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9:06pm 30/09/2022
乩童是我们医疗人员的朋友 / 陈志金
文:陈志金

  “主治医师在电话中向病人家属解释病况,目前冠病阴性,可解除隔离,转到一般加护病房。家属表示有乩身(神明)要看他,告知转一般病房后再去探视。目前升压剂使用,昏迷指数3分,瞳孔放大,对光无反射、无咳反射、无自呼。待有床会通知家属,家属表示希望尽快转到一般加护病房,让神明去看他。”早上的护理记录上这样写着。

因为病人住在隔离加护病房,神明的代理人(乩童),也无法靠近。

ADVERTISEMENT

该怎么办呢?

“病人家属来电表示,人在道场,请示神明表示病人魂魄不在身体内,希望我们能现在立即帮他轻敲(触摸)眉心三次,并叫唤病人姓名。”下午的护理记录上这样写着。

好险,神明代理人(乩童)有想到这个“隔空施法”,但是,需要借助护理师的手去协助。

请问,如果你是护理师,你会怎么做呢?

选项1:家属当我们很闲是吗?我们在隔离病房,各种治疗,就已经很忙了,还要帮忙做这些跟治疗无关的事?

选项2:家属怎么会相信这个呢?如果这个会有效,那就转去给神明治疗就好,干嘛还来医院?

选项3:病人已经脑干衰竭,所有治疗也没办法了。此刻,家属想要尽一点心力,如果能够减少他们的遗憾和愧疚,协助他们放下,举手之劳而已,何乐而不为呢?

各位猜猜看,我们隔离加护病房的同仁怎么做呢?

我们的目标一致

“目前已转告主护,已执行此动作。”专科护理师这样写着。
我知道这位病人,晚一点会从隔离加护病房转到我的加护病房,我就先去看看他的治疗过程和记录。

结果看到这段很温暖的记录,我非常感谢,我们隔离加护病房的同仁,愿意选择选项3。

“病人已转入,Levo 30,Dopa10。”晚上我收到传呼,病人血压低,已经使用两线升压剂了,而且剂量很高。

我马上打电话到加护病房交待:“这几天病人因为隔离,家属都没办法来探视,可以通知家属现在过来,如果符合防疫规定的话,让他们会客,我怕病人等不到明天。”

“好!”护理小组长很自然的回答。他们知道,对于濒临死亡,家属的道别很重要,因此,对于这样的“弹性会客”安排,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也会尽量配合。

结果半夜家属无法过来(可能是因为交通不方便),全家人一早过来,病人也很努力的撑了一整晚。

我马上去向他们说明。

我一一的了解他们和病人的关系之后,还有两位站在比较后面,一男一女,穿着比较不一样的。

“请问两位是……”他们俩相看,不等他们回答,我马上接着说:

“喔!是来‘帮忙’的朋友。”

我说明完了,也跟家属交待:“如果有习俗上的需要,比如拜拜的符、符水,可以交待我们怎么处理,我们都很乐意配合。两位‘朋友’,如果有符合防疫规定,也可以进去看看。”我眼神转向那位男的,他也微微的点头向我致意,我们彼此心里明白。
后来,这两位“朋友”没有进来。

年迈的母亲进来,对病人说:“你要放下,没有病痛了,要好好跟着菩萨走……”

从老母亲和其他家人的反应,我知道,那两位“朋友”,应该有听懂我的病情说明,也都有告诉他们,大家都“尽力”了。

乩童(神明代理人),是我们医疗人员的朋友,不是敌人。至少在抚慰家属的心灵上面,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我们不是站在对立面。

打开全文
陈志金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2月前
8月前
11月前
12月前
1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