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文艺春秋
9:00am 30/09/2022
黄荟如/过敏
作者:黄荟如

匆忙到校。

边啃着面包边打开电脑,一如常日浏览各种行政电邮,例常回复各种咨询。

ADVERTISEMENT

虽身为教员,但也兼为行政,日常电邮的往来频繁,也是工作中重要的一部分。其他老师在忙着备课的时候,我常常忙着打电话回电邮,解决各种行政疑难杂症。

电邮往往会分成几类,一般行政通知、课程咨询、在籍学员疑问、其他部门杂症。大部分电邮需要立即回复,但回复的过程错综复杂。要是关于课程的小疑问,简单回答也需要花时间琢磨用词;要是牵涉到其他部门,便是准备跨山过海,预备在取经路上斩妖除魔了。

有一封没有署名的电邮,来自校内的学生账户。

他是上学期华文班的学生。

在105位学生里,他不是耀眼的孩子。大学华文课的第一天,从我的姓名开始,说到夏商周,再说到元明清,把诗歌、、小说如黄河般滔滔展现。讲堂很大,却被满满的学生挤得很小,密密麻麻的汉字在空中弥漫,同学们仰望漫天的图腾,伸手欲挼……哈啾!我听见了的声音。

过敏很正常。

我对尘螨三级过敏。空气中不经意飘过的尘螨,那么不幸运地落到我的呼吸之间,过敏随即暴发。一连串的喷嚏是身体响起的警钟,前方危险请勿靠近。在喷嚏与喷嚏之后,身体以红肿展示备战状态,非我族类格杀勿论。啊,抗战的艰辛,回望日军侵占星马,那一片生灵涂炭,那血泪模糊的过往,在免疫系统中日复一日地搬演现实。一直到医生投下两颗原子弹,再使用生化喷雾,在体内分裂、瓦解、重生,激进派暂且休战冬眠。

那堂华文课中,竟有接近六分之一的孩子过敏了。

哈啾!哈啾!哈啾!

一片愁云惨雾……

慌乱之中,我把讲义合上,飘散的汉字瞬霎从空中归位。我用板擦把残余的图腾逐一网罗,掐散。再到讲堂的各角落搜索漏网之鱼。

预防过敏的第一条防线:阻断过敏原。

课后,陆续有同学到办公室诊断。红肿的眼鼻,申诉的语调中还带着浓浓的鼻音;手脚密密麻麻红疹,边挠边申诉着语言在他的血管中恣意流动;呼吸困难,急速收缩的气管吐出滋滋的叫声。

奇特的是,他们口中都含着过敏原——华语。

过敏的同学窸窸窣窣地用华语叙述病情,听得懂华语但说得不好、听说都会但看不懂汉字、能辨认一些汉字但写不出来、能写一些汉字但无法阅读与书写长篇文章。我细细分辨着他们与过敏原的因缘关系,国际中小学毕业,学过基础华文;华小国中生,考过UPSR华文;华小国中生,PMR华文低分掠过。

我望进他们因过敏而通红的双眼,病症是疑惑、恐惧、不安,寻求的治疗是豁免选修华文课,希望能以基础华文或免修替代。

语言在血管中流动,你们正以你们过敏的语言活着,却渴望逃离仰赖为生的养分。

我愿意为你们抗敏,为你们建立起免疫的堡垒,让语言成为血液的营养,让汉字成为强壮的骨骼,让文学成为敏锐的五官。

或是,决绝隔离过敏原。

大家都到教务处寻求隔离,只有他透过厚厚的眼镜望着我:老师,我可以try。

抱着电脑和词典,他努力将支离破碎的笔画粘黏成歪斜的方块字,夹杂着英语不断调整声调报告作业内容,咀嚼着陌生的古文古诗。尴尬腼腆的笑容,自嘲滑稽的眼神,纠结崩溃的双手,他在语言的热带雨林中披荆斩棘。跋涉过湍急的河流,穿过丛丛的灌木,踏过危险的沼泽,抓住文字的藤蔓晃晃荡荡。

期末考,他的字迹歪七扭八,像醉酒的毛虫。

我用红笔拣起破碎的笔画和断瓦残垣般的句子,在空气中凝聚成一个个过敏的粒子,氤氲着古老血气,缓缓四散向远方。

轻轻点开他发来的电邮,我知道,至少那105位同学中又少了一个华文过敏患者。

打开全文
散文
过敏
黄荟如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