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专栏活力名家各就各位
7:00am 03/10/2022
牛油小生/越位
作者:牛油小生
牛油小生/越位
“蓝色女孩”萨哈尔。

一位青春正盛的女性在法院前点燃自己,那是何其惨烈且绝望。

她叫萨哈尔·霍达亚里(Sahar Khodayari,1990-2019),人们又称她“”。

ADVERTISEMENT

萨哈尔是德黑兰独立俱乐部的球迷,不过在伊斯兰大革命之后,于1981年禁止女性入场观看足球赛,这位90后从来没有机会昂首阔步走入足球场。2019年3月,她女扮男装混入阿萨迪体育场,在对垒艾因的亚洲冠军联赛中为德黑兰队加油呐喊。

萨哈尔女扮男装的故事没有花木兰的荡气回肠,没有梁祝的凄美浪漫,只有性别歧视、恐怖统治下最悲剧的抗议。萨哈尔被捕,在羁押所待了3天,回家后又苦等了半年,结果德黑兰伊斯兰革命法院告知她可能面对半年的牢狱之灾。

萨哈尔以肉身烧出的火花,刺痛了人们因习惯黑暗而麻木的眼瞳。萨哈尔的死唤醒了沉默的大众,一些人开始在社交媒体抗议,伊朗球星阿里·卡里米(Ali Karimi,1978-)甚至呼吁球迷罢看比赛。

国际社会的震怒,加上国际足球总会(FIFA)的介入,萨哈尔逝世一个月后,伊朗主场对垒柬埔寨的世界杯入选赛,当局终于允许女性进场。

牛油小生/越位
电影《越位》剧照。
女性禁入球场

萨哈尔的经验绝非孤例,多少热爱足球的伊朗女性长期被拒于球场门外,多少人又想出千百种法子混入现场。伊朗名导贾法尔·帕纳希(Jafar Panahi)2006年获柏林电影节金熊奖的作品《》,便通过一群闯关失败的女球迷,揭露禁令的荒谬。

这部电影因帕纳希的女儿而起。有次帕纳希正准备去球场看比赛,10岁的女儿央求一同前往,她很好奇球场内的世界。帕纳希与女儿约法三章,一旦被阻止,小女孩就得自行回家。帕纳希在一次受访时回忆当时情景:“我们到了那里,我一直坚持说女儿才10岁不过个孩子就通融让她进去吧,但他们就是不准。我当时几乎是在乞求了,但我的女儿阻止我,她让我先进去,她自有办法。10分钟后我看见她进来,我问她是怎么办到的?她告诉我:‘总会有办法的。’”

牛油小生/越位

《越位》揭示对女性的不公

《越位》将时间点设在2006年世界杯外围赛伊朗主场对垒巴林的关键赛,地点就在阿萨迪体育场。只要获胜,伊朗就能拿到世界杯正赛的资格,全国各地的球迷云集德黑兰,包括剧中的少女们,她们原想各显神通,买黄牛票,乔装,却总有烦人的卫兵阻挠。少女一个个被带到临时架起的围栏里,由一个暴躁的军人看管,他手下有个滑稽的同袍,全剧是少女与军人的对弈,足球缺席,只能凭借场内传来的嘘声、感叹和欢呼声感受球赛的进展。

反讽的是,在足球规则里,裁判捉越位是为了比赛的公平,但在电影《越位》里,“越位”的女性却因为荒唐的制度而被捕。

军人尽管暴躁、忧郁,却是个憨厚的农民,他一心只想完成服役,赶快回乡放牛,被围起来的少女仿佛他的牲畜,但更多时候少女得以反客为主,一次次动摇军人的信念:为什么女性不能进场看球赛?因为里头都是男人的谩骂和诅咒。为什么日本女球迷可以进场看比赛?因为她们听不懂我们的语言。为什么电影院男女可以同席?那不一样,你看到的一定是一个个家庭。那我跟着父亲兄弟就能进场看球了吗?哎!这我管不了(暴怒)……

执行者执行着莫名其妙的任务,禁令其实是双向的无奈与剥削。

比赛还未完结,少女们就被送上巴士前往羁押所。一路上她们收听电台,评述员讲解伤停补足时刻球场的实况:巴林队大反击,伊朗龙门险象环生……终场哨响,伊朗打入世界杯,车窗外兴奋的人儿鸣笛庆祝,路旁民众手舞足蹈,热情的餐厅主人免费招待甜点,两个卫兵被拉入舞池,少女们借机一哄而散,边逃亡边庆祝,仿佛达成了某种和解……

遗憾的是,许多年后,在现实中,萨哈尔选择用生命来抗争。

牛油小生/越位
玛莎·艾米尼。
少女暴毙引发抗争运动

赛场的禁令也许松绑了,但伊朗政府对女性的压抑甚至变本加厉,22岁的玛莎·艾米尼(Mahsa Amini,2000-2022)因为“没戴好头巾”被宗教警察逮捕,羁押期间突然昏厥,昏迷3天后死亡。玛莎疑似被殴打、昏厥后当局也延迟送医,但官方声称玛莎患有先天疾病才会暴毙,这说词遭玛莎家人反驳,震怒的伊朗民众也连日走上街头抗议,女性焚烧头巾、剪掉长发,男性也挺身支援,这场运动更从争取女性权益升级到推翻极权政府,狼狈的暴政毫无意外展开镇压,已有示威者死亡……抗争运动目前远未结束。

《德国之声》电视台今年初播放了一部非虚构电影《蓝色女孩》,讲述伊朗境内库尔德斯坦山区一群爱踢球的孩子徒手开辟高山足球场的故事。导演凯凡·马吉迪(Keivan Majidi,1978-)利用漂亮的镜头描绘了类似愚公移山的故事:天真无邪的男孩女孩携手创造一座属于你我不分性别的公共空间,同时借此纪念萨哈尔。

他想通过足球告诉我们:哪怕在贫瘠的石山之间,人们都需要这一点点的天真和愚公移山的顽强,去开创美好的未来。

打开全文
足球
伊朗
牛油小生
运动会
越位
蓝色女孩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0小时前
1天前
1天前
2天前
3天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