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内阁名单出炉!哪位部长的表现你最期待?参与民调
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都会城人小说
7:13pm 06/10/2022
黄晓玲·希望

7/10见报/城人小说——希望/黄晓玲

浩然暂别繁华的都城,来到宁静淳朴的小镇,寻找灵感之余,也为了突破现有的

ADVERTISEMENT

这天,就在他躲在僻静的竹林里作画时,忽然被阵阵孩童的笑声惊扰了思绪。浩然皱起眉头,眼看还差一步就完成的风景画,被那肆无忌惮的嬉戏声,阻断了。

浩然“啧”了一声,丢下画笔,循声走向竹林后的河滩处,阳光下,只见一群光着身体的小男孩在清澈的河中央戏水。其中一个特别瘦小的男孩,爬上岸边的岩石,站定后,然后一个鹞子翻身,跃入水中,溅起片片水花。

每个人都在拍手叫好。

“阿志,再来一次!”

原本想开口骂人的浩然此时却抿紧了嘴,他愤怒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浩然掏出口袋中的白纸和铅笔,就在那里素描起来,阿志漂亮、敏捷的动作,天真的笑容深深地打动了他。

X X X X X X

一连数日,浩然对着散落一地的素描习作发愣。自从那天遇见阿志后,他就无法静下心来作画。那小子仿佛有不可思议的本领,以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夺去他绘画的能力。从前自己的那些所谓呕心沥血之作,如今看来变得不值一提了。

许多画商殷切致电询问浩然作画的进展,他的答复往往摸棱两可。

“我的画魂已走。”浩然绝望地端详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我再也创造不出新的东西了。”但他不能把这秘密向谁透露,只好装病来蒙骗上门的画商和买家。

人们只看见一个目光迟钝,形容枯槁的老年人坐在画架前吃力地努力作画,绝想不到他会在事后把所有的杰作撕毁。

X X X X X X

每个清晨,浩然坐在山坡的草地上,低头作画。偶尔抬头,看见阿志蹦蹦跳跳地从木桥那头来到山脚下的一棵龙猫树下,然后奋力往上一跳,随手抓下一把树叶,好奇地把玩着。阿志的同伴指着他哈哈大笑,他也咧嘴无声地开心笑了起来。

浩然观察良久。阿志天生有着过人的精力,他是一刻也静不下来,连走路也像是踩着轻快的舞步,只要他高兴,随时随地翻筋斗来取悦众人。

X X X X X X

那天,浩然收拾好画具打道回府时,才发现少了其中一管颜料,他着急放下画作,走到附近的灌木丛中寻找。

当浩然取回颜料管折返时,发现阿志正背向他,用他的画笔在刚完成的作品上涂鸦;浩然被眼前的景象气得浑身发抖和大声责骂。

“咿咿呀呀……”,阿志起初被他突如其来的怒火吓住,随即又在画上指指点点,不知在说些什么。

“你懂什么?”浩然骂道:“知道这画值多少钱吗?现在都被你毁掉了!咦……”他忽然止住了骂,目光停留在画上,脸渐渐红了起来。

那是一幅神秘的抽象原始林,主调是一种深沉的靛青色。画面上,是一座面向城市的巨大树林,纷纷伸向灰蓝天空的枝叶像一双双索求的手。阿志却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影子,一个渺小的,必须用心去看,才找到的小人儿。

“你都看出来了,这画是我的最后作品了。”浩然无话可说了,仿佛把戏被拆穿。

他想撕毁作品,却被阿志阻止了。阿志捡起一管橘黄颜料,朝画的右上角涂上一层线圈似的太阳。那是永不降落的太阳!浩然终于明白自己作品中所欠缺的东西了。

阿志开心和他比起手语来。

浩然脸上的笑容僵住,原来启迪他开创新画风的竟是一个哑巴。

X X X X X X

“您没看错。阿志除了是过动儿,也是哑巴。他甫出世就被父母遗弃,是我亲手把他带大的。”

当浩然送阿志回家时,阿志的嫲嫲道出孙子的身世。

“这孩子虽有缺憾,但他活得比谁都有希望,和他相处过的人都说他像个。”

回到都城后,向来走灰暗路线的浩然一改画风,人们赞叹老而弥坚的浩然仍创作不辍。

“人活一天,就该快乐过一天,以前的我太在意得失,如今想通了,绘画就是我的希望和快乐,夫复何求!”他感慨地回复。

打开全文
画家
创作瓶颈
小太阳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6天前
1月前
2月前
2月前
3月前
5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