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全国大选点评台
7:40am 01/10/2022
达祖丁教授.大学对即将到来的大选有何准备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我呼吁数百所大学和学院的所有领导层响应国家的号召。这个国家是属于谁的?它属于我们,而不是巫统、公正党、行动党或伊党。谁要对国家的成败负责?我们所有达到投票年龄的人都有责任。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全国大选近在眉睫。按照巫统一方的说法,大选必须在12月的党选前举行,水灾或台风似乎都无所谓。我无所谓。随时可以举行啦。

我在这篇文章中关注的是事宜,以及公立和私立大学需要准备什么,以让18、19、20岁的大学生和21、22、23、24岁的哥哥和姐姐来选出他们的国州民意代表,并决定这个国家未来5年的进程。

ADVERTISEMENT

到目前为止,大学完全没有表现出任何兴趣,以促进学生选出他们的代议士。为了我们的国家,所有身为大马人的父母必须坚持让他们的孩子在履行这一重要职责时得到充分配合。我认为需要处理的是,获得政治演讲和辩论的机会,推迟考试和提交报告的日期,为外坡选民提供3天假期和交通安排。如果这4项内容不在大学理事会中提出来讨论,那么就别想生活在一个好的国家,就让它像其他一些因无节制的贪污而破产的国家一样。

我一直想传达的口号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错! ”不要把我们国家的问题归咎于公务员或政治领袖,因为一直以来,我们公民都应该是这个国家管理的制衡者。如果每个毕业生都没有把决定国家未来的责任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那么获得建筑、工程和商业学位,甚至博士学位也没有什么意义。学术界人士、讲师、校长和教授们对这一责任嗤之以鼻,是导致这个国家处于完全失修状态的真正原因。

我向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是否有计划邀请竞选政党发表他们的宣言并接受学生和学者的提问和回答?在我看来,在我34年的职业生涯中,我所回答的关于国家建设的大部分问题都是在大学之外提出的。这是因为大学回避政治讨论,并将其列为“罪恶”和“禁忌”。对我来说,如果大学这样做,那么他们就不应该再称自己为大学,而应该把名字改为“全寄宿学校”。大学校长应该把头衔改为小学校长,教授们应该被称为老师或小学老师。学生们已经是成年人了,如果他们愿意,可以结婚和组建家庭。法律允许他们开车和结婚,那么为什么大学还不敢让他们谈论政治呢?对我来说,如果有30个政党打算上阵竞选,那么就应该允许他们在校园里与学生们进行2小时的交流。如果我们要对学生和这个国家的未来几代人公平的话,我希望他们不会只是许下承诺。

其次,所有考试应至少推迟3天,报告也应延长同样天数。为什么是3天?一天回乡,一天投票,另一天返回校园。这应该是大学最不容易管理的后勤工作。

第三是交通问题。所有大学都应该尝试提供到各州的免费巴士服务,这样学生就可以自行安排交通。我还希望,为了国家的未来,火车和长途巴士服务以及飞机应该考虑削减25%的票价。我们是国民,我们每个人都是国民。除非我们明白这个国家的贪污和管理不善是由于我们自己对投票拯救这个国家的重要性持自满态度,否则我们将成为我们自己最糟糕的噩梦和毒药。大学也可以帮助学生安排共乘汽车回乡投票。

第四,也是我最后关心的问题是,如果大选是落在工作日,每个人,无论是工作还是学习,都必须有3天假期。然而,如果大选是在周末举行,那么1天假期就足够了。国阵将大选投票日定在工作日的策略将适得其反,因为许多人请假以“拯救大马”。

总的来说,我呼吁数百所大学和学院的所有领导层响应国家的号召。这个国家是属于谁的?它属于我们,而不是巫统、公正党、行动党或伊党。谁要对国家的成败负责?我们所有达到投票年龄的人都有责任。当我们投票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承担了重建这个国家的部分责任。如果我们放弃,那么就不要把这个国家的所有问题归咎于别人,因为这是我们的错。我们的国家,我们的错。让年轻人来决定我们的未来,大学和学院,这次成为一个知识对我们每个人都有意义和责任的真正地方。

Prof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What plans do public and private universities have for the coming GE15?

打开全文
18岁投票
达祖丁教授(Profesor Dr. Mohd Tajuddin Mohd Rasdi)
冷眼橫眉
第十五届全国大选
大学管理处
分享到:
热门话题:
1天前
4天前
6天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