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花踪
7:00pm 30/09/2022
【花踪回响】我们的蓝色时期——写在花踪结束之后/龚万辉

结束之后,和年轻文友们相聚,聊起了山口飞翔的动画《》,似乎想说更多一些。我好喜欢《蓝色时期》,甚少有认真描述艺术创作的动漫,而且真的会让同是创作的人心有共鸣。《蓝色时期》叙述高中生矢口八虎被学姐的画作吸引,而萌生出想要的志向。而我觉得《蓝色时期》最令我感动的,并不全然是热血追梦的情节,而是它真正明白创作面对的种种——技艺的磨练、自我的追寻和挫败,握见灵光,亦要面对灵光的消逝。

花踪文学奖是高光的聚焦点。创作而有回报,都是值得高兴的。创作而没有回报,又似乎是必然的过程。《蓝色时期》里,矢口一路跌跌撞撞,也都是每个创作者都在经历的。亦如我们都曾经看见震撼过内心的作品,如看见高山,会真的按捺不住心底翻腾。而你亦会遇见同一路上的天才,一出手即万千精彩,让你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平庸之人;又或者,曾经并肩的同伴们会在路上一个一个掉队,往往最后,就浮现出创作必然的孤单。

ADVERTISEMENT

所以花踪是重要的。相聚是重要的。见见面是重要的。认识新朋友是重要的。互相鼓励是重要的。

今届得奖的牛油小生和文坛满岛光陈秀莉,都不是侥幸。我已在复审时读了牛油小生的小说,确然就是我心目中的第一名。牛油和秀莉创作多年、质量稳定,皆以稳健的姿态走上舞台。他们是宽柔同学,也都毕业自南大中文系。他们双双得奖,似乎一起稳住了花踪将由八九O后撑起的文学风景。

相对于公开组,近年我反而更关注新秀们。花踪新秀的入围名单更常是一种流动、汰换无常的状态。这些年亦不乏一得奖就消失的写作者。其实,看见熟悉的名字出现,难道不让人宽慰吗?因为谁会知道两年的经历可以改变什么,尤其二十多岁的人生阶段,一切都未定格,我也明白,相对于现实生活,创作真的是个可以轻易被挪后、封藏而至放弃的字。

但今届花踪新秀们的得奖感言格外让我触动。我坐在很近的台下,好像真的看着《蓝色时期》的握笔少年们,握住了光的感觉。

这些创作者们即使年轻,也无一不在与现实、自身搏斗。创作并生的各种自我怀疑、成长之伤、现实之厄困和疼痛,会因为今天得到了一个奖项而抵销吗?我觉得并不会。但花踪更大的意义在于,你或许可以相信,这些创作遭受的苦乐,并不是只有你自己一个人明白而已。

山口飞翔的《蓝色时期》这个名字,其实是来自毕卡索。毕卡索在20岁至24岁这几年(恰是花踪新秀的年纪),常以抑郁的冷色调作画。他画黯然、蜷缩又落寞的人,笔调忧伤,而被艺评家称为“蓝色时期”。然而我总觉得,往后画风不断变化而被喻为变色龙的毕卡索,在“蓝色时期”短暂的几年之间,却是他最真实地面对自己的时光。

我想,我们都会经历蓝色的时期,只是当时都不知道,那么短暂而珍贵。

我的年少友人,已经很熟的馨元、凯文、凯宇、靖斐、捷敏,以及在脸书上认识的日锦、宏量,昨天才有机会坐下来聊聊天。还有刚刚认识的欣颖、威竣、晋恒,我期待他们继续写下去。创作蛮苦涩的,但也有好玩的时刻。此刻正是你们的蓝色时期,留下来的,都将是时间的赠礼。

打开全文
龚万辉
花踪
画画
回顾
蓝色时期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天前
3天前
5天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