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内阁名单出炉!哪位部长的表现你最期待?参与民调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娱乐国外娱乐中港台
7:30pm 30/09/2022
不忿被封“癫王” 20年 蔡枫华叫屈:我没精神病
被封“癫王” 委屈20年 蔡枫华不爽:我没精神病
蔡枫华对上一次开演唱会是2018年,之后受疫情影响延至下月开唱。(取自网络)

(香港30日讯)61岁(Ken)自资6位数于下月21及22日在荃湾大会堂举行《情深永记演唱会》,入行43年的他对早年曾被封“四大”称号而耿耿于怀,他强调从来没有精神病也没看过精神科医生:“不做天王不要紧,说(我)是癫王就很离谱,会影响事业,有冤无路诉。”委屈了20年,他向港媒申冤,承认要靠吃安眠药入睡。

近年蔡枫华心情变得开朗,他坚持在疫情下须要发放正能量,开演唱会不是为赚钱而是为了开心。他接受港媒访问时突发奇想,表示最想邀请合作过的锺楚红、翁静晶及庄静宜做演唱会嘉宾,提到歌单时就大骂KOL(网红):“其实什么人都可以做KOL,他们讲娱乐秘闻骗到几十万个Like,那些还不是读报纸来的,哪算是秘密?他们还很厉害讲‘Ken只得两首歌’,开玩笑咩,我有百几首歌《爱不是游戏》、《》、《倩影》、《也许》,真是很生气。”

ADVERTISEMENT

否认被无线封杀

他更事先张扬指演唱会上将演绎故友陈百强的歌,的歌就没选到,他强调不是放不下“一刹那光辉不是永恒”事件:“这件事忘记了好多年,不要误会我,我跟哥哥一点事情都没有,只是要选一些合适的歌来唱。还有也要澄清我当年没有被电视台封杀,否则也不可能跟郑裕玲、任达华一起合作拍剧集《种计》(1985年)。”

记者多番追问蔡枫华在疫情下如何维持生计,他表示:“都有好多工作的,好像写书出自传会赚到钱,我还会写歌及到中国发展,跟几间公司谈着合作…但我没钱好穷,没有10层8层楼(物业)在手上,现在距离我的目标好远,但不给我有志愿啊?我看中了九肚山一个单位,想要一次过买下。”

过了花甲之年的蔡枫华形容自己是一个快活老实人:“如果讲大起大跌我一定拿金牌,最红时因为失恋在飞机上闪过自杀念头,但人生匆匆几十年,多钱少钱、红和不红都是 一样,但我不难受,有很多人支持我呀,到了这个年纪你以为我还是傻瓜?人家说我是‘四大癫王’,我绝对不是,这十多年用行动来洗脱了,那些人乱讲话侮辱人,我有大好前途真的是会影响事业的啊!”

他强调从来没有精神病及看精神专科:“因为工作太忙吃过安眠药争取休息,这行10个有10个都吃的啦,谁做主角不辛苦?但快乐。”

被封“癫王” 委屈20年 蔡枫华不爽:我没精神病
蔡枫华当年有很多疯狂行为,但近年变得低调。(取自网络)
被封“癫王” 委屈20年 蔡枫华不爽:我没精神病
蔡枫华当年出唱片大受欢迎。(取自网络)
被封“癫王” 委屈20年 蔡枫华不爽:我没精神病
蔡枫华年轻时曾有过“红唇王子”时代。(取自网络)
被封“癫王” 委屈20年 蔡枫华不爽:我没精神病
蔡枫华在1985年的《香港劲歌金曲颁奖典礼》上,因讲了张国荣一句“一刹那光辉不代表永恒”而遭雪藏。之后数年间,蔡枫华一度穷困潦倒,甚至被传精神状况出现问题。(取自网络)
被封“癫王” 委屈20年 蔡枫华不爽:我没精神病
蔡枫华20年前到特首办公室,扬言有文件要给特首签名,但被警员阻止。(取自网络)
被封“癫王” 委屈20年 蔡枫华不爽:我没精神病
蔡枫华否认当年被TVB封杀,因为“一杀那光辉不是永恒”风波后,还跟郑裕玲、任达华及已故欧阳佩珊合作拍剧集《种计》。(剧照)
被封“癫王” 委屈20年 蔡枫华不爽:我没精神病
蔡枫华于2002年在红馆开唱时,舞台上播出与他传不和的亡友张国荣合照。(取自网络)
被封“癫王” 委屈20年 蔡枫华不爽:我没精神病
蔡枫华指没有与哥哥张国荣不和,但这次演唱会没选唱他的歌,而是选了另一好友陈百强的歌曲。(取自网络)

张国荣
蔡枫华
癫王
绝对空虚
一刹那光辉不代表永恒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5月前
6月前
6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