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花城
8:59pm 05/10/2022
亚逸依淡糖厂带来生计 砍蔗人艰苦环境求存
报道/摄影:谢祝南
ns马口:马口亚逸依淡糖厂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砍蔗人把甘蔗头尾削掉后,打堆让罗里载进糖厂,每吨工钱6令吉。

(马口5日讯)马口砍甘蔗生涯虽已成为历史,但是曾经参与这段生涯的居民对它仍充满怀旧感,艰苦的岁月丰富了人的生活经验,有人也从中学习了在艰苦环境中求存之道。

亚逸依淡糖厂是在上世纪70年代初成立,位于森州东北部,距离榕吉、阿逸依淡约莫30公里,因此当糖厂开始运作时,吸引了马口附近一带的许多居民投入工作,包括砍蔗和载甘蔗进糖厂的工作。

ADVERTISEMENT

ns马口:马口亚逸依淡糖厂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砍蔗人右起为谢启贤、谢德兴、陈观来,陈健南,左一为载蔗罗里跟车员。
胶价低落把握机会赚钱

当时刚好是榕吉在1967年刚分段出售不久,大部分的小园主仍处于分期付款供橡胶园阶段,加上胶价低落,生活很困难,因此看到有赚钱的机会便赶紧把握,把砍蔗视为赚取额外生活费的良机。

糖厂开始运作时,需要很多人砍蔗和载甘蔗,消息一传开,砍蔗人便纷纷买蔗刀,载蔗人投资购买改装罗里,投入辽阔的甘蔗园,为糖厂生产白糖而忙碌,直到糖厂因亏本最后倒闭,虽然如此,但糖厂从此在森州留下一段灿烂的发展历史。

甘蔗园的范围高达数以万亩,为了加速生产进程,厂方以承包方式公开让人承包蔗园工作,因此蔗园出现不少砍蔗和载蔗的承包商。

ns马口:马口亚逸依淡糖厂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一名砍蔗人留下当年的一把蔗刀。
人生难忘生活经历

如果说糖厂曾是一颗陨落的彗星,而当年砍蔗和载蔗人则是黑夜中颗颗明亮的星星,平添夜空彗星划破天空时发出的璀璨和珣丽。

有人说,亚逸依淡糖厂曾经是森州发展史上的一个标志,发过光芒,也是马口、榕吉和亚逸依淡人的一个集体回忆,在人生中留下一段难忘的生活经历。

ns马口:马口亚逸依淡糖厂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冯耀南说,砍甘蔗的工作非常辛苦,而且有损人体健康。
冯耀南:日晒雨淋辛酸煎熬

当年曾在糖厂砍过甘蔗的人,如今多已超过60岁,一谈起他们对当年在甘蔗园工作的场景,依然记忆犹新,尤其是对甘蔗园内只见大片甘蔗平原不见树木,烈日当空下,如一片大沙漠,日晒雨淋,避无可避,任由煎熬的辛酸特别难忘。

61岁的冯耀南说,当年榕吉分段出售几年后糖厂成立,当时他才十四、五岁,家境贫穷,家庭成员多,生活很困难,工作机会极少,一听到砍甘蔗有钱赚,不管三七廿一,兴致勃勃跟着同村的友伴去砍蔗。

回想起来,那种工作,如果让现代人选择,相信不会有人要做,因为除了日晒雨淋,还有更糟糕的是,砍蔗前须放火焚烧蔗叶,以致蔗行出现厚厚的灰烬,动手砍蔗时,难免扬起大量的灰烬,非但污染面孔,还会吸大量的灰烬。

他说,每天砍完蔗之后,每个砍蔗人都变成了非洲人,最要命的是,咳出的痰都是黑色的块状,用手帕包脸砍蔗又感到呼吸困难,唯有放弃,在困境中继续劳作。

一些人学会承包建立人脉

两三年后,厂方在收割甘蔗逐渐机械化,砍蔗人也逐渐退出职场,冯耀南说,如果继续砍多几年,他们的健康势将严重受到影响。

他指出,一些砍蔗人也从中学到承包工作的经验,如何建立人脉,如何扩大赚更多钱的机会,并以此作为出来谋生的蓝本,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收获。

ns马口:马口亚逸依淡糖厂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陈观来凝视当年本身砍蔗的旧照,感触良多,而陷入沉思。
陈观来:尘飞扬听车声不见罗里

