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洲网
星洲网
星洲网 登录
我的股票|星洲网 我的股票
Newsletter|星洲网 Newsletter 联络我们|星洲网 联络我们 登广告|星洲网 登广告 关于我们|星洲网 关于我们 活动|星洲网 活动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地方大霹雳时事焦点
6:45pm 06/10/2022
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报道:巫秋燕
摄影:丁祖兴
大霹雳时事焦点/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擅长维修菲林相机的施建章,设法让相机复活。

(怡保6日讯)怡保一些手工制作或维修行业,靠着以丰富经验和纯熟手艺支撑着,但同时也面对一旦他们退休后,青黄不接和逐渐式微的情况。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技进步,一些老行业在时代洪流中仍保留着传统作业模式,这些手上功夫,无论是制作手工面、、修理钟表、修理、镶金、磨玉石等,都靠着经验老道的师傅撑场,有者从年轻做到老,凭着对工作的热忱和坚持,即使到了80岁也不言休。

ADVERTISEMENT

传统行业依靠的是人手、时间、耐心和经验,收入未必与付出的体力和心力成正比,有的行业也面对艰辛的承传之路、被时代淘汰等因素,恐怕会逐渐消失。

大霹雳时事焦点/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现年81岁的施建章是怡保着名的修理菲林相机老师傅。

光艺摄影用品公司东主施建章(81岁)是怡保着名的修理菲林相机老师傅,他接受《大霹雳》社区报访问表示,在我国,懂得修理菲林相机的师傅不多,相信年轻人更不感兴趣,毕竟菲林相机已经很少人使用了,市场需求不高。

他说,加上修理工作繁杂,时间长,零件不容易找,收入也不高。修理相机的服务费从数十令吉至数百令吉,视相机的情况而定,收入可能只够养活自己而已。

施建章拥有约60年修理菲林相机的经验,凭着多年来丰富历练和不断向上学习,练就修复相机的好本领,让不少全马各州的菲林相机爱好者,如遇到菲林相机出现毛病,会把相机交给他“医治”。

他坦言,他曾经想过要找接班人,但一直未找到,而他的隐忧是从事菲林相机修理行业是否可以一直生存下去。无论如何,他强调最重要是要有兴趣,修理相机非常考眼力和手力,若是毫无兴趣,恐怕难以持久。凭着这份兴趣和坚持,让他投身在此行业多年也不言倦。

他透露,虽然已届高龄,但他暂时未想过要退休,他没有设定要在什幺时候退休,只要可以做就会继续做。

他强调运动也很重要,他平时有教导太极和气功,让自己的身体保持在健康的状态。

大霹雳时事焦点/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永安钟表店东主李耀坤(右)和李国良兄弟携手在老钟表行里默默驻守,细心为顾客修理钟表。

永安钟表店东主李耀坤和李国良兄弟携手在一间老里默默驻守,细心为顾客修理钟表,虽然该店不需要聘请学徒,即使要请人工作也相信没有人要做,开店50年从来没有人主动上门来求职或当学徒。

李耀坤担心随着老一辈的修理钟表师傅离去,没有年轻人接手或懂得修理钟表,恐怕这维修行业会慢慢消失。

大霹雳时事焦点/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李耀坤从未想过何时要退休,会继续工作。

他说,现代人追求高薪职业,这行业薪水不高,修理钟表要有耐心,要心平气和,视力要好,而且要懂得变通,做到老,学到老,但不是人人都能接受。他担心将来可能无人懂得修理,也许钟表店只供买卖钟表服务而已。

现年75岁的李耀坤从12岁开始就跟亲戚在钟表店当学徒,回忆当学徒的点滴时,他说以前当学徒由底层做起,还要充当“打杂”工人。

他坦言,在修理钟表行业多年,其实是蛮考眼力,自觉眼睛也不太好了,但他从未想过何时要退休,可以做就继续工作,毕竟是自己经营的生意,愿意做到老。

大霹雳时事焦点/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刘高珠以老手艺和经验敲敲打打。

位于怡保中央公市附近的英隆打白铁店负责人刘高珠(80岁)说,这行业已经逐渐走下坡,数年前已请不到人工作,更何况现在打白铁的需求已不高,他和兄长两人一手包办即可,无需再聘请工人了。

