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城人小说
8:00pm 05/10/2022
潘美珍·最后一次忏悔

120054867_l

还有不到10个小时,我的生命就要结束了。因为,明天我就要了。我从没想过我的人生会是以这般形式结尾。

ADVERTISEMENT

听说,人快死的时候,以前的往事会在眼前飘过,一些平常自己忘了的事情在那一刻也会记起,而且特别明显。

“儿子,我为你取名为李顺平,是因为我希望你的一生可以顺顺利利,平平安安。可是现在……”母亲说道。

X X X X X X

从小我就是一个叛逆的小孩,中学还没毕业就已经辍学。由于学历低,所以只能做学徒之类的工作。

我当过糕饼学徒、工匠学徒、水电工学徒,但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因为工作辛苦,而且工钱又不高。

所以,我选择做违法的事情赚快钱。从那一天起,我就像《古惑仔》系列的电影一样,过着刀光剑影的生活,不时会因为争地盘或抢地盘而与其他社团大打出手。

“地盘越多,地位就越高。”这是大哥的口头禅。

我知道要像老虎般发威,就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所谓:有危才有机,所以我决定冒这个险。终于,我升上社团的第三把交椅。顿时,我的锋芒尽露。可是,就在我最风光的时候,上天却拿走了我的一切。

在一次“执行任务”中,我因杀人而被通缉,最后难逃法网,被警察拘捕。

X X X X X X

“陪审团一致裁定被告李顺平谋杀罪名成立,依例被判处环首死刑。”

听到判决的那一刻,我觉得世界快要末日了。我知道就算后悔也无补于事。

“千金难买早知道,万金难买后悔药。”我知道自己是罪有应得的,所以没有人会为我留一滴眼泪,除了我的母亲。

X X X X X X

从我进监狱的那一天起,我的名字已改为数字号码。而我的人生也因为我是死囚而到了终点。

基于人道立场,所有的死囚能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自己的“临刑餐”。曾经,看过一个报道指有一位美国人拍下一些

即将执行死刑的犯人们的最后一餐,我从那些照片中,仿佛能感受到囚犯们生前的心情。

有些死囚选择奢华的快餐、有些囚犯只要求一块面包和一杯清水、有些囚犯则选择什么都不要。

据说,有一个男囚犯在执行死刑前只问管教要了一颗橄榄且没有吃,他死后,管教在检查他的衣服时,在衣兜里找到那颗橄榄。我相信代表和平的橄榄,说明是他最后的忏悔。

最后一餐,你们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此时,我心里最想吃的是母亲亲手烹煮的三菜一汤。监狱官员问了我的最后的遗愿后,便安排我和母亲相见。

“不做饿死鬼,吃饱好上路。儿子,你多吃一点吧!”母亲做了我最爱吃的梅菜扣肉、姜丝麻油鸡、干煎大虾和白萝卜排骨汤。

“儿子,这块生肉你拿着。妈妈能为你做的就只有这些了。你下辈子投胎,记得要做一个好人,不要再做犯法的事情

了。”

我知道中国民间有一个传说,人死了会去地府报道,阎罗王会根据死者一生的所作所为进行判决,而轮回时需要上奈何

桥去喝孟婆汤。据说,奈何桥上有一只专咬魂魄的疯狗。母亲为我准备生肉,是让我上奈何桥时喂狗用的。

“妈,谢谢你,还有对不起!”我强忍泪水对母亲说道。

“不管你做错多少事情,你永远都是我的儿子。”要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儿子去死,是所么残忍的事。

我一生做尽坏事,如今是我得到报应的时候了。在倒数着生命的终结,突然我整个人也变得轻松多了。

我觉得很感恩,因为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一个人是爱我的;在这个世界上,至少还有一个人会因为失去我而感到难过,那个人就是我的母亲。

感恩在我人生最黑暗的一刻,仍然还能感受到一丝的温暖。

“妈,明天我就要走了,你要好好保重!”今天的结果,是我自己一手造成的,是我亲手把自己送上了刑台。如今我要为我自己的过错负上责任。

这是我临死前最后的忏悔。

打开全文
死亡
行刑
懺悔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天前
4天前
2星期前
2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