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星云
9:30pm 30/09/2022
北上 寻味记 / 何华
文◆何华(寄自新加坡)

3个大叔自驾游大马,从新加坡一路北上:柔佛、森美兰、雪兰莪、霹雳、吉打、玻璃市。10天9夜,风光无限。这一路上,也不断与美食相遇,略记之。

20年前在老师王润华教授家吃过客家擂茶饭后,一直记挂着,偶尔也在本地的小贩中心吃过擂茶饭,但总觉少了这个或那个元素(譬如玛尼菜)。这次大马游,第一站就直奔古来的加拉巴沙威(Kampung Baru Kelapa Sawit),这里俗称26哩,是著名的客家(河婆)新村。沙威的客家擂茶饭最正宗,擂茶饭爱好者,是一定要去沙威朝圣的。我们一早到了“满庭芳茶餐室”,

ADVERTISEMENT

这家的客家擂茶饭、客家菜粄口碑极好,老板黄先生及老板娘继承了母亲的传统手艺。那一碗绿如青苔的擂茶汤,最见功夫,黄老板亲自调理,用番石榴树干做擂棒,将陶钵中的九层塔、薄荷叶、茶叶、花生、芝麻、白胡椒等研磨成粉,再加开水冲泡,成为擂茶汤。闲聊之下,得知老板娘诗涵是中国四川人,10年前嫁到沙威,如今已经完全本地化,不得不佩服老板娘的语言天赋,一口纯正的马来西亚腔华语,没人听出她是四川人。诗涵朴实能干,善于待客,她骄傲地告诉我们:“我到新加坡,走在街头,很多人认识我。”可见,很多新加坡人去过满庭芳,而且诗涵给客人留下很深的印象,所以记得她。

擂茶饭,不是茶饮,而是各类蔬菜切碎后,用少量油炒熟,拌饭同吃,配上一碗画龙点睛的擂茶汤,是“蔬菜的狂欢节”。

我们接着从古来沙威去了居銮,陈再藩先生介绍了蔡兴隆和他经营的On The Road Cafe。留台的兴隆,曾任星洲日报编辑,后来辞职与太太安娜折回二三线小城居銮开了这间手工蛋糕店,襟衩布裙慢度时光。年近五旬的兴隆,是春上村树的忠粉,一副不老文青的样子,满脑子装的都是“文艺”的老派人,真羡慕他们夫妇能过自己喜欢的生活。兴隆夫妇的故事,总让我想到日本电影里的某个情节。记得那天兴隆站在店前自豪地说:“左边可见南峇山,右边能闻火车过。”小店打理得十分时尚简净,带着书香气息。我们在店里吃了他们招牌的番薯芝士蛋糕和印度香料咖啡,味道绝佳。蔡兴隆夫妇的“在路上咖啡馆”给安静的南洋小城带来了一股不同于古旧茶餐室的甜蜜滋味和年轻氛围,成了居銮的文艺新地。

瓜拉雪兰莪“新乐茶室”是这次旅行的意外惊喜。我们住在瓜拉雪兰莪胡须港的民宿,看了鸟,又去“天空之镜”打了卡,然后准备北上。民宿老板说走前必须去“新乐茶室”吃包子。我们去了,第一口就惊艳了,一口气吃了菜包、豆沙包、蜜汁鸡丝包3种,每一种都是极品。什么是奢侈品?这就是奢侈品!什么是口福?这就是口福!美好的人和物,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美食也一样。每一次美好的偶遇都是人生的奢侈,值得珍惜一辈子。