他坦言自己还未想过何时要退休,只要还有能力,都会继续工作,由于年纪大了,他会接一些简单的订制白铁成品和修理补工作,毕竟许多从事熟食行业的小贩们,仍然在使用白铁成品。

大霹雳时事焦点/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刘高珠常为顾客修补白铁品。

刘高珠在10多岁的时候就随着从事打白铁行业的父亲在店内学做白铁加工,就这样敲敲打打地渡过了大半辈子。

他指出,数十年前,这行业很兴旺,后来渐渐式微,也面对青黄不接的现象,但他会继续坚持这份老手艺和数十年经验做下去 。

他说,随着时代发展,白铁加工的产品快被塑料品和不锈钢器取代,以致手工订制的白铁制成品也越来越少了,生意大不如前。

大霹雳时事焦点/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80岁的刘高珠默默守着这间经营了数十年和两代人的英隆打白铁店。

他表示,以前的生意很旺,要订制白铁加工品的饮食业者、小贩们都来订制煮食餐具,如煮面或泡茶用的铁桶等,尤其是父亲经营的那个年代。

他说,该店没有接班人,也不希望孩子接手,因为太辛苦了,毕业这行业已走向式微。

“有些游客经过看到这间店也感到很好奇,说没有看过这样的打铁店。”

大霹雳时事焦点/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李满兴在阳光下晒面,期间用两支竹枝把粗面条拉成长细状。(巫秋燕摄)

怡保文冬新村“友记手工白面条” 已经营超过60年,是怡保难得一见的制面条之家,由第二代接班人李满兴(58岁)和黄慧雯夫妇在祖屋制作面条,延续传统的方式制作潮州面条,并供应给州内的杂货店及爱吃手工潮州面条的顾客。

大霹雳时事焦点/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阳光下照晒的面条,散发出一股迷人香气。

李满兴的父亲当年从中国南来讨生活,在文冬新村制作面条,并把制面手艺传授给他,至今他还保存父亲的传统制面技巧和风味。

大霹雳时事焦点/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面条晒干后,用塑胶圈与红色标签纸捆绑在一起,再装进塑料袋里,用蜡烛将口封住。

制面条每个步骤不能马虎,他们向来没有聘请员工,都是夫妇俩一手包办所有工作,现在有女儿从旁相助,但认为这行业太辛苦了,不会勉强孩子继承。

黄慧雯表示,他们半夜就要开工搓面团,过后“醒面”、晒面,工作时间长,除非真的有人有兴趣学习,不然难以坚持。

只要还有人光顾和喜欢吃手工面条,他们会继续坚持这份祖传的手艺,不敢想像将来是否存在手艺失传的问题。

大霹雳时事焦点/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陈伟平展示未磨好的水晶和磨好的水晶的区别。

千禧珠宝翡翠行东主陈伟平表示,镶金师傅难请,去年4月有意聘请一名镶金师傅,可是至今逾一年半后还无法请到人手。

他说,该店已有一名具有丰富经验的镶金师傅,但需要再聘请一人以应付镶金工作,因镶金工作需靠人手完成,必须聘请手工好的师傅。

他表示,简单的镶金,比如镶男庄戒指,可以一天内完成,比较复杂的款式需要大约半个月的时间。

现年60岁的他透露,母亲当年在街边摆卖玉器,后来因年纪大了退休,他在30岁那年接手这生意,但他经营的方式与母亲有别,母亲是办货买卖玉器,而他是到缅甸购买一大块玉石来切割成玉器。

大霹雳时事焦点/传统行业面临青黄不接 老师傅以经验手艺撑场
陈伟平擅长磨玉石,他表示比较难聘请到镶金师傅。

他说,玉石被分割成小片后,用磨玉机磨成各种形状,过后才用钻石针来进行雕刻工作。这些切割、雕刻和打磨技巧都是自学的。

他说,相比之下,由于磨玉石的工作量不多,目前不需请人,而女儿也有意接手当接班人,反而镶金师傅比较难请到人手。

 
 
 
 
 
 

打开全文
传统
老师傅
菲林相机
钟表行
打白铁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热门话题:

ADVERTISEMENT

1月前
3月前
3月前
4月前
5月前
6月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