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内阁名单出炉!哪位部长的表现你最期待?参与民调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副刊花踪
7:15pm 06/10/2022
【花踪16.武侠短篇奖】血莲修罗/陈彩芬
作者:陈彩芬
陈彩芬 (获奖金2000令吉,及奖牌一面)

更夫刚打三拍喊了一声:“平安无事”,见马府朱门半敞便探头探脑地进马府。他与马府看守相熟,偶尔经过会讨杯热茶寒暄几句。

“老九……”声若蚊蝇。

ADVERTISEMENT

影壁后传来斗械声,他闻声而去,浓郁的异味使他鼻翼歙动。

豆点火光带着他走进游廊,鞋底被粘稠的墨液洇湿。

天上的月光冲破云雾,地下的墨渍飘着血腥。

更夫见马府人一个个横尸在前,有的身首异处,有的四肢不全。那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瞳孔里残留恐惧。

他趔趄几步,梆锣和灯笼离手,人也离了魂。

4个护卫架起刀墙护着抖如筛糠马县丞节节后退。

一道金光在竹叶上闪耀,她一袭铠甲却似无重量地在风中摇曳。身上滴落的水滴划破了寂静。

不是竹影斑驳了戎装也非雨雾湿了战袍,而是,淋漓鲜血溅了她一身。

她手握镰刀睥睨着马县丞,身后马尾及腰如黑蛇吐信,仿佛随时吞噬一切。

护卫施展轻功,齐齐伸出刀刃围攻。

她抛出的镰刀在空中“嗡嗡”作响,犹如死神召唤,随即而来是皮肉撕裂声。倏然,一颗头颅在地面咕噜打滚,脖子以下的肢体还不知群龙无首在原地颤动。

哪怕是江湖上顶尖的高手,见此状也不免发憷。

马县丞想趁乱逃走,不料,一抬脚便迎来冷冽的镰刀乘着疾风贯穿他的手臂。那如浪潮的冲劲将肥头大耳的身躯钉入砖内无法动弹,胳膊在刀圈里摇摇欲坠。

她拳脚如风,对方刀剑落空,纤细苍白的双手散发着寒意,一左一右掐着两个脖子,她邪魅一眼,“咔嚓”骨碎脆耳。

血雾弥漫,杀气腾腾,脸上留疤的护卫趁其不备投放袖里箭,可她纵身一跃,衣袂一挥输出霸道的掌风将短箭回弹。

谁说开弓没有回头箭,这3根短箭不只离了轨道,还栽入胸膛开出旖旎的红花。

最后一个护卫弃械投降,她凛冽地俯视。就像看着手拈的飞蛾。

苍天不悲悯,人间何须悲怜。

她脚尖勾起利剑,飞速划过护卫的脖子,血痕像燃烧的红烛流下烛泪。

既来折翼,何顾安翔?

血债面前,性命皆是蝼蚁。

马县丞血水涔涔,瑟瑟发抖地问:“你是谁……”

她缓缓地走近马县丞,脚踩的每一步都留下火红的鞋印,仿佛步步生莲,莲上盛血。

她抽出镰刀卸下一只胳膊,马县丞连哀鸣都无力。镰刀抵在他的脖子,像铁环拴住畜生。马县丞喉结一滑便触碰刀刃的冰冷,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吞。

“我是谁?”她顿了顿,续道:“从前,战无不胜,世人唤我一声佛母,而今,兵败如山倒,天下人叫我叛军……唯独一人奉我为神明。”

她面无表情道:“他少缴一合米受十鞭之刑,我有何颜面受他十勺米供奉?”

戛然,一个转身便撅下马县丞的头颅。

“他错把修罗当菩萨,错认懦夫为师父。”说罢,怫然离去。

“这是报恩还是报仇?江湖上的腥风血雨哪离得开恩怨情仇?欲知血洗马府的后续,且听下回分解。”说书人醒木一拍,茶楼里的食客哗然四起,即使意犹未尽也不得不曲终人散。

说书人收拾着台面手帕……少顷,一个捧着金子的手掌抻到他面前,道:“我家公子等不及明日,还望先生把书说完。”

说书人说破了嘴也难挣一两赏钱,更何况一锭金!

他谄媚道:“好说,好说。”醒木再次起落,吆喝:“书接上回……”

马府一夜成鬼狱,官府查无头绪,武林从此多了个执镰高手——血莲修罗。

更夫醒后,神志不清,嘴里反复念着:“掌上白莲,脚下红萍。发落复生,日月复来。”

单凭这十六字,武林足矣揭开血莲修罗的面纱,将她神秘的过往写成江湖奇谈。

靖难之役后,皇帝迁都,民不聊生,于是,农民起义,以白莲教为首。当时教主名三娘,信徒唤她佛母,她武艺惊人还擅兵法,明兵几次讨伐都败下阵。

后来,寡不敌众,白莲教被覆灭,三娘就此下落不明。

江湖传她落发为尼,也有人说她悟道成仙,谁曾想,她沦落乡野之地。

她蜷缩在破庙狼狈不已,迷糊之际,见一少年双手合十嘴里呐呐,身边还有一碗清粥。

“你定是天兵天将下凡人间……”少年只见金光熠熠的铠甲,却对血迹斑斑的脸庞视之不见。

余后每个清晨,他都会奉上一碗清粥,再虔诚跪拜。

一次,三娘问少年所求何事?

少年边打磨镰刀边道:“我不要当佃户,我要做锄强扶弱的大侠。”

他可知……侠者,受万人敬仰的同时,得扛得住万人期望?

他举起镰刀指向苍天:“我要在江湖留名!”天地无声仿佛在嘲讽少年的痴狂。

曾几何时,她也是叱咤风云的女侠?可如今,沦为丧家犬,匿藏于江湖。

于她而言,江湖,不过是天地所弃之人唯栖之所。

少年侃侃道:“师父……成也好败也罢,轰轰烈烈才不枉人世间走一遭。”

“别乱叫,我不是你的师父。”

“那……我先当信徒吧!”

那少年还没走出那片田地,便因朝廷赋税纳粮而命丧牢狱。

她所受的供品,是以他为祭品。

如果说,菩萨成全心愿,那修罗便是不负遗愿。前者奉上信念,后者献上执念。

马县丞夺走她最后一个信徒,也扼杀了她的信仰。

她为少年埋土立碑,却提笔无字,歃血无语,她根本不知那少年的姓名。

她只好在无名冢上留下两行字:“人间无菩萨,人心是修罗。”

她捡起少年的遗物血洗马府,再拎着马县丞头颅回到荒郊野外祭奠那少年。

“师父带你看一看江湖吧。”她用那少年的镰刀在碑虎边刻下师父二字。

说书人刷开扇面送清风,留下结语:“菩萨坠红尘,红尘醉修罗;侠者扶天下,天下负无名。”赢得满堂喝彩。

【相关文章】

2022年第16届 花踪文学奖|决审入围名单

2022年第16届花踪文学奖|得奖名单

【花踪16】武侠短篇奖决审会议记录(上)/故事好看最重要!

【花踪16】武侠短篇奖决审会议记录(下)/故事好看最重要!

打开全文
花踪
武侠
陈彩芬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3星期前
3星期前
4星期前
4星期前
1月前
1月前
你也可能感兴趣...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