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全国大选点评台
7:10am 29/09/2022
李一峰.大马适合定期国会法
李一峰

固定了国会期限,无疑就压缩了政治耍玩的空间,也就直接减少操弄政治的时间;这无形中也降低为拉选票玩弄种族课题,引起擦枪走火的几率。

无罪获释后,“几时”的话题再次争议不休。而在这个时候,“定期国会法”也再一次被人提了出来。其实早在2021年,我国陷入政治僵局和宪法危机时,时任下议院副议长阿莎丽娜就提出了我国应提呈类似英国“”,以缓和当时国盟政府内部的政治斗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简单来说,“定期国会法”就是限制了国会的解散日期。由于我国的政治是延续自英国,而英国既然也提出并通过了这项法律,足以说明原来由首相一人独揽权力的做法,有很大不妥之处。

而这其中最为人垢病的,便是如果仅是首相一人有最终的国会解散权,这和这些一直强调“民主”的国家的“民主政治”,似隐约存有某些吊诡和悖论。或许英国众多的议员也认为,还是类似美国那样的定期选举制度,更能真正体现出民主政治?

ADVERTISEMENT

对马来西亚而言,有些人担心一旦落实了定期国会法,会对君主立宪制造成冲击,甚至引发宪政危机。以目前英国的定期国会法,如果首相要解散国会提前选举,必须获得下议院三分之二议员支持。而另一情况则是首相被投不信任动议后的14天内,下议院无法通过信任动议组成新政府,则必须解散国会举行选举。以此为据,如果英国能够应付可能引发君王权力问题,似乎没有理由大马在定期解散国会的课题上,会克服不了可能引起的权力制衡问题。

其实定期国会法从某个方面而言,却是可以在最大的程度上,减少不必要的政治喧嚣。特别是对于马来西亚这纷扰不断的政治生态圈,把国会解散日期给锁死,将会有助于改善当下的恶劣氛围。

我们一直对外宣扬大马是一个多元种族和睦共处的美好国家,在旅游宣传上也是凸显各族文化交融的画面。但事实是每次大选的前两年,众多议员就会开始为下一届大选做准备了,偏激的“选票话题”开始陆续登场,这种现象会一直维持到选举结束,然后又回复“和睦”。周而复始,特别是像现在这样的乱局,政党斗争激烈,对国家经济的破坏是巨大的。如果首相迟迟没有“灵感”,那么国家经济就会持续横摆。在当下世界经济如此恶劣,我们这样的小国又有什么条件“横摆无为”呢?

定期国会法还有另一个很好的“作用”,除了可以为“政治热潮”降温,还可以让商业行为掌握固定的“观望期”。毕竟对投资者而言,特别是外资,最担心的就政局不稳。如果执政阵营不稳妥,首相又迟迟不解散国会,外资自然会撤退观望,时间拖得越久,自然对国家损失越大。

定期国会法固然有其不足,但对多元种族的马来西亚,感觉上操作起来,似乎会比英国来得更为合适。因为固定了国会期限,无疑就压缩了政治耍玩的空间,也就直接减少操弄政治的时间;这无形中也降低为拉选票玩弄种族课题,引起擦枪走火的几率。

打开全文
大选
国家元首
解散国会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
2011年定期国会法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0小时前
22小时前
23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