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花踪
7:00pm 05/10/2022
【花踪16.武侠短篇奖】世太平/陈礼萍
作者:陈礼萍
陈礼萍(获奖金2000令吉,及奖牌一面)

夜色如铁,一个清瘦少年揣着油灯推开家门,从街上跑过去。

ADVERTISEMENT

晚风湿冷,他虽用手护着灯,仍是灭了。他把油灯往路边一搁,摸黑前进。

村口有一座写着“风调雨顺”的老牌坊,少年到时,下方已乌泱泱地站满了人,都举着火把,手持耕具。火光下人人脸容憔悴,狼狈不堪。一个脸上带伤的赤膊大汉见少年来了,问:“张海海,莫老头不来了?”

张海海:“我替师父来。”

大汉骂道:“恁村的牌坊都要被拆了!莫老头是死了吗?”

张海海轻嗤:“好说,要不是昨日有群疯子硬要闯岗下山,我师父也不至于为了救你们而受伤。”

“再不下山,难道要让那么多葡萄都沤烂吗!”大汉抡起手就要打他,张海海一把拍开,呲牙咧嘴:“封个山就把你困傻了?拿个破耙就去送死,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偷摸着去打个猎,你妈多少天没吃肉啦?”大汉被他说到痛处,火冒三丈,其余人听着,脸色也不好。

站最前头的村长喝道:“别闹了,莫远武功最高,怎能不来?”

张海海抬起下巴:“我来也一样。”

村长叹口气:“罢了。”转头往村外望去。只见斜坡下有四十多号人正向村子走来,皆是朱门侍卫,统一着缁色劲装,腰悬长刀。领队是个蓄山羊胡的高壮男子,走到村口,才假模假样地向村长作揖。

村长皱眉:“高辰,殷老板把四周的山都占了,封死山路,葡萄运不下山卖,郎中商客也上不了山,今夜还要拆我们的牌坊,给自己建劳什子功德牌楼,不怕折寿吗?”

高辰笑道:“哎,殷老爷给村里的葡萄园开了高价,被三番五次地回绝,竟也不忍心驱赶你们,还不是功德吗?”

村长气红了脸,众人心中骂爹骂娘,却无人敢出声。张海海往前一站:“殷老板那傻子种不出甜葡萄,倒把畜生养得会说话了?满山围栏,原是要圈着你这蠢羊。”

高辰后台硬,极少遭到这般辱骂,怒极反笑,拔刀便往他肩膀劈下。惊呼声中,张海海挥肘横格,用巧劲挡开高辰的手,抬脚一记侧踢,直接把人撂倒了。

未等双方人马反应过来,张海海对着高辰正脸狠狠补了一脚,捡起他的刀,喊道:“来啊!”

少年持刀而立,气势正盛,唬得对面一愣,才拔刀一拥而上。张海海一下子怂了,连退几步,伺机反攻。

村民也跟着他后退,突然后方有人大喊:“莫老头来了!”

张海海扭头一看,只见众人分出一条路来,一个灰衣老者左手提一捆油纸伞,右手揣一盏油灯,破开黑夜,缓缓走来。

下一瞬,莫远手中的灯又熄了,他一蹙眉,张海海立刻蹲下,灯座已飞砸到他身前那护卫鼻梁上,护卫掩脸痛呼,张海海正要补刀,莫远已抢到他身前,用伞戳穿了对方的喉咙。

莫远开伞挡了溅出的血,把胁下那捆伞扔给张海海:“脏,一旁去。”

张海海急忙道:“师父!伤口!”

莫远收伞,出手如电,连戳了三个侍卫六双眼睛,随即开伞挡刀:“别咒我。”

喀喇一声,莫远的伞已被劈坏,张海海立马抽了把新伞给他,莫远接伞,打横一挥、割了两个人的喉咙、挡刀、弃伞、再接伞,师徒合作无间,瞬息连杀十数人。其余人见莫远神勇,也冲上前来,仗着气势乱挥一通。

护卫看情势不好,拔腿便跑,莫远有伤在身,无意再追。

突然前方火光一闪,张海海未及开口,数支火箭自黑暗中射出,钉到牌坊高处。

“苍天!”张海海惊呼一声,好几位村民立即跑去提水,莫远见他如此惊慌,笑道:“莫慌。”

张海海:“师父您有招?”

莫远悠然道:“水泼不到那么高,别急,跌倒受伤就不好了。”

村长怒道:“这是你爹题的字!你就这么看着?”

莫远撇了他一眼:“我爹外号莫执着,看着呗。”

村长十分痛心:“若你当时听我说,杀了殷老板,就不会有今日之祸!”

莫远冷笑一声:“我老了,你是不是很意外?一把生锈的刀,如何能取敌首级?正如这点无意义的水,如何能扑灭牌坊的火?”

村长一愣,无言以对。

赤膊汉子跑得最快,提着一桶水奔来,但火势太高,无从下手,只能眼睁睁看着火舌蔓延。万念俱灰之际,倏然一阵狂风吹过,短短数息后,倾盆大雨陡然而至,迅速扑灭火焰,留下黑色的烧痕。

众人愕然,定在暴雨中,直至近处一道闪电劈下,雷声震耳欲聋、天地一片白光,似是把这十数日积下的浊气,一口气全给劈散。

大家回过神来,大笑着跑到一旁的屋檐避雨。唯独莫远仍站在原处,怔怔地仰望死里逃生的牌坊,良久,才打开被血染红的伞。

张海海从地上捡伞,想要走到他身边,但连捡三把,皆已破烂不堪。

莫远见状,忍俊不住:“小瞎子!”

张海海抬头望他。

莫远大笑:“岂曰无伞?”张海海会意,展颜向他跑去。

莫远举高伞,忽又一阵强风,伞骨不敌风势,猛地掀起,远远看去,似一把不灭的火炬。

莫远心念一动,松开了手,红伞乘风而起,在暴雨中翻腾飞舞,愈升愈高,尔后跌跌撞撞地翻过高山和围栏,消失在苍茫天穹中,再无拘束。

莫远突然嗤笑出声,抹去脸上水迹,对张海海说:“拿起刀,随我下山。”

张海海拎起长刀:“现在?”

“我杀的第一个人,是个旷世的恶徒,那日暴雨如注,我心情极好。”他轻声道:“海海,做人要善始善终。”

众人目送他们下山。又过了许久许久,雨歇朝霞明,云薄细鳞生。

东昇的朝阳,带回了两道人影。一人提刀,刀上人头犹在滴血。

必定是那远去的火伞,点燃了今日的朝阳。

【相关文章】

2022年第16届 花踪文学奖|决审入围名单

2022年第16届花踪文学奖|得奖名单

【花踪16】武侠短篇奖决审会议记录(上)/故事好看最重要!

【花踪16】武侠短篇奖决审会议记录(下)/故事好看最重要!

打开全文
花踪
武侠
陈礼萍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