其实,古来的包子(尤其豆沙包)也是第一流的,但这次无缘,无缘就不能强求,那就期待下次吧。

很多人到了霹雳州,很少去金宝,大多停留怡保和太平。我是偏爱金宝的,这是第三次来金宝,住下后,第一站奔向陈少卿瓦煲饭。一个个小炭炉排列街边,阵势依旧,场景不变。这样的炭火瓦煲饭,不香也难。“陈少卿”3字招牌,书法写得浑厚有力,颇有颜体的气韵,不知哪位名家书写的,当然也可能出自默默无闻的民间高手。陈少卿是现在老板(一对兄弟)祖母的名字,这名字起得雄古俊雅,但用在女性身上倒是意外。心里嘀咕这位祖母一定不凡。配瓦煲饭的饮料还是崩大碗。曾在这里喝过崩大碗,留下深刻印象。崩大碗是一种植物,民间常用来榨制凉茶,绿莹莹的,有一股草香。崩大碗性寒,有降火消暑的功效,和瓦煲饭是绝配。新加坡好像没有店铺卖这道传统凉茶了。马来西亚也只有在怡保、金宝等少数城镇可以喝到。

我到金宝必须要住宿一晚,因为第二天一早,一定兴冲冲去金宝巴刹吃东西。南洋小城有自己的“时间”,一天的精彩和活力都在上午,午后1点之后,食摊大多打烊,小镇就变得无精打采了,似乎太阳也提前落山了。骑楼下老人枯坐着,一只猫慢悠悠溜了过去,年轻人哪里受得了这般死寂燥热的午后时光,一个个奔向大城市,留下老人守护家乡。经验告诉我,到马来西亚寻味,必须赶早。金宝巴刹的早上,人声鼎沸,香气四溢,几十档美食聚集一片,叉烧糯米饭、云吞面、炒粿条、猪肠粉、面煎粿、木薯糕、白糖糕、碗仔糕,看着样样好吃,恨不得有几个胃。新加坡已经很难吃到白糖糕和碗仔糕,尤其加了班兰叶汁的碗仔糕,又香又韧,撒上椰丝,再配上一壶老普洱,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名不虚传
我在金宝巴刹的“波记”,吃到了最好的云吞面。第二天早上我在怡保“新源隆”茶室吃到同样美味的云吞面。大马10日,我吃了七八餐云吞面,此两处最佳。怡保我到过很多次,它是大马首屈一指的美食之城,吃什么几乎都不会失误。我们到了“高温街芽菜鸡沙河粉”,排长龙,只好退而求其次,转去“老黄”。很多年前,我在怡保的鸿图酒楼,吃了一碗生虾面,鲜得来“眉毛落脱”,对这碗面我念念不忘,觉得此生没吃过这么味美的汤面,这次当然想旧地重游再来一碗,但行程实在紧凑,要赶去太平,错过了“回味”的机会。不过,真要吃了,若滋味不再,岂不毁了美好记忆?错过有错过的美,没有遗憾。

亚罗士打(Alor Setar),是吉打州首府,这里靠近泰国了。我是第一次到吉打州。亚罗士打一直受暹罗控制,直到1909年暹罗人才将控制权移交给英国,所以这座城市受西方殖民影响微乎其微,反而与泰国渊源很深,这里的泰国餐馆很多,味道又好。亚罗士打的朋友请我们吃了两次泰国菜,第二次是火车站对面的泰式火炭烤肉,一个大锅,下半部是东炎(Tom Yam)汤底火锅,上半部烤肉,蘸烤肉的调料,独家秘制,与烤肉绝配。我这个不爱肉食的人,也吃得不亦乐乎。必须提一句,这家的饮料分量大得出奇,一人份的海底椰冰水是用小桶装的(是桶,不是瓶),绝对够三四人饮用。

比吉打州更北的是玻璃市(Perlis),玻璃市不是“市”,是一个州——马来西亚最小的州。玻璃市北部与泰国接壤为邻。边境小镇巴东勿刹(Padang Besar),拥有林立的免税市集,人山人海,被称为购物天堂。同行的朋友是个泰国通,推荐我吃泰国小菠萝,一点不涩,又甜又香。我在台湾吃过很好的菠萝,但还是不如这款比鸡蛋稍大的泰国迷你菠萝。心想,如果用它来做黄梨挞,该该是绝品吧!

从南到北,大马美食名不虚传。

打开全文
大马美食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2月前
3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