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财经即时财经
4:15pm 28/09/2022
美国撤阿富汗逾一年  中国一分钱都没投资 塔利班望穿秋水
(图:法新社)

(纽约28日彭博电)美国在进行了20年战争后最终撤军,这为中国扩大在当地影响力,和锁定丰富矿藏提供了机会。

但是现实的发展并非如此。

ADVERTISEMENT

美军已经撤离一年多,阿富汗经济正走向崩溃,1900万人民面临严重饥饿的风险,指望的来自北京的投资尚未到来。而双方都责怪对方。

阿富汗商业和投资商会副会长阿罗科扎伊(Khan Jan Alokozay)接受采访时说:“中国一分钱都没有投资。他们的许多公司来了,和我们会面,进行研究,然后离开就消失了,这令人沮丧。”

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塔利班没有拿出足够力度来打击与西部新疆分裂分子有关系的一个组织。他们还说,塔利班也在寻求重新谈判已有开发阿富汗资源项目的条款。

虽然塔利班誓言不允许恐怖组织在阿富汗领土上活动,但中国多次呼吁他们采取行动反对“东伊运”,这个分裂主义团体谋求建立涉及中国新疆地区的伊斯兰教国家。中国与阿富汗的边境线有76公里。

塔利班驻多哈政治办公室负责人沙欣(Suhail Shaheen)表示,塔利班一再表示,东伊运并不在阿富汗活动,塔利班“不会允许任何人利用阿富汗的土地来对付任何其他国家”。但联合国5月份的一份报告中引述几个国家的说法,称在阿富汗仍然有东伊运分子。

支持任何可能引发新疆紧张局势的团体,对北京来说都是一条红线。英国智库伊斯兰反恐神学(ITCT)副主任杰弗里(Fara Jeffery)说:“对中国而言,东伊运肯定是一颗定时炸弹,这是一个长期威胁。”

对于塔利班与东伊运关系的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日前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应该去问阿富汗塔利班。他说:“根据中方同阿塔沟通的情况,其多次表示,绝对不会允许阿富汗领土被任何恐怖组织利用来攻击包括中国在内的任何国家,我们希望阿富汗方面切实履行这一承诺。”

阿富汗开采矿藏的梦想可以追溯到几个世纪前。美国撤离后,中国暗示将帮助实现这一目标–这既包括启动先前陷入困境的合资企业,也可以开发新项目。由于许多国家暂停支持阿富汗,想观察一下塔利班如何治理国家,中国是向新政权承诺提供经济命脉的少数国家之一。

为促进两国关系,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美国撤退前后曾多次与塔利班代表会晤。今年3月,他出人意料地访问喀布尔,与阿政府代理外长穆塔基会谈。在赞扬阿富汗领导人,并暗示支持阿参与“一带一路”倡议之后,王毅直奔主题。

据中国外交部发布的声明,王毅强调:“希望阿方切实履行承诺,采取有效措施坚决打击包括‘东伊运’在内的一切恐怖势力。”

但中国方面仍然不相信希望的情况正在发生,数十亿美元的投资仍被搁置。其中包括与国有企业中国中冶合作的铜矿项目。2007年,以中国中冶为首的投资者获得一份30亿美元的合约,取得开采卢格尔省艾娜克铜矿的30年租期。塔利班原本预计这个延宕日久的项目每年可赚取数亿美元。

另外,中国石油集团从前政府获得的合同,在阿富汗北部的阿姆河盆地开采石油。但这个合同的各个项目要么没有完全投入运营,要么进展甚微;合同还包括建设一个炼油厂,但从未实现。

塔利班与东伊运的关系可以追溯到1990年代,当时塔利班统治阿富汗5年时间,后来在2001年911恐怖袭击事件后被美国推翻。

前述分析师杰弗里说,塔利班把东伊运视为客人,过去20年来曾和塔利班一道对抗美国和北约部队,这种关系难以割舍。

联合国今年5月的报告称,东伊运在阿富汗扩大了“行动空间”,与塔利班地方指挥官联手,“秘密”购买武器,希望提高开展“恐怖活动”的能力。根据报告,对该组织规模的估计差异很大,从几十名战斗人员到上千人不等。

杰弗里表示,虽然塔利班试图遏制东伊运武装分子在阿富汗的行动,好让中国满意,例如将他们驱赶到与新疆的边境上,但他们也担心,如果对东伊运过于无情,许多成员可能最终投向伊斯兰国组织,而这是塔利班最大的威胁之一。

同样让北京感到沮丧的是,塔利班希望重新谈判一些先前达成的投资条款,包括提高艾娜克铜矿的特许权使用费率。而中国此前曾试图下调19.5%的费率。

阿富汗矿产和石油部发言人布尔汉(Mufti Esmatullah Burhan)淡化中国面临的任何安全风险,称塔利班已经加强了对全国的控制,为中国和其他国家开发资源营造了“合适的商业环境”。

这还不足以说服北京。就目前情况而言,这意味著阿富汗的黄金、铜和锂矿将在地下埋藏更长时间。据估计,这些矿产的价值可能超过1兆美元,但前提是必须开采出来。

跟踪该国的专家表示,经过20多年的战争,塔利班尚未完成从叛乱分子向统治者的转变。政府运作主要还是靠精神领袖海巴图拉·阿洪扎达的命令,他坐镇塔利班的发祥地、与巴基斯坦接壤的坎大哈地区。

皇家三军国防与安全研究所(RUSI)的高级研究员潘图奇(Raffaello Pantucci)表示,所有这一切也让中国裹足不前。

他说,一个国家的统治者几无管理经验,政府不具备投资者需要的能力,中国很难让自己的公司到这样的国家去。

打开全文
阿富汗
塔利班
中国投资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