今年近90岁的陈观来追述,由于年老,记忆力退化,当年很多砍蔗的往事都已经模糊,但是砍蔗的情形,蔗园内的状况,及载蔗罗里来来往往的引擎车声依然清晰如昨。

他说,甘蔗园的公路如同阡陌,都是泥路,在载蔗罗里来往跑动下,路面上被罗里辗成的泥粉有几吋厚,当罗里跑过时,扬起的灰尘,连罗里也被淹没在内,只听到车声,看不到罗里。

“如果当时在蔗园吃着午餐,或者骑摩托被罗里越过,那种滋味,真是毕生难忘。”

ns马口:马口亚逸依淡糖厂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马口亚逸依淡糖厂于70年代初开厂生产白糖,许多榕吉居民,包括少年投入蔗园砍甘蔗。
陈健南:甘蔗打堆最辛苦

他的儿子陈健南(约60岁)说,蔗园里日晒无处避,雨淋无瓦遮,有时下着雨,戴着草帽继续砍,“砍蔗不太辛苦,最辛苦是把砍倒的甘蔗打堆,从蔗行尾端抱捧着甘蔗,步行到十多廿公尺远放在一堆,让罗里拖上车斗载进糖厂。”

他说,甘蔗必须打堆,才能让罗里载进糖厂,载蔗罗里是改装日本的十五铃(ISUZU)罗里,司机座后面安装一个铁架,架上有个滑轮,将车前的钢缆引上滑轮,开动引擎卷动钢缆,把甘蔗拖上车斗,司机载甘蔗进厂,每吨可获6令吉工钱。

ns马口:马口亚逸依淡糖厂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陈健南说,马路灰尘和甘蔗灰烬被吸进肺部,影响健康。
损健康痰带黑

他无法忘记,甘蔗园路上如沙尘暴的灰尘,及放火烧蔗园才能砍蔗,烧过后的灰烬和灰尘,都严重影响身体健康,一些人停止砍蔗后多月,咳出来的痰依然带黑。

陈健南有一次砍蔗时因用力过度,蔗刀砍到脚胫而不自觉,直到发觉裤脚湿漉漉,被鲜血染红才觉得痛,马上送进医院缝针止血。

ns马口:马口亚逸依淡糖厂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陈观德说,当年为赚多几个钱而投奔蔗园砍蔗。
陈观德:砍蔗看运气

陈观德(73岁)说,当年砍蔗都是因为生活逼人,当时他与哥哥陈观来一家住在榕吉C2村,由于家庭成员多,收入微薄,单靠割胶难以维持生活,加上工作又少,难以找到副业做,因此一听到糖厂要找人砍甘蔗,便毫不犹豫的投奔蔗园,赚多几个钱帮补家用。

他说,砍甘蔗也要看运气,运气好的话,被分配到肥美无缺的甘蔗,反之若分配到“老鼠蔗”就到霉了。

所谓老鼠蔗,是指甘蔗都被老鼠咬坏,砍削时,它会断头断尾,而且没有重量,因为砍蔗是以重量算价钱,每吨6令吉,遇到老鼠蔗,砍一天都没有6令吉。

他说,放火烧蔗时的景象最为壮观,当烈火燃烧起来,一些躲藏在浓密蔗叶内的动物四处逃命,有野猪、果狸、蟒蛇和老鼠等,熊熊烈火声和砍蔗人见到动物的叫喊声划破寂静的蔗园。

亚逸依淡糖厂倒闭后,政府将它改为警察训练中心,并在1980年开始运作。

ns马口:马口亚逸依淡糖厂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当年的糖厂如今已改建为警察训练中心。
ns马口:马口亚逸依淡糖厂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当年蔗园里的“四朵金花”,左3起阿圆、阿群、阿香、阿娴与工作同伴合照。
ns马口:马口亚逸依淡糖厂有过一段辉煌历史
当年笔者也在糖厂蔗园里参与工作,巡芭时留下身影。

打开全文
亚逸依淡糖厂
砍蔗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