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届大选还有这1国1州席未有结果!今晚开票 看这里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社会
5:58pm 02/10/2022
借10组大耳窿 全家遭恐吓 母含泪与儿断关系
全国要吗?(大都会)赵启兴有关妇女老千和儿子欠债记者会/4图
何银凤展示收到的大耳窿讯息骚扰。

(蒲种2日讯)家私厂老板谎称母亲有病,向10组借贷约8万5400令吉后闹失踪,连累家人遭大耳窿恐吓及散播全家是老千的谣言骚扰,母亲含泪宣布全家和儿子断绝及兄弟关系!

现年67岁的何银凤指出,儿子梁文俊(37岁)平时没有吸毒和赌博的习惯,和家人也很少沟通,虽然住在一起,可是却因他一直早出晚归,忙着工厂的工作而很少碰面。

ADVERTISEMENT

她今日与长子梁文强在马华雪州公共投诉局主任赵启兴及马华梳邦国会议席协调员高祥威的带领下,召开新闻发布会,反驳大耳窿指儿子谎称她需要钱来治病而借贷的说法,并指目前是学生巴士司机的她有收入来源,根本无需向大耳窿借贷。

何银凤及梁文强希望透过新闻发布会,向各方声明,他们和梁文俊从此以后不再有任何关系,也不会代他偿还任何债务,请大耳窿停止骚扰和散播中伤他们的传言。

长子曾为弟还债

何银凤说,早前梁文俊借大耳窿后,长子梁文强(47岁)曾为弟弟偿还约7万令吉的债务,岂料,他再次向大耳窿借钱后失踪,如今大耳窿以“子债母还”的理由来向她讨债,更不断对他们一家进行骚扰。

她说,她在首次接获大耳窿的骚扰电话前,梁文俊已离家出走多日,也没有和家里任何人联络。

她指出,大耳窿不知从何处盗取她和长子及长子员工(蔡长胜,21岁)的照片后进行篡改,指他们全都是老千,合伙借钱后不还,照片内还注明“老千妈妈”、“老千兄”、“借钱不还”等等字眼。

她说,梁文俊失踪后,她有次清理他车内的东西,发现一本记录他向大耳窿借贷的账簿,已向至少10组大耳窿借钱,总数大约8万5400令吉。

梁文强则指出,他在一个月前曾向亲友借钱,帮梁文俊偿还7万令吉的债务给大耳窿,并警告大耳窿勿再借钱给他,无奈大耳窿依旧把钱借出去。

“我已警告过他们了,他们还是一意孤行借钱给他,那么就别找我们讨债!”

全国要吗?(大都会)赵启兴有关妇女老千和儿子欠债记者会/4图
何银凤(中)及梁文强(左二)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和梁文俊脱离关系。左一为高祥威;右二是赵启兴。
高祥威:勿骚扰欠债人家属

高祥威劝大耳窿不应把欠债者的家人也拖下水,以免引发另一起悲剧。

“尤其欠债者的母亲是学生巴士司机,每日都载学生们上下课,别让她承受这些不必要的骚扰,我们不希望看到悲剧发生。”

也是马华梳邦区会主席的赵启兴业指出,既然钱是梁文俊借的,大耳窿就该找他本人,而不是骚扰及污蔑他家人。

何银凤在梁文俊车内发现一本记载着向大耳窿借贷的账本。

打开全文
大耳窿
母子
断绝关系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1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