夫妇一共被骗走超过9万令吉血汗钱。(照片取自Nik Najwa脸书)
娜兹娃与假警的交谈内容。(照片取自Nik Najwa脸书)
娜兹娃展示诈骗分子向她出示伪造的皇家警察通缉令。(照片取自Nik Najwa脸书)
经过2次过账后,娜兹娃展示她的银行存款只剩下100令吉54仙。(照片取自Nik Najwa脸书)

打开全文
诈骗
内陆税收局
电话诈骗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6小时前
3天前
3天前
4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