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读家
5:15pm 03/10/2022
【白袍医师 读者心(三)】邱桦真医生 / 阅读与生活节奏
作者:邱桦真医生(加影,马大公共卫生硕士)

“当那么忙,有时间和精力阅读吗?”——会有这样疑问的大概是港剧看太多。剧里的医生忙on call、忙救人、忙谈情,忙到在闲暇的缝隙里手中只能握着咖啡杯。偏偏戏里就是没几场医生手捧着一本(非医学)书在翻阅的镜头。

ADVERTISEMENT

其实在医生这个职业光谱里,穿着白袍或手术服、肩上挂着听诊器,仿佛24小时都在on call的医院医生只占一小部分。占更大比例的是我们在政府或私立诊所里遇到的,跟白领上班族一样定点上下班的医生。不同之处是工作时长和周末,但也因人而异。有的医生每天OT亲自驻守诊所直到夜晚关店,一天里一半的时间都给了工作与诊所;也有的固定请代班医生,自己则朝九晚五。

 实习和行医头几年我在县医院工作,曾有过近似港剧《On Call 36小时》那样的日子。那时候常常因为轮班值班而作息日夜颠倒,但也许当时还很年轻精神恢复特别快,所以在工作日下班后也仍有精力看书。只不过看的都是医学工具书。我喜欢把当日在医院里遇到的不熟悉或棘手的病例记下来,下班回到家后从书架取出相关的书籍,然后从相关的章节开始一点点地延伸查阅到旁枝末节的知识点去。到了周休才是我的休闲阅读时光。记得刚工作第一年,每到月底出粮的周末我就会逛书店买一两本书;好几次买了书以后还迫不及待在车里边吃零食边看书。那时觉得有了点经济能力,可以买自己中意的书而不必太在意价格,是十分幸福的事。在偌大停满了车子的商场停车场中独自在车里“偷着乐”看书的时光,如今想来有点魔幻,却又真实地点缀了那段一个人在外地战战兢兢行医的岁月。

 后来离开医院成了私立诊所医生,工作与生活节奏变了,阅读习惯也不同以往。在诊所一般很少遇到急症,一上班通常就是坐在诊室桌前直到下班。病人多的时段,时间过得比较快,但有些时段比如中午以后病人比较少,感觉时间就会过得很慢。于是为了杀时间,我渐渐养成在工作闲暇时断断续续阅读的习惯。也是在那时候开始“懂得”读中长篇小说——我一直以来看的小说类型是微型或短篇;由于习惯一气呵成看完一个故事,长篇小说让我迟迟不知如何下手。也或许是告别了随时待命在生死之间分秒必争的生活,心态比以前从容了,便不再觉得读长篇小说是奢侈的事。

仿佛有忙不完的项目

 医生职业光谱里还有另一大块是非临床医生。虽然仍在医疗领域里,但他们不看诊不治病。他们当中有的做医疗科研、学术或与公共卫生有关的宣导、行政、规划与实施等工作,类似于影视行业里的幕后人员。我在冠病疫情期间完成公卫硕士然后转向非临床的这一年多来,休闲阅读时间减少了许多。以前在医院或诊所怎么忙,始终有“忙完一个病人”的分界点;现在却仿佛永远有忙不完的项目,心里顾虑也特别多。心闲不下来,总是赶赶赶,竟不知不觉把阅读习惯也赶到角落去了。

 柴静著的《看见》是我有限的阅单里最常提及的书。很多人对这本书的印象是作者的敢言,但我认为敢言不过是一名记者该有的本色。她的书写最触动我的地方是,在她努力尝试透过记者之眼去“看见人”而不是“看见事件“的过程中,对自身与社会的反思,以及对人的理解。书里有一段话,柴静问集体约定服毒自杀同学群里的其中一位生还者,一个六年级的小孩:

“在你看来,什么样的人能理解人?”

 “听别人说话的人。”

 阅读,大概也是另一种听别人说话的方式吧。

【白袍医师 读者心(版主的话)+(一)】翁诗钻医生 / 我的阅读时光

【白袍医师 读者心(二)】廖国强医生 / 在时间的缝隙间阅读

【白袍医师 读者心(三)】邱桦真医生 / 阅读与生活节奏

打开全文
医生
读书
邱桦真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