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国内全国综合
12:49pm 04/10/2022
纳西尔:若贪污是一种病 马来西亚处于癌症第四期
纳西尔:若贪污是一种病 马来西亚处于癌症第四期
纳西尔:“我认为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必须从反贪腐战争开始,其核心是为了体制改革。”

(吉隆坡4日讯)大马发展银行主席丹斯里指出,马来西亚的现象一直以来很普遍,现在是时候向贪腐开战了。

“我认为我们别无选择,我们必须从反贪腐战争开始,其核心是为了体制改革。贪腐无疑是马来西亚最严重的系统性问题。

ADVERTISEMENT

“如果贪腐是一种疾病,那就是癌症第四阶段,这就是我们(马来西亚)目前所处的位置。”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胞弟纳西尔,也是联昌集团前主席,他昨日在题为“迈向更好的马来西亚政治经济”的马来西亚注册会计师协会(MICPA)64周年纪念讲座上,如是指出。

他说,然而,贪腐并不是困扰马来西亚的唯一问题,身份认同政治和权力过度集中也是我国许多问题的根源。

他比喻说:“这个怪物有三个头,即身份认同政治、地方性的贪腐和权力过度集中。如果你看一下我们国家出现的任何弊病,我会说,它们可以以某种方式追溯到此怪物的至少一个或两个头。

“所以对我来说,为了我们和一个更好的马来西亚,杀死这个怪物是必要的。”

纳西尔说,他正在与议会团体合作,为体制改革提出立法方面的建议,其中的关键是要看到执法机构完全独立于政府的行政部门。

“我们看到一届又一届的政府利用这些执法机构谋取政治利益。我们需要把恢复人民对整个执法过程的信心和其公信力,我认为这是打击国内贪腐的一个非常关键的支柱。”

针对分权的问题,纳西尔指出,确保限制政府对政府相关公司(GLCs)的影响,将有助于马来西亚吸引投资者,满足他们希望看到的确定性。

他说,许多国家更换了政府,但无法全面更换公务员和政府相关公司的负责人,所以一切都是可预测性的。

“比如说,国库控股有限公司的前董事经理阿兹曼莫达建立了很棒的全球投资者网络,然而,当政权更迭时,全球投资者突然说:‘为什么我还没有与这些政府相关公司的负责人联系,他们就已经消失了’。

他指出,作为一个投资者,他们需要政策的可预测性和政治的稳定性,这是非常关键的,如果去问任何投资者,他们需要的都是确定性。

“虽然马来西亚确实有一套经济和政治体系,但它有很大的缺陷。”他开玩笑说:“这个国家实际上没有经济,只有政治经济。”

他强调,当政治失灵的时候,经济也会相应变得失灵。

“因此,我认为很明显的是,当你把这一切加起来的时候,很难进行零散的改革,因为一切都交织在一起。”

纳西尔说,他提出的“更好的马来西亚议会”无党派平台,将解决结构性改革。

“政治党派、政党路线和连任优先权不能成为确定长期对马来西亚最有利的基础。”

打开全文
纳西尔
贪腐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2天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1星期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