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内阁名单出炉!哪位部长的表现你最期待?参与民调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路边缘评论
7:20am 02/10/2022
安焕然教授.华人史的基本功
安焕然教授

当代新史学的研究趋势,是要有创新的方法。而这“创新”即包括了历史学和其他学科的结合,如历史人类学、人类文化学,以及计量史学的运用。

ADVERTISEMENT

2015年8月15日,新加坡国家图书馆听演讲。就顺道到图书馆逛逛,无意间看到书架上有一本由新加坡八方文化创作室编辑出版的《南洋大学新加坡华族行业史调查研究报告》。1970年代初期南洋大学历史系学生在黄枝连老师的带领下,做了很不错的。这些调查报告终在2014年由八方出版了。隔了这么多年才得以出版,很是感怀也很感慨。事实上,当年黄枝连引领南洋大学历史系师生进行“马华历史调查研究”,实乃开本地中文学界学院派华人研究田野调查之先河。

认识黄枝连教授是在20年前新加坡的一场学术研讨会。当时我发表柔佛潮人史料田野调查论文,获得黄枝连和香港大学赵令扬两名教授在会上的公开点名赞许,之后黄枝连老师一直拉著我讲很多学术研究的故事和门径,很是提拔。当时我傻傻的,不明白怎么一回事。而今翻阅这本40年前的“师生作业”,惭愧我的那些东西,根本比不上当年南洋大学历史系学生的“作业”。

另,基本功,还有哪些?我认为史学史还是需要接触的。2022年7月24日,线上举办的马来西亚历史云学堂,新纪元大学学院研究生院副院长黄裕端博士主讲〈历史方法论:从传统走向现代〉,就有参与者提问:“研究历史,史学史重要吗?为何?”

当天的线上讲座好像忽略了这道提问。若是我的理解,会这样回答:了解史学史,可以让人更谦卑。原本自以为是的东西和观察视角,原来前人学者早已讨论过,甚至已提醒你这观察视角和解读方式可能是会有问题和存在盲点的。

黄裕端老师是本地英文学界的史学者,他当天的主讲,举引的西方学者的史学观点虽非研究华人史,却颇有借镜之启示。例如他举法国史学家理.丕皮布洛奇对史料之批判,推翻了“资料来源越古老,越普遍被人接受,也就应该受到尊重”这个传统的史料接受准则。毕竟面对史料,你还是要辨伪真假和需要再考证的。

又如强调科学,主张“客观主义”的兰克学派曾盘据史学界很长一段时间。兰克认为引用权威的作品其实不可信,真正负责任的研究必须利用原始档案和文献。但20世纪以来,一些历史学家也不满于兰克的所谓客观主义。克罗齐更是提出了历史相对主义,来反思兰克学派。研读历史,不能仅重视政治史,不能只看到上层的官方历史和史料,上层和下层的历史都要重视。至1970年代更有劳伦斯.斯通提出了叙事史的复兴。

黄裕端指说,当代新史学的研究趋势,是要有创新的方法。而这“创新”即包括了历史学和其他学科的结合,如历史人类学、人类文化学,以及计量史学的运用。从这些跨学科的整合,如此遂使我们当下的史学研究能从中发现更多过去被忽略的问题。他特别举例《饥饿的爱尔兰》一书,就是以量化分析颠覆了原有的历史论述。

黄裕端在马来西亚历史云学堂讲座的结语,如是指说:史学研究的改革必须走跨学科研究的道路。这样不但展示历史的内在脉络,还恢复历史的现场感和重构过去的立体感。而他最近的一个研究计划导向就是以“量化分析”探讨马来西亚华人聚落史。

打开全文
邊緣評論
安焕然教授
华人社会调查
华人史研究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2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